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8年5月9日 星期五

KiKi-15

暑假,是很忙碌的季節。從各地高中來上大學的新鮮人,一一來到這個城市報到,各學校裡的團契也紛紛展開活動來迎接新伙伴。


 


我也跟著忙了起來,雖然已經工作了幾年,我還是常常回到校園去幫忙。走在校園裡,不自覺地又想到KiKi


 


時間過得很快,KiKi出去已經一個多月了。


 


剛到美國的第一個禮拜,KiKi寄了封信給我,跟我報平安,開玩笑說飛機沒有失事,要我別擔心了,還附上她在美國校園內照的相片。


 


照片裡只有她一人,很可愛,風景蠻美的,好像說明著收那麼貴的費用是有道理的。信很短,好像不擅寫作的人,勉強擠出來幾句一般,又好像太會寫情的人,深怕一發不可收拾,只能草草結束一樣。


 


之後,就再沒有消息。


 


用駝鳥的想法來想,應該是學習的行程太豐富緊湊,還有兩地時差的關係,所以找不出時間來聯絡吧。


 


但是,那危險的三角糾葛,是不是對KiKi造成了什麼樣的傷害呢?或是對KiKi來說,與我之間姐妹的情份早已淡去,不需要再聯絡了?


 


各種好壞的想法,還是在我腦海中有意無意的蹦出來。


 


最後我安慰自己,以前KiKi曾說,跟在加拿大的爸爸媽媽,有時一個月也聯絡不到一次,那麼有寄個平安信給我,已經是很夠意思了哩。


 


再怎麼樣,我也只能在禱告當中,為她求上一求,希望她能在旨意當中,得到快樂。然後等著,兩三個禮拜以後,她就會回來了。


 


只是暑假過了,KiKi並沒有出現。我始終沒有勇氣去詢問,她到底有沒有回來。直到有天小雅把電話交給我,說KiKi回來了,在線上,問我要不要跟她說話。


 


當然啊!回來了!好驚喜啊!之前我總被我所預言的「回不來了」困住,不管怎麼樣,回來了比預言成真還來得好啊!


 


KiKi!」


「姐姐!」


「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喔!一切都好嗎?」


「嗯,都好,我也想你喔,姐姐。」


 


KiKi告訴我在美國生活兩個月,是很有意思的體驗。雖然家裡早就移民,住在國外對她來說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不過過去總是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一整天不和外人接觸也沒關係,這次則是住在別人家裡,每天也需要跟來自世界各國的同學們見面,更深刻地嚐到了不同文化的生活滋味。


 


我很開心地聽著,也許不是因為KiKi說的內容很有趣,而是因為那是我很喜歡的KiKi所經歷的事情,甚至,或許根本是因為她回來了令我太開心,流入耳朵的字句都變得很動聽吧。


 


「那你什麼時候來教會讓我看看啊,兩個月不見了,看看你是瘦了還是胖了。」


「這個姐姐


「怎麼了?」


「我我沒辦法去。」


「為什麼?」


「姐姐,其實我回來是為了辦休學。」


「休學?為什麼?」突然間我感到暈眩,為什麼好像轉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彎?


「嗯語言學校快要結束的時候,Ben發現學校開了一個很不錯的企管學分班課程,所以想留下來繼續上,他說那對我應該也不錯,建議我也上。」


「企管?你們兩個都不是學這個的啊,怎麼突然要上企管課程呢?」


Ben說有興趣


「那等畢業後再去上不是更妥當?畢竟還有正式的學校課業不是嗎?」


「如果先回來把這邊的學業結束,恐怕要兩三年後才能再有機會,而且到時候Ben也要面臨兵役的問題,所以才想把握這次的機會。我沒有兵役問題,所以就辦了休學,Ben比較複雜,他還得先跟教授講好,先辦好研究所註冊,免得兵單來了,學期中再辦休學


「唉,怎麼會這樣呢?」我感到無力感。


「我們後天,就要再搭飛機去美國了。因為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姐姐,對不起,我沒辦法去看你了,等這個課程結束,我再去找你囉。再三個月就好了,好不好?」


 


電話掛了之後,我陷入一陣茫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