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8年5月12日 星期一

KiKi-17

「姐姐!」MSN上有人叫我。


 


我其實是很少開著MSN的,做事做到一半,被一個一個的小方塊炸來炸去的感覺我很不喜歡,真要聊的話當面聊或電話聊不更痛快?若是要通知什麼的,直接寫e-mail不更清楚?所以非必要,我是不會上線的。


 


這天為了某事,不得不上線,結果馬上就有人叫我了。


 


是小雅。


 


小雅人在加拿大,她兩年前跟教會的傳道人結婚了,前一陣子因為加拿大那邊的姐妹教會徵求去幫忙華人宣教工作的志工,小雅和先生就報了名前往。


 


「你猜我遇到誰了?」


「誰?」


「我遇到KiKi了!」


「哦?她好嗎?」


「那天沒有聊很多,還不是很清楚,感覺有點悶,但是又好像還好


「是喔」


「我跟她約禮拜六喝茶,她家原來距離這邊教會沒有很遠,開車半小時就到了。」


「那你先幫我跟她問好,我現在對要跟她說些什麼比較好還沒什麼概念呢。」


「好啊。」


 


結果,在加拿大出現了啊。這幾年過去,我再沒有見到KiKi,或許她曾經想過找我,卻因人事已非而錯過吧。在神的祝福之下,小雅都已經結婚,是個幸福的小女人了,並且遠渡重洋,做著世界性的事工,而渴望在愛情當中得到勇氣與自由的這女子,夢想實現了嗎?小雅說,感覺有點悶,但是又好像還好,到底是什麼樣的情形呢?


 


幾天之後,小雅來信了:「


 


姐姐平安。


 


姐姐很想知道KiKi的消息吧?我上個禮拜六跟她一起喝下午茶,KiKi的外表沒什麼變化,但是有瘦了點。我跟她說姐姐向她問好,她說她應該是讓姐姐失望了,對姐姐覺得不好意思。


 


這幾年KiKi經歷很多事情,她辦了休學之後,在美國又待了半年,聽說那半年跟Ben的相處並不是很愉快,後來Ben回來台灣上研究所,KiKi就跑回加拿大家裡去待了一陣子。我畢業以後她才回來上大四的課,所以就沒在學校遇見了。


 


KiKi回台灣之後,Ben很努力地重新建立他們之間的關係,KiKi心軟了,又跟Ben在一起。Ben的爸爸很希望Ben快快成家,並且進入家族企業準備接班,所以等Ben碩士班畢業當完兵,他們就結婚了。


 


可是Ben招惹其他女人的習性並未改變,他雖然對KiKi很好也很呵護,但卻忍不住又在公司裡跟秘書搞曖昧,也喜歡在外應酬,讓KiKi很鬱悶。KiKi思考她在Ben心中到底是什麼地位,為什麼雖然感覺他很喜歡她,但是卻好像沒辦法說出他愛她呢?


 


有一天,KiKi聽到Ben跟朋友講電話,談到KiKi的時候,Ben不改以往的態度,不斷地稱讚KiKi有多麼棒,KiKi以前聽過很多次了,那天卻覺得說不上假,但是卻很虛。後來Ben得意忘形地說出他在跟KiKi鬧得很僵的時候,他也曾經跟別的女生交往,但是不管是外貌、才華、應對進退上,那些女生總比不上KiKi,讓Ben覺得還是KiKi好,最帶得出去,最讓他有面子,最討他喜歡,所以就回頭找KiKi找回來,Ben覺得這樣做很值得。


 


KiKi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覺得不是假但卻很虛,Ben的確喜歡自己,在眾多女子中,Ben最中意自己,但是,這中意,原來是附屬在Ben自己的舞台上。那些讓偶而有之的拈花惹草,其實也是附屬在Ben自己的舞台上的一小段戲碼,不過她們都是小配角,損及不了KiKi的主角地位。


 


KiKi想過,Ben這麼喜歡自己,呵護自己,也是很多人求都求不到了,所以或許她想要的那種靈魂相契的愛是奢求,以此期待Ben也太苛刻吧。但是有天她讀聖經,看到抹大拉的馬利亞打破香膏,用自己的頭髮沾著塗抹耶穌的腳時,她覺得,馬利亞好幸福,她好羨慕。


 


偏偏這時Ben的秘書來攤牌,說她懷了Ben的孩子。KiKiBen做一個了結,Ben不想放掉KiKi,但擺不平他跟秘書間的糾葛,也說服不了KiKi當有肚量的大老婆,最後灰頭土臉地簽字離婚。


 


KiKi離開台灣,徹底地移居到加拿大去,她正想找個教會再開始聚會,結果跟我遇上了。KiKi說讓她先好好回教會跟耶穌悔改一番,再輪到姐姐那邊吧。


 


雖然是過了好幾年,也經歷很多的無奈,但是再次見面,真的是很感動。牧羊人去尋找迷失的羊,找著了就無限的歡喜快樂,就是這樣吧。我想姐姐這幾年一定為KiKi不斷地禱告吧,下次你們見面時,可不要掉太多眼淚喔。」


 


眼淚,眼淚是神在你眼中降下的雨,我怎麼知道神要降多久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