搜尋此網誌

2017年1月31日 星期二

遊戲規則



前幾天在教會,玩了一個韓國傳統遊戲:윷놀이(柶戲)。四、五十個人,分成四組來競賽,現場熱鬧滾滾,有些長老級的人物,玩起來架勢十足,一看就是從小有練過。



雖然在開賽前,主持人有講解遊戲規則,大致可以了解是怎麼進行的,不過畢竟不是我所熟悉的遊戲,比起
熟門熟路的韓裔弟兄姐妹,在擲柶之前不免懷抱著希望得到什麼結果的心情(就像喜八辣啦),我則因為無法在瞬間判斷出接下來要擲出了什麼結果才最好,所以也沒有什麼特別希望的,只是在擲柶之前,默默地在心裡說:「願是 神所喜悅的結果喔!」


因為有著可能會後退、可以把別人踢開等等規則,即便之前一路往前進,也可能瞬間就夭折,所以一局玩下來,也花了不少時間,果然是個很適合在過年期間,大家閒閒在家時玩的遊戲。


遊戲啊……規則啊……


早上搭公車要去上班時,內心忽然來了一句:「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斥著各種遊戲規則的時空中。」


在自己的家裡,有著怎樣才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遊戲規則;進學校的時候,有著怎樣才是品學兼優、光耀師門的遊戲規則;出社會之後,也有著怎樣才是菁英人才、成功勝利的遊戲規則……


講直白一點,常常我們所謂的優秀、厲害,是以「在這個遊戲規則中取得勝利」來評斷。


規則是人制定的,這樣定就有利這種人,那樣定就有利那種人。然後可能是因為很聰明,也可能是因為很熟練,也或許是有勢可靠,再不然就是運氣太好,所以能在遊戲規則中如魚得水,然後就成了勝利組。


然而變數太多,因此牽涉在其中的「因為……所以……」也就不絕對。


舉例來說,一件官司贏了,與其說「因為你是對的,所以贏了」,說「因為你提出的證據和說法比對方提出的更能說服法官,所以你贏了」是比較中肯的;與其評論說「你贏了,代表你是對的」,評論說「你贏了,代表承審法官贊同你」是比較實際的。


再者,遑論在規則中有變數了,隨著時空變換,連規則自己本身也會變,所以,能說什麼是絕對呢?



過去寫文章投稿到報社,一經採用會附上薄酬,但曾幾何時,以為是報導新聞,其實是收了錢而出場的葉佩文行走四方;本來是由旗下記者到處奔波採訪來編輯新聞,但從某天起,「根據XX日報某版頭條……」也可以大而皇之地成為新聞來源;為了收視率,先搶先贏,報了再說,但是又怕負責,沒人想掛名,於是就出現了「本台記者綜合報導」這樣的名義……


在內心冒出「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斥著各種遊戲規則的時空中」這一句後,就忍不住在心中,針對容易被懂得遊戲規則者操弄著的「司法」和「媒體」,吐嘈了一下。


沒辦法,誰讓攝理和被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在司法上和媒體上受到的委屈著實不少。


是笨嗎?是生疏嗎?是沒辦法嗎?所以在這些遊戲規則中玩得很辛苦呢?(或說被玩得很辛苦?)


或許吧。我的老師在面對被送入監獄的威脅,進行法庭攻防戰的時候,沒有花最多心思在那上面,反而把時間搶來用在寫下存在腦中的大量話語以及為攝理和民族、世界禱告,即使那會導致不利的判決。在人看來是傻,在想要以勝訴討回公道的人看來更是扼腕,但他在攝理人因判決流下不甘的眼淚時,只說:「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當耶穌對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你是絆我腳的;因為你不體貼神的意思,只體貼人的意思。(馬太福音16:23)」時,是什麼樣的心情?當耶穌向 神告白說「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馬太福音26:39)」時,又是什麼樣的思慮?


在被世上的遊戲規則欺負的時候,那個人,正在遵守 神的遊戲規則。


司法怎麼判也好,輿論怎麼講也好,我看到的,是這樣。


司法判定不了,輿論論斷不了,監獄監禁不了的,是「只要照你的意思」的一片丹心。





註:想知道攝理和鄭明析牧師在司法上和媒體上受到的委屈的話,可以看看這幾篇(不只這些可看,只是稍微列幾篇)。



[YTN] 鄭明析總裁相關報導之更正報導文

[民政] JMS(基督教福音宣教會)鄭明析總裁 為什麼?到底為誰背負十字架?

[NewsDaily] 基督教福音宣教會(JMS)與鄭明析總裁, 被掩蓋10年的真相



我不認識各篇的作者,也不清楚這些媒體的背景,有的語句和文法我也是看得有點暈頭轉向......因為被攝理拿來引用,若要質疑這些文章是站在有利於攝理的角度來寫下的,也屬合理(但不表示就是如此喔),不過我想裡面引用的資料和數據還是具參考性的。至少,了解也有這樣的聲音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