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想法的傷口


風,看不見,但也看得見。看到被風吹動的樹梢,就看見了風。


愛呢?


愛啊,看不見,但也看得見。


只是,看不見的人,執著於看不見;但看得見的人,不必執著,也是看得見。


為什麼看不見呢?因為,不相信,執著於不相信的關係。


往往,是想法的緣故啊。


在想法當中,認為自己不夠好,認為別人不夠好,認為一切不夠好,不夠好到愛都愛不起來,也就很難相信有愛的存在。


在成長的過程中,那樣的想法若落入腦中,在沒有改正過來之前,就因此受折磨。


之前有一齣還算受到矚目的韓劇「奶酪陷阱」,裡面那位又帥又聰明又能幹又多金,基本條件好到沒天理的男主角(姑且順著女主角叫他「學長」好了),卻是個內心有陰暗角落的人。嗯,也不是內心有陰暗角落而已,這陰暗在看似完美的學長解決令他不快的事情時,是會光明正大地露臉的。所以,又迷人,又危險,果然是個奶酪陷阱。


迷人的學長會何有陰暗的一面呢?


因為有優越的家境,從小就被要求要有家教,又很不巧地因某事被誤解為內心有問題的孩子,更被嚴加看管,為了不讓自己被討厭,也為了不讓自己受傷,採信「不論發生什麼事,以高深的微笑來回應不開心」是為高招,所以讓自己忍著、藏著真實的情緒,並巧妙地使用可動用的資源與方法,讓一切按照自己所計劃的方向「安全」地前進。這對自己來說,是絕對的合理,但對那些陷入計劃的別人,卻不是這樣認為…


忍著、藏著、計劃著,可以達成某程度的目標,不過當「愛」,或說「真情」,不管是愛人之間的、親子之間的或是朋友之間的,這不是可以光用忍著、藏著、計劃著就能解決的因素出現時,亂了套的狀況就還是會發生,到最後,就忍不可忍,藏不可藏,計劃不了,也就控制不了。


再無法繼續下去的時候,學長選擇了離開現有的環境與人際關係(小岔一下,我是可以理解人會想用離開來面對,不過不覺得這是好方法,又不是小龍女中毒待解的那種狀況,離開願意以愛來包容自己的人去學習改變,這不是很奇怪嗎?),他跟爸爸說:「小時候我很討厭爸爸對我持異樣的眼光,所以忍著、藏著,為了不被發現竭盡所能。我,很想討好爸爸...。反正我是不會被理解的人,也沒必要去理解別人,想來是出於這樣的想法,因為可悲的被害意識,對人任意分類、判斷,令其受傷,也不知道,那種創傷有多麼可怕。我一直認為,自己不是奇怪的人,但現在,真的搞不清楚了…」


是從小時候,想法有了傷口啊。


想法有傷口的人,何其多呢?


在攝理中,有人對 神說:「 神啊,我太不足了。而且想法也太短淺,像笨蛋一樣。」她說,自己是比起別人的失手,對於自己的失手更不能忍受的人,因著自己的失手,會非常失望,也會痛責自己。


對此, 神如此回答了:「總是認為自己不足並實踐的人是智慧者,也應該能成為總是轉換層次的人。但『瞭解自己的不足』跟『責備自己、以想法攻擊自己』完全不一樣。沒有相信並愛自己到底、自己不認定自己的人,會不斷跟別人比較,所以終究會倒下。雖然生活不太容易矯正、雖然內心不斷受挫,但責備自己是錯誤的方法。這樣錯誤的想法會讓你自己受傷。如果有想法的傷口,就很難愛別人,當別人過來矯正你某個行為或指責你的錯誤時,你也會感到灰心而立刻受挫。當撒但悄悄地在你耳邊說『你絕對做不到』的時候,自己也可能會因為那傷口而導致信仰被折斷。」


也說:「改正根本吧!你心中必須有愛你自己的心,才能滿溢地感受到我的愛。要小心說話,也要小心思考。不論是言語或想法,都不要攻擊自己和對方。」


聽了真的又感動又扎心呢。


是啊,要小心說話,也要小心思考,血淋淋的,想法的傷口,幾乎都是從不當的想法和任意說出的言語開始的。


說錯了,想錯了,傷口造成了,陰暗也就形成了,被害意識壓在心上,也就無法單純地相信、單純地感受,久了,更因習慣,而變成了自然。


於是,可以看見的,就看不見,而且,執著於看不見。


戲可以演得很簡單,就算被觀眾罵到臭頭反正結束了就是結束了,然而,真實的人生,不是用「待我說來,鏘鏘鏘」就可以含混帶過。


此刻,也有因著想法的傷口而承受苦痛的人吧,靠人是無法治癒這樣的傷口的。


但向你們敬畏我名的人必有公義的日頭出現,其光線有醫治之能。你們必出來跳躍如圈裡的肥犢。~瑪拉基書4:2


抓住看看,會有奇蹟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