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白天白,黑夜黑



有一首歌,叫做「白天不懂夜的黑」,是首描述著無解的傷心情歌。


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像永恆燃燒的太陽,不懂那月亮的盈缺。
你永遠不懂我傷悲,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不懂那星星,為何會墜跌。


不懂,所以無解;無解,所以絕望。然後傷心到令人同情。


也不只是愛情,生活中,有時聽到勝利組的理所當然言論時,非勝利組的人也會有「白天不懂夜的黑」之感受吧。


然而,在控訴「你不懂」的時刻,又何嘗不是拿著「無解無罪」的旗幟,在為也不懂白天明亮的夜辯解呢?


白天不懂夜的黑,黑夜不懂白天白...


注定不懂嗎?終究無解嗎?


--


跟人見面,聊到教會裡的事情,聽到了一些問題,不過那些對我來說卻不是什麼問題,所以內心產生一個想法:「信仰生活哪有那麼難?」


這時想到一個畫面:總是考一百分的學霸說:「讀書有那麼難嗎?」然後其他同學瞪著他的模樣...


啊,對於度過信仰生活遇到界限與困難的人來說,講一句「信仰生活哪有那麼難?」是不是一種白天不懂夜的黑呢?


可是,平平過信仰生活,平平是攝理人,沒道理我是白天,而那人卻是黑夜啊?


神都讓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了,更何況,都是攝理人咧。


忽然內心有個想法:「如果,你其實不是夜,而不過是被黑幕罩住的白天呢?」


固然有天才型的學霸,不過更多是因為在讀書方面開竅而有方法論才變成會讀書的學霸的。


若真的是白天與黑夜,要懂或許確實困難,但若是白天與被裝成黑夜的白天,那麼要懂,似乎是願不願意的問題了。


不是黑夜,都是白天的。


硬披著黑夜的外衣,哀怨著跟白天是陌路,這樣未免也太辛苦。


願意動手脫掉那外衣,就不必硬要去懂夜的黑,因為白天的白,就來了。


--


後來,我又想,白天不懂夜的黑,黑夜不懂白天白,又如何呢?


為何硬要讓不懂你的人當懂你的人呢?


想要被懂得,就要找會懂的人啊。


無庸置疑,創造黑夜的那一位,最懂黑夜的黑;創造白天的那一位,最懂白天的白。


也最懂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