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年輕人-大指導者(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從他年輕時所開始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一家九口,住在屋齡已經超過一百歲、牆壁裡長滿了臭蟲的破舊茅草屋裡,耕種著幾片貧脊的田地,過著餓不死,但也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做飽的生活。


有一天,學校的老師跟大家講了耶穌的故事。老師說,耶穌是救世主,相信耶穌的話,可以得救援,可以得永生。什麼叫做得救援,什麼叫做得永生,十歲不到的年輕人其實沒有什麼切實的概念,但是,聽起來應該是會很好的樣子,應該是,相信了耶穌之後,就能夠很好、很幸福吧?


後來,年輕人發現,大哥和二哥在禮拜天早上都會不見人影,原來哥哥們早在年輕人不知道的時候就去了教會。年輕人喜出望外,便纏著哥哥們也帶他上教會。如此,幼小的年輕人,成為了持續上教會的人。


年輕人持守每一個聚會,每天的晨禱也不缺席,除了去田裡工作以外,其他的時間幾乎都用在讀經、禱告還有去路旁傳道。村裡的人都笑年輕人不是瘋了就是傻了,連自己的家人也覺得年輕人這樣實在不正常,但因為年輕人真的很喜歡耶穌,並且深信耶穌就是能救援自己的主,對於事奉著主來生活,並把福音傳給不知道的人這件事,年輕人覺得就是自己的天職一樣,還下定了決心一輩子不結婚,只為主而活。


有一天,有個大聲到差點震破耳膜的聲音傳進了年輕人的耳裡:「在這個地區當中,會出現劃時代的偉大宗教指導者。」


「哇!什麼?」嚇了一大跳的年輕人,連忙往四周看去,但旁邊的人看起來好像都沒有聽見一樣,年輕人只好把疑問吞下肚去。


「在這個地區?是說我所住的這個窮鄉僻壤嗎?怎麼可能啊?劃時代的偉大宗教指導者?會是誰呢?」在獨自一人的時候,年輕人又想起了自己聽到的那句話。


「啊,反正不會是我啦,我實在太不足了,沒有學歷,也沒有背景,講話也不靈光,最多只能幫主做些跑跑腿的小事而已啦。我啊,只要老老實實地相信 神、事奉著主來生活,就是做得好啦。」


「真要在這個地區出現指導者的話,我看上面鄰居家的那位大哥比較可能,不然下面鄰居家的那位大哥好像也不錯,哎唷,我怎麼會忘記自己的二哥呢?內舉不避親啊,二哥超會講話的,還得過全國辯論比賽第一名咧,難道得到全國第一名很簡單嗎?上次二哥還陪同要競選連任的國會議員去拜票呢,沒有實力的話,怎麼會得到政治人物的青睞呢?所以啊,應該是二哥吧。」


雖然自己覺得這樣的推論很有道理,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是這樣子。年輕人三不五時想起來,就在 神面前禱告強力地推薦自己的二哥,但是 神卻都沒有回應。


不管是上面人家的大哥,或是下面人家的大哥,還有自己的二哥,他們雖然也上教會,也過信仰生活,但是並沒有變成偉大的宗教指導者,反倒是常常跟其他的人一起,對年輕人那「唯有 神、唯有主」的生活態度很有意見。


「你啊,相信 神也是,不要走火入魔啊。」有一天,二哥這樣跟年輕人說了。

「二哥怎麼這麼說呢?」

「凡事適可而止吧,你老是打著相信 神的旗幟講些不切實際的話,做些不切實際的事,這樣怎麼可以呢?」

「盡心盡性盡意地相信 神哪裡是不切實際的事了呢?倒是二哥你啊,明明有那麼好的口才,應該用來傳道啊,為什麼只用來參加辯論比賽呢?我啊,是恨不得有十八般武藝好被 神使用,但是卻笨手笨腳又笨嘴的,像今天也是,去路邊傳道都說不過人家,被削了一頓回來,真是鬱悶啊。如果是二哥去做,一定不會像我那樣辛苦,但是為什麼二哥不做呢?」

「你幹嘛這樣勉強自己去傳道呢?所以我說要適可而止嘛。再說我參加辯論比賽又怎麼了?難道是壞事嗎?唉,我因為是哥哥的關係,不好說些什麼,免得你說我這個做哥哥的仗勢打壓弟弟。這樣吧,我介紹我的朋友給你認識,他也是過信仰生活很多年的人,見識又廣,而且是辯論協會的會長,你就跟他談談吧,關於未來,關於生活,關於信仰,談什麼都好,都跟他談談吧,一定會對你有幫助的。」


後來二哥的朋友果然來訪了。


年輕人外出路旁傳道,回到家時已經很晚了,但是那位辯論協會的會長卻還在等著。雖然身體很疲憊,想要趕快梳洗後睡覺了,但是畢竟對方算是長輩,所以年輕人還是乖乖地坐下來聽聽看對方要說些什麼。


「啊,我就跟著你哥哥,叫你一聲弟弟吧。弟弟啊,我呢,也是過信仰生活很久的人了,今天我來這裡,也不是因為你哥哥拜託的關係,是 神給我感動,要我來跟你分享信仰生活怎麼過才好的。聽我的話,你的信仰生活一定會變得更完美的。說真的,你啊,真的是做得太過頭了啊…」


這一說,竟然是六個小時。



對方不愧是辯論協會的會長,滔滔不絕地對著年輕人述說自己的意見,而且頻頻使用艱深的成語及學術用辭,年輕人越聽越頭大,一點聖靈的感動也沒有。


年輕人-大指導者(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