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月26日 星期二

年輕人-酒店風波(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少年到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從學校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村裡也有不少人去教會,他們也相信耶穌,但是沒有一個人像年輕人那樣投入。在村民的眼中,年輕人簡直是個怪胎。信仰嘛,雖然說是重要,但是太沉迷就不好了,而年輕人呢,不要說是沉迷了,根本就是整個人陷在其中。其他的人禮拜天上教會做禮拜,有時配合著教會的行程參加活動,吃飯的時候記得謝飯,睡覺前簡單禱告一下,有空的時候再讀點聖經,按照自己許可的狀況做奉獻,這樣就已經是還說得過去的信仰者了,可是年輕人不只持守每一個聚會,每天的晨禱也不缺席,除了去田裡工作以外,其他的時間幾乎都用在讀經、禱告還有去走得到的地區路旁傳道,跟別人太不一樣,只是勤勞地相信著耶穌來過生活。怎麼看都看不懂的人,總想年輕人不是傻了就是瘋了。


「他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啊?做得太過份了吧?」
「我看哪,他是活在天上,不是活在地上的人呢!」
「哎唷,年紀輕輕的,怎麼像個傻瓜來過生活呢?」
「是啊,生他的爸媽真是可憐啊,養了個不正常的孩子啊!」


這樣的閒言閒語,圍繞著年輕人,在村里間三不五時地流竄著。雖是在背後說的,但年輕人偶而還是可以聽到,讓內心鬱悶到了極點。


不只年輕人聽了鬱悶,家人聽了更難免覺得難堪。年紀小的弟弟們還不會說什麼,但是爸爸、媽媽還有哥哥,看到年輕人時總不免就說他一頓,要他好好地看著現實來生活。而跟年輕人年紀最相近的妹妹,則是因為年輕人老是跑出去傳道,讓所有的家事都落在她身上,累積了一肚子的氣,一見面就怒火沖天地對待年輕人。


被罵當然不舒服,有誰想要當每天被人碎碎唸的人呢?可是,即使老是面臨家人的極度不滿,年輕人還是覺得這不是阻擋自己盡心盡性盡意過信仰生活的理由。於是,被嘮叨責備的狀況,繼續在年輕人的身上發生。


有一天,年輕人剛從外頭傳道回來,才進家門就看媽媽和妹妹的臉色非常的不好。才正在想自己又是什麼事情惹到她們的時候,媽媽就發飆了。


「你這小子!你說,現在是什麼狀況?我真是不要活了,乾脆你也去死,我也去死好了!」
「什麼死不死的,媽在說什麼啊?」
「你這不肖子啊,我們雖然窮,但是從祖先以來,可都是清清白白的啊,到底什麼時候你變得這麼不像話了?」
「什麼不像話了?我做了什麼?媽要這樣罵我呢?」


年輕人滿頭霧水,根本不知道媽媽在說什麼。講了半天媽媽也沒說出重點,只是又哭又罵的,弄得年輕人快發瘋了,這時候連妹妹也加入了戰局。


「你還說呢!哥你在外面胡亂來,被人家看到了,都告到家裡來了,你還好意思問?」
「我胡亂來?是誰說的?我做哪有做什麼胡亂來的事?是誰在胡說?」
「哥不要再狡辯了,前幾天你去酒店風流,都被看到了。哎唷,真是丟臉死了!」
「什麼?我去酒店風流?是哪個傢伙在胡說八道?是哪隻眼睛看到我去酒店風流了?他要不是瞎子的話,那麼乾脆我來幫他刺瞎好了!」


聽到不可思議的事情,年輕人怒火也燒起來了。


「你這小子,人家是教會的執事呢,難道會胡說八道嗎?看到你去酒店風流,擔心你敗壞家風,也擔心你影響教會其他的人,所以才來跟我們說的,你啊,做錯事就要承認啊,怎麼還那麼大聲呢?我難道是這樣教你的嗎?」
「對啊,那執事還說不能讓哥你這樣不檢點的人去教會,哎唷,我們的臉都丟光了。」
「不檢點?我是怎麼不檢點了?」
「你還嘴硬!酒店裡都是什麼樣的人啊?你就那麼喜歡跟像妓女一樣的人在一起嗎?」
「什麼妓女?你們在說什麼啊?我才是真的要被氣死了!」


看到年輕人那氣憤的樣子,不像是惱羞成怒,倒真像是被冤枉的樣子,媽媽和妹妹嚇了一跳,語氣也變軟了下來。


「那不然是怎麼回事呢?你說給媽媽聽吧,如果不是那個執事說的那樣,媽媽會去討回公道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