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有種有收,有散有得


天國又好比一個人要往外國去,就叫了僕人來,把他的家業交給他們,按著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一個給了五千,一個給了二千,一個給了一千,就往外國去了。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帳。那領五千銀子的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五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五千。」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那領二千的也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二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二千。」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裡。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裡。」

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

「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馬太福音25:14-30



這是耶穌說過的著名比喻。


雖說在聖經上,對這一段是加了「才幹的比喻」這個標題,看來重點是在於「按各人的才幹給他們銀子」。不過,其實來自天的話語,意義豈會只有一種呢?隨著人、事、時、地的變更,可以嚐出不同但是卻又在當下特別適合的滋味,這就是靈糧的特色。


在剛過的禮拜天的證道裡,鄭明析牧師提到的是:「就連主也是沒有種就無法收割。」


怎麼說呢?雖然那把銀子埋在地裡的僕人說自己的主人是「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而主人也不否認這一點,但是實際上,主人豈是「沒有種」、「沒有散」呢?在出門前,主人交給僕人們的銀子,不就是他所種所散的部份嗎?因此,當他回來的時候,收回僕人積攢的本利,是收所種所散的,完全理所當然。對於僕人該交回來的,其實主人並沒有過度的要求,只光是繳回放款本息也就夠了,然而,因為受託的僕人不種不散,只是把錢埋在地裡,所以反倒變成主人所種所散的徒勞無功。


就連主,也是沒有種就無法收割;就連主,也是遇上不種不散,就無法獲得。


人們總以為, 神所差派的人,就該是吃香喝辣,一切都手到擒來,輕鬆可得,畢竟, 神所背書的人,世上還有誰比他權柄更大呢?


然而,都是一步一腳印,有種才有得的。


看耶穌的一生,絕對無法沒良心地說,他不過是因為有彌賽亞的使命,所以是彌賽亞,他所種所散的一切,讓人不得不就信他是彌賽亞。


鄭明析牧師也說,之所以能夠對聖經很了解,是從九歲開始,就計劃性地讀經,才能有現在的成績的。還有很會說話這方面,也不是與生俱來,或是特別去學習怎麼說話而會的,而是在數不盡次數的傳道中練就出來的。


還說:「大家都說我很會射門,連足球選手也這樣說。為什麼呢?因為我一個早上就練習射門兩三千次,然後踢進兩三百球。像這樣我一天就踢進兩三百球來練習,是要練習射門兩三千次才能踢進兩三百球的,是我像鍊鐵一樣來做,才做到的,難道是平白無故就能這樣的嗎?難道我在沒有種的地方可以收割,在沒有散的地方可以聚斂嗎?這樣是小偷啊,就算是使命者也是一樣的,我只是做得更多而已。雖然 神也會賜下能力,但也要透過實戰養成實力才行。」


就是這樣啊!



不是不種要收,不是不散要斂,凡事都要付出才有所得,在天面前也是如此,一切,以實力決勝負啊。


一分鐘默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