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年輕人-大指導者(下)

年輕人-大指導者(上)


好不容易年輕人找到一個空檔插了話:



「不好意思喔,你們一直說我的信仰生活是做得太過頭了,但是做該做的事情,怎麼會是太過頭了呢?你想想看,假如你看到在田裡耕作的農夫,跟他說:『大叔啊!你會不會做得太過頭了啊?怎麼都不去吃飯,還弄得全身都是泥巴啊?』那農夫會怎麼說呢?應該會說:『小子,你腦袋有問題嗎?囉哩叭唆的!別在這裡礙手礙腳,趕快滾開!』對吧?我相信著 神、事奉著主來過生活,這不是身而為人該做的事嗎?我覺得我現在所做的程度,還算是不及格呢,應該要更努力做才對的。怎麼會是太過頭了呢?再說,在我看來,你們每天只是參加辯論活動,辯論過來,辯論過去的,這也是做得太過頭了啊,但是我都沒有抓著你們這樣說呢。就算我有很多地方不如你們,不過就這一點來看,我的人格不比你們差唷,對吧?」


辯論協會會長一時被堵住了嘴,但是辯論的本性隨之又起,馬上又再換其他艱深的理論與用語來試著說服年輕人。


非常無奈的年輕人內心得到一個感動:「如果你想用難懂的言詞來鎮住人的話,那我也只好用難懂的言詞來回應你了…」


於是當那位會長又盡講些年輕人聽不懂的成語和用詞時,年輕人就開始用靈語方言回應他。


會長聽不懂年輕人回應的話,就愣住了,忍不住問他:


「你在說哪一國的語言啊?」

「喔,你聽不懂喔?」

「你說的是西班牙文?德文?還是英文?」

「就語言啊,嘴巴說出來的不就是語言嗎?狗汪汪汪也是語言,狼嗷嗷嗷也是語言嘛,難道就你會講別人聽不懂的語言嗎?」

「什麼?」

「對啊,如果你一直要講讓人聽不懂的很難的成語,那我也只好配合你的水準講你聽不懂的語言啊。」


就這樣,兩人對峙著,辯論協會會長抱著一定可以改變年輕人想法的自信與熱忱而來,但是過了六個小時,換了各種的說法,用盡了所有辯論的技巧,卻無法折斷年輕人的想法,不得不鍛羽而歸。


「你啊,簡直不可理諭!不是我沒有說服人的實力,是你實在根本就無法溝通!」深感挫折並氣憤的辯論協會會長最後撂下了這樣的結論後,離開了年輕人的家。


終於逃離了長篇辯論言辭的荼毒,年輕人大呼一口氣:


「感謝 神!終於結束了。 神啊!他們有那麼好的口才,卻不用在傳道上,真是可惜!如果用那樣的口才去傳道,一定會傳道很多人,一定會成為偉大的宗教指導者的!」


這時年輕人得到了來自於 神的感動:


「現在去吧!你去做吧!」

「我嗎?我不行啊,我舌頭太短了,講話沒辦法字正腔圓的…」

「舌頭短好啊,這樣講話很快,我有很多話讓你講。」

「可是我很無知呢!」

「無知才好啊!有知識的人反而會耍小聰明,我就要無知的人!」

「我是無名小卒,沒背景也沒頭銜的,誰會理我呢?」

「背景和頭銜算什麼?要那些的話,套上我的背景和頭銜來被我使用,這樣就夠大了吧?」

「可是,呃,好吧, 神實在太會講話了,我無話可說,情願照 神的意思去做。」


於是年輕人把自己完全交給 神差遣使用,到處傳揚 神在新時代要傳達的福音,進行 神在這時代開展的救援歷史,把世界各地眾多的年輕人帶領到 神的面前來,終究年輕人成為了世界性的宗教指導者。


之後有一天,年輕人在家鄉遇見了同村長大的人,交談之中,年輕人提到了:


「二十年前,我聽到一個很大的聲音說:『在這個地區當中,會出現劃時代的偉大宗教指導者。』」

「啊,我也聽到過呢!」


仔細對照之下,發現是同一天,同一個時間,當時年輕人以為沒有別人聽到,但原來那時在旁邊的這個人也聽到了。


「你也聽到了,但怎麼都沒聽你說過呢?」

「我以為,那是針對我說的話啊。但是結果不是,原來說的是你啊。我根本無法與你相比,你現在真的成就了這句話,成為劃時代的偉大宗教指導者了啊!」


結果不是上面人家的大哥,不是下面人家的大哥,不是自己的二哥,也不是同時聽到那句話的人,正是年輕人,按照著 神的旨意,成為了被神揀選出來的那個人。


到現在,因長期傳講 神的話語而早已被磨練得比誰都會說話的年輕人,雖已不再年輕,但仍像過去一樣,只要 神說:「現在去吧!」便盡心盡性盡意地去實踐 神的旨意。


「現在去吧!」年輕人也這樣對跟隨著自己相信 神,過著空提信仰生活的世界各國人們這麼說。


是的, 神會同在,一起去做的,所以,大膽開展 神的旨意吧!


2 則留言:

  1. 太棒的分享了
    不只是這位年輕人
    我們也是一樣,從自己開始做起
    生活覺得會很不一樣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啊,從倒空自己被 神使用開始,人生就走上不一樣的層次了呢^^

      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