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攝理生活之跟  神牽手過永生最好的攝理人



到了適婚年齡,人們就會面臨結婚或不結婚的問題,攝理人當
然也不例外(對啦,不要把攝理人當外星人啦)。


結婚的,是在旨意中尋找到另一半而締結婚姻;
不結婚的,有的是在年輕的時候就決志一生事奉 神而不結婚的,也有的是並沒有定意不結婚,但是滿意的婚緣始終未現,也就樂於接受這樣的結果,不勉強走入婚姻,而當個不被家庭束縛的單身者。


二月份回台灣的時候,跟一些人見了面。其中有新婚不久的人,也有正在考慮要不要就確定單身主義,準備未來就當個瀟灑黃金女郎的人。


新婚的那一位,過去在她未婚的時期,我曾想過:「她不結婚也能過得很好,或許她是不結婚的路線吧。」但是當夫妻倆出現在我面前,一起吃了一頓飯,我完全地改變想法:「哇!主啊,雖然她不結婚也能過得很好,結婚一詞過去在她身上好像也沒有比『不結婚』來得搭,但是,這婚結得真是好啊,我都要哭了,果然是天作之合,人的頭腦絕對想像不到的,是讓我嘴巴合不起來,只能讚嘆的,了不起的祝福啊!」


而還在考慮要不要就確定單身主義的那一位,以前我也沒有想過她會考慮要不要結婚,覺得好像她結婚是很自然的事,但是幾年不見,現在成為有能力又迷人的職場輕熟女,說實在的,又何必一定要走結婚這一途呢?


我跟她說,我們相信 神的人,總是要尋求 神的旨意,到底結婚的緣份會不會到來,何時會到來,恐怕還得繼續禱告來得到答案,也不好自己就先做了什麼決定,但是啊,將來當黃金女郎是一定要的啦,就連姐姐我雖然結婚生子,但我不敢肖想將來靠兒子養,然後平均來說,男人較早死,女人較長壽,所以很實際的我想過可能比起另一半,我留在這肉體世界會比較久一點,所以我也打算要當黃金女郎,將來跟姐姐妹妹們一起住啊。現在攝理中有很多年輕姐妹一起住的姐妹之家,但是將來一定會有由黃金女郎組成的姐妹之家的!


那麼,到底結婚好,還是不結婚好呢?


鄭明析牧師在1999年離開韓國去了海外宣教,發現相較於亞洲社會男大當婚女大當嫁的觀念根深蒂固,在歐洲卻是有許多家庭,弟兄姐妹數人間就有一兩個人是決志不婚而一生奉獻,這樣的情況很普遍,當下打開了眼睛,從此讓攝理人中,想要決志不婚而一生事奉 神的人可以提出申請,經嚴格的考核(怕有人是一時衝動),通過之後進行決志,而這類的人,一開始鄭明析牧師給了一個稱呼叫做「常青樹」,期許在決志後成為 神面前永不凋謝的信仰者,現在則稱為「信仰明星」,期許要成為在信仰上綻放光芒的星星。


不只名稱閃亮,這些人既然決志,成為教會中重點栽培的人也就很自然。所以有時,也會帶來一些迷思,是不是不結婚,成為信仰明星才是最好的呢?


我想起十年以前的事情,那時候鄭明析牧師派鄭朝恩牧師到台灣巡迴,韓國攝理也來了一些協助的人。那一陣子在韓國有一些出生在攝理中的二代,才約國中生的年紀,就得到感動想要一輩子不結婚,唯有事奉 神來過一生,一時轟動了全世界的攝理(天主教的修女有很多都是小小年紀就決志了,所以這實在不算希奇,只是攝理的二代最大的就差不多那年紀,這是第一次出現年幼的二代決志者,因此才變成了新聞),於是就在工作當中,一位韓國牧師問我們家的牧師爸爸說,有沒有想要讓我們家兒子成為常青樹。


當下我們的反應是,那是他的命,他在 神面前該走什麼樣的路,是他跟 神之間要解決的事情,怎能由父母來「想」呢?


後來兒子聽說了這件事,那時候才小學一年級的他,跟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問說:「那媽媽覺得當常青樹好,還是結婚好呢?」(可怕吧,二代絕對不是用唬的就可以唬過去的啊)


我跟他說:「媽媽是結婚的人,媽媽覺得結婚很好,不過如果要比起來,媽媽覺得決定不結婚,當常青樹一輩子事奉 神,這是更了不起的決定,但是呢,如果你是常青樹,卻是一個날라리常青樹,那麼就一點也不好。媽媽因為結婚,所以有家人,常青樹沒有結婚,所以不會自動就有家人。如果你要當常青樹,就要當一等一的常青樹,像誰呢?男生的話,就像鄭明析牧師,女生的話,就像鄭朝恩牧師,他們雖然沒有結婚,所以沒有因為結婚而來的家人,但是卻有多到數不清的人,搶著要當他們的家人呢。
不管是常青樹,或是結婚的人,信仰都不能날라리。你啊,當常青樹也好,結婚也好,到底是哪一種更好,你要禱告問 神。


何必計較哪一種好呢?信仰好才是首要的,是吧?走到底的,不就是常青樹嗎?不就是閃亮亮的明星嗎?


真的,結婚好,不結婚也好,不結婚是因決志而來,還是走著走著自然形成的也好,對攝理人來說,跟 神牽手過永生,締結永恆之緣份,就是好啊。


註:날라리有多種意思,這裡取有「濫竽」、「廢材」、「遜咖」之類的意思。



Bonus時間:某個小小攝理人的結婚idea小短篇


話說有個小小攝理女孩,在三歲的時候,有了弟弟。一段期間中看著媽媽肚子越來越大,然後變成了姐姐,看著自己嬰兒時期的照片,堅持著那不是我而是弟弟,小女孩的腦海中,有著一些衝擊。


有一天,小女孩很慎重地問媽媽:「媽媽,我也會生小baby嗎?」媽媽回答說:「這個你要問 神,如果 神答應你長大以後可以結婚,也答應你可以生小baby,你就會有小baby。」


簡潔有力的回答結束了。不知道這樣的回答到底在小女孩的心中蘊釀些什麼,但總之幾天之後,小女孩又很慎重地跟媽媽說:「媽媽,你幫我跟 神說,我還是不要結婚好了。」


「這是你跟 神之間的事,你自己跟 神說。」媽媽也很慎重又明快地拒絕了小女孩的請求。


到現在十幾年過去,小女孩恐怕完全對這件事沒有印象,問她現在對結婚的看法,可能反倒更是模糊了,但當年聽說這件事的大人,還記得牢牢的。


即便現在問,她的媽媽也還是會慎重又明快地說:「這是你跟 神之間的事,你自己跟 神說。」



問我,也會這麼說。


就是這麼一回事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