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1月14日 星期六

與生俱來


高高聳立的山、直直裂開的溪谷也是「在大自然形成時就那樣與生俱來」的。
人也是「在誕生時就那樣形成」的。不論細線般的眼睛或滿月般的眼睛,全都是與生俱來的。是在形成時就因著「遺傳基因」那樣形成的。



約二十年前,鄭明析牧師去美國巡迴,行程中安排了去參觀大峽谷。


大峽谷的模樣自是非常雄偉,看到的人莫不讚嘆不已。陪同的人跟鄭明析牧師介紹說,眼前的這幅美景是科羅拉多河自古以來經年累月地沖刷後所出現的結果。


往山谷底下瞧去,那據說沖刷出了世界奇景的科羅拉多河,相較於雄偉的大峽谷,顯得很不出色。


越瞧越覺得訥悶,這麼小小的河流,就算沖刷了很多年,就算以前水量可能比較多,難道就可以造成這麼龐大的結果嗎?看過台灣野柳的女王頭,經年的侵蝕的確會造成一定的結果,但是大峽谷這麼一大片,真是沖刷的結果嗎?


於是就問 神了:「 神啊!人們說這大峽谷是科羅拉多河沖刷的結果,真的嗎?那小小的河怎能切割出這樣的山谷呢?」


那時 神的答案竟然是:「你說呢?」


神既如何回答,鄭明析牧師只好繼續望著大峽谷苦思。過了一陣子,來了一個靈感,甚感絕妙,就跟 神說:「 神啊!應該不是被河沖刷切割才長成那樣的,而是您在一開始創造時,就那麼創造了吧?」


這個答案得到了 神的認可。


雖然河川沖刷的確會帶來磨損的結果,但是那結果到底有沒有那麼偉大啊?是 神把大峽谷的雛型就造成那樣子的,科羅拉多河的沖刷,該說是錦上添花吧。


這個說法也許會被人們大大駁斥,因為畢竟目前的學術研究上還是認定大峽谷是科羅拉多河造成的,但事實上,因為大峽谷的出現,是屬於古老未知的世界,因此學術研究也不得不必須加上「可能」、「或許」、「應該」這樣的字眼,未來,這樣的結果被推翻也都大有可能。因此,即使反對,也把這樣的說法放在心上吧。


想想我們臉上的鼻子,豈是因為用力呼吸,才出現了兩個鼻孔嗎?


世上也有比科羅拉多河大的河川,也有各式各樣的高原、山谷和絕壁,為什麼就只有大峽谷長成那樣?科學上說,因為這裡地形地質怎樣,所以這樣那樣,因為那裡天候環境怎樣,所以這樣那樣…是的,沒錯,真的,每個地方都有它獨特的條件,那麼,為什麼就會這樣呢?再怎麼因為所以,因為所以,最終不得不承認,那就是 神在創造時多樣巧思的設計啊。


都有與生俱來的部份,然後有後天造就的部份。


每個人生來就具有「特質」。因為創造者 神以「祂的形像和樣式」來創造了。

<人的肢體>是與生俱來的,<個性>也是與生俱來的。要與生俱來,才會有益於造就。





就像 神給大峽谷和每個絕景創造了與生俱來的特色,對每個人, 神也是同樣巧具慧心。所以,


每個人都找出<與生俱來的部分>並開發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