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月28日 星期六

阿牛與寶藏(一)




「阿牛!休息了啦!不要再挖了啦!」走到樹蔭底下的年輕人,轉頭對著還在田裡挖呀挖的同伴喊著。


「喔!你先休息吧,我已經快把這塊石頭挖出來了,再一下就好!」喚做阿牛的年輕人連頭也沒抬,繼續拿著鐵鍬挖著堵在田裡的一塊石頭。


「唉唷!這塊田又不是什麼肥沃的田,有沒有把那塊石頭挖出來,影響不了收成多少的,而且,這田又不是你的,你幹嘛那麼認真?就算你把整塊田整理的服服貼貼的,那小氣的老爺子也不會多賞你一點錢,何必把自己搞得那麼累?」


「呵呵,沒辦法,我就是這樣啊,看到石頭卻不把它挖出來,心裡不痛快嘛。反正我做得動,就算不是我的田,整理好了看起來也是舒服啊!」


「說你笨哪!有多的力氣就省下來為自己多打算吧,非要把自己的
腰弄得都快要斷掉了才高興嗎?你這樣下去,我看是一輩子都脫離不了幫人家耕田的命運啊。學學我吧!我啊,現在是在等機會,等到機會一來,我就要離開這裡去都市闖蕩,才不要被困在這裡呢!」


「這樣啊……」


阿牛也不想一輩子只是幫人家耕田就結束,不過,他還是不覺得這跟在耕別人的田時也盡心盡力去做有什麼衝突,只是,同伴顯然跟自己想法不同,再講下去只是徒增無趣,所以阿牛便默默地繼續挖著田裡的石頭,不再抬槓下去了。


「真是死腦筋啊!」同伴看阿牛不再吭聲,也不想再搭理他了。反正啊,阿牛就是個怪胎,習慣就好了。


------------------------------


從小阿牛就在這個村子裡生活,打他有記憶以來,一家人就是擠在一間小房子裡住,養著一頭牛,幫人家耕田來過日子。餓不死,但也不豐足,就是阿牛家裡的寫照。


後來長輩都去世了,阿牛繼承下來的,就是那間小房子,還有一頭牛,為了生計,阿牛只能像上一代,上上一代一樣,繼續幫人耕田。


「啊,如果耕的田是自己的,有多好呢?雖然不覺得耕別人的田就可以隨隨便便,不過,如果盡心盡意去耕的田是自己的,收成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會感覺更加有意義,對吧?唉,為什麼我的爺爺、我的爸爸,就沒能留下一塊田給我呢?」結束一天的工作,疲累地回到自己的小屋時,阿牛不免也會有這樣的感慨。


「如果有塊田就好了。如果有塊田,還是埋有寶藏的田,那就好到不能再好了……」臨睡的時候,快要進入夢鄉的阿牛,總是會像許願一般,向上天述說著這樣的盼望。


會想著田裡藏有寶藏是有原因的。阿牛所在的這個小村子,雖然是個不起眼的地方,但長久以來卻有個傳說:古代有個國王把寶藏埋在這邊的地底下,後來還來不及把寶藏拿走,也還來不及告訴別人寶藏埋藏的確切地點,國王就過世了,從此再沒有人見過那寶藏。


這傳說多年來吸引了許多人過來尋寶。每次有人大張旗鼓地過來,小小的村子就熱鬧好一陣子,大家也都興奮地等待著有沒有好消息傳出,但卻一直都沒有人成功。隨著乘興而來卻敗興而歸的人越來越多,漸漸地尋寶的熱潮過去,最後傳說固然還是傳說,尋寶的腳步卻停止了,傳說也越來越少被提起。


不過,阿牛卻一直把這樣的傳說放在心上。若是有錢人,不被金錢所困,自然對於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寶藏沒那麼在意,然而,對於很窮的阿牛來說,夢想著有一天能挖到寶藏,是一種讓日子繼續走下去的動力,所以,即使大家漸漸淡忘寶藏的傳說,阿牛卻始終放在心上,會那麼盡心盡力地整地耕田,除了個性使然,也是因為阿牛總帶著「或許下一鏟就會挖到寶藏」的心情,所以比起任何人,都要更認真地耕田。


一段時間過去,寶藏沒有出現,阿牛倒是練就了一身耕田的好工夫,若要問在田裡工作時,怎麼施力、怎麼用力最有效果,問阿牛就對了。若是在村子裡,甚至附近鄉鎮一起來也沒關係,舉辦一個耕田比賽的話,阿牛可說穩拿第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