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2月19日 星期五

極端地給予



<極端>是「核心」,是「盡頭」。
在<極端>會興起「生命的歷史」。
在<極端>會興起「極致的變化」。



生活中,授與受,不停歇地在發生。


就像水會趨向海平面,溫度會向室溫靠攏一般,像陽光般發光的人,擁有殺人般微笑的人,會有力量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到其他的人身上。


人們,也很期待跟那力量的相遇。




有時候,自己是那給予力量的人。


感謝 神,能有力量給予他人,這顯然是恩典在自己身上,還能有餘,因此,是一種幸福。但有時,給著給著,也會累,不免也會暗暗碎念:「不會吧?怎麼又是我...就沒有其他人可以頂一下嗎?」多少也會希望,哪裡來個人給我力量吧!


某天早上,帶著這樣的心情,在 神面前哀哀叫了。


哀了一陣子,倒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回應,所以也就越哀越小聲,稍稍給他不了了之。


後來,我為了鄭明析牧師禱告。在禱告中,有股自己真是小氣巴拉的感覺不斷湧現。


我尊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總是給了再給,都給光了也是還想再掏出些什麼來,什麼也沒有留給自己,極端地把一切獻給 神,還有所愛的眾弟子們。


在我疲累無力的時候,是比我更疲累的老師為我豁出性命地禱告,所以我能安然度過困難的時刻。


哀哀叫的我,果真是小氣巴拉。


因為老師對我們極端地給予,所以才興起了生命的歷史,興起了極致的變化,也才有今日的攝理。


如果我能給予,真是幸運。


但我最幸運的,就是遇見了這樣一位成為我的力量的老師。


也願這份幸運,降臨在所有人身上,我如此,向 神祈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