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3月10日 星期四

栽種


鄭明析牧師在這個禮拜的證道話語中,提到了一件事:


某個農夫在栽培<穀物>和<果樹>,他明明有澆水、施肥並管理,但穀物和果樹卻長得不太好。這時要怎麼做呢?
「應該要讓你承受沒有水的痛苦看看。你這穀物!你這果樹啊!直到你振作精神之前,我不會澆水也不會施肥的,而且不會管你。所以你振作精神、自己看情況來成長吧!」難道會這樣說嗎?
如果不澆水、不施肥、不管理,難道<穀物>或<果樹>就會振作精神、做得更好嗎?反而會更加枯乾、枯萎、沒有生命力。因此終究只有「主人」會更感到失望。
如果感到失望、生氣,必須要更加澆水、更加施肥、更加管理!這麼一來,不論是<穀物>或<水果>都會相對地更加成長。後來到了「最好的時機」、到了「秋天」,就會按照自己辛勞的程度收割。



我想到了「種綠豆」。很多人小時候都因著自然課的設計而種過綠豆。因為要讓學生觀察到發芽的狀況,所以是拿棉花弄濕,把綠豆放在上面,這樣來邊種邊觀察。


放在濕棉花上的綠豆,很快就會發芽,也會長出葉子、抽高,但是過一陣子,因為濕棉花提供不了什麼養份,就也無法再怎麼長了。最後,要死不活的「綠豆苗盆栽」像是棄之可惜食之又無味的雞肋,讓人覺得尷尬,又因為已經進行到下一個課程,也沒了被利用的價值性,往往下場就是在某天被再也看不下去的人(通常是媽媽吧)給清理掉了…


記得有一次,我決定拿土來種。每天澆水外,還有施肥喔,也有注意有沒有蟲來咬,結果,最後有長出豆莢,得到收成呢,只是長出來的豆子,沒有長到像之前當種子的那麼大。但這與用棉花種綠豆截然不同的結果,讓小小年紀的我,印象很深刻呢。


那時我想,果然不是農夫就只能種成這樣,如果想要種出更大的豆子,得更多費心費力費工才行呢。不過畢竟我不是農夫,也並不真的想當農夫,所以這更大的豆子,就在沒有下一步行動中不了了之。


如果想要讓農作物收成更好,得要付出更多,即便現在的結果不好,也會想著是自己做得不夠,然後為了變得更好再多投資一些,這是小朋友也可以理解的道理。


這道理,對人也是適用的,不過很有意思的,如果對象是人,好像反應卻不是如此…


<生命>也是如此。傳道者、管理者、講義的人為了拯救生命費盡心思。不過有些生命不太跟隨,有些生命不瞭解教導和管理的辛勞。
但那時如果說:「應該要讓你吃點苦頭看看。你自己體會並努力做看看啊!」然後放開手,這樣生命就會變得更憔悴、會倒下。
<子女>也是如此。如果因為子女不瞭解父母、做得不太好,父母就說:「你給我振作精神!應該要讓你餓一下肚子。你經歷痛苦看看!」這樣好像子女會更振作精神並且做得好,但並非如此。子女跟父母的關係反而會變得更僵,拉扯會變得更嚴重,內心會更衰弱,會走上歧途。



聽到這個的時候,真的很扎心呢,感覺被逮捕了啊!因為雖然並沒有直接這樣對孩子嗆聲說,但在孩子叛逆到快把自己逼瘋時,內心真的跟 神說過:「讓這不懂 神的愛,不懂父母的愛,不知好歹的孩子吃點苦頭吧!」


確實,如同話語所說,這樣說,只是圖個嘴巴爽快,實際上會有效用嗎?卡早睏卡有眠啦!


在陪著孩子經歷叛逆的路程時,漸漸感受到,生命之所以叛逆,並不是因為他天生來亂的,多半是因為他很想快速地解決急不得的問題,所以亂了方寸,才形成了叛逆。


那些看起來沒有在狀況內的孩子,其實都在自己的內心裡牢牢地建著一個完美七百線的終極標準,而他們太單純,無法不理會自己現在還不行,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可以做到的現實,所以就以叛逆、無感、莊孝維、狀況外,來掩飾自己的崩潰並且造成父母或管理者的崩潰。


就連親近的父母、管理者,也要到彼此衝撞多少次,才能了解這樣的內情呢?終究是發生太多冤枉的事了吧,所以,聖靈才會透過使命者傳達話語來教導。


應該要更加禱告、更加聆聽話語,更加火熱起來感謝並呼喚 神、聖靈、聖子和主,更加帶給自己恩典的火來維持下去。這麼一來,會按照所做的程度產生變化而立刻看得出改變。
如果這麼做的人是「自己」,那就是「自己」會產生變化;在對方身上這樣做的時候,如果對方是「生命」,那就是「生命」會產生變化,如果對方是「子女」,那就是「子女」會產生變化。
如果不停下來、持續管理,<肉>、<魂>和<靈>都會得到力量並且散發光采。這是「最好的方法」。



真的,是聽到了好棒的話語。




今後,一切都好好地栽種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