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攝理生活之超級認真抄筆記的攝理人



最近鄭明析牧師要大家在聽證道時,不要埋首抄筆記,而是好好地聆聽證道來理解,回家再看證道稿來複習。


這不是第一次鄭明析牧師這麼說了,以前也曾發生過,在證道中,鄭明析牧師要求大家停止抄筆記,把筆記本、電腦都收起來,專心聆聽證道就好。


說起這抄筆記,真可謂是攝理奇觀之一。我剛開始來教會時,雙眼盯著台上聆聽證道,不久旁邊就有人好心地小聲提醒我:「你不抄筆記嗎?」


呃,可是邊抄邊聽,不是會聽不完全嗎?不過放眼望去,真的是一片抄筆記景象,為了怕旁邊的人覺得很難受,所以我就從善如流,稍微地做個樣子抄一下筆記。但後來真正覺得抄筆記有必要,因為發現靠腦袋真的記不住什麼東西,要是好好抄下筆記,想要跟別人分享的時候就有資料可用,從此抄起筆記來就格外地用心。


不過我寫字慢,再怎麼抄也抄不了多少。有的很厲害的,還發明了各種速記的符號,記得又多又快,但整篇記下來只有自己看得懂,甚至沒有馬上整理的話,到第二天就連自己也是看不懂了。



還聽說初創期鄭明析牧師有時候話語一講就是十幾個小時,抄筆記抄到極致的人,一次就可以用完一支原子筆。哇,真是猴賽雷啊,我幾乎沒有寫完一支筆過咧,弄丟的還比較多...


在以前文書資料的儲存不夠齊全的時代,各家筆記可以說就是話語資料庫,卯起來抄、卯起來整理的人大有人在,身為後輩的人,要是能弄到前輩記下的,傳說中的著名證道筆記,那是珍寶啊,靠那些都可以再開個靈修會了。


而當筆記型電腦開始普及的時候,抄筆記就進入另一個層次了,台上在證道的時候,底下答答答答的聲音此起彼落,被抗議的也不少,一開始是覺得打字比較快,可以記比較多,但是久了之後,幾乎像是制約一樣,手就不斷地打著字,到底內容有沒有經過腦袋也不知道,所以終於有一天鄭明析牧師受不了了,就在證道中叫大家把手中的動作都停下來,首先專心地聆聽證道就好。


而且現在話語資料庫很齊全,證道之後幾乎都會有文字稿出現讓大家閱讀,所以抄筆記這件事,理論上是越來越不需要了才對。不過好像大家都還是有習慣抄筆記,教小朋友的時候也是會叫他們聽話語要抄筆記,好像攝理人就是要抄筆記,不抄全身會不對勁一樣。


雖然叫大家專心聆聽證道而不要抄筆記,不過也不能抹滅抄筆記的功用,攝理人因多抄筆記而擁有在這方面的實力,在上學和上班時,也是很好用呢。


不管要不要抄筆記,但總之,一定要好好地消化話語,這就是核心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