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4月25日 星期三

攝理人生之剪枝修造正逢其時

Photo by Niklas Rhöse on Unsplash


在攝理人的靈修庭園─月明洞裡,存在著許多作品。其中一類,是為樹木作品。


樹木要成為作品,修剪是少不了的。以前去月明洞,就看過攝理人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帶領著弟子們為樹木剪枝。身為門外漢的我,說實在的,對於剪枝的藝術,是有看沒有懂,但老師盡心盡性盡意做事的模樣,那氣場仍足夠震懾住我。而當年隨著老師學習並一起工作的弟子們,也練就了一身好工夫,現在成了外界捧著高酬請去照護珍貴樹木的園藝師。


為什麼要剪枝呢?使之有形當然是原因之一,剪去不必要的枝葉好讓根部吸收的營養有最美的發揮也是原因,有時則是為了防止冬天下雪時過度積雪造成無法負荷而斷枝,所以把將來可能會造成損害的枝葉提早修剪掉。


過去十幾年,老師不在,但月明洞的開發與維護並沒有閒著,成果也累積了不少,不過,還是跟老師在的時候有些差異。


最近老師回到月明洞,也重拾起過去一段時間沒有親自操作的工作。前幾天,老師帶著弟子們,修剪了兩棵松樹。工作一直持續到晚上,天色漸黑,松樹都要看不見了,但是老師沒有停下來,打起燈,繼續把事情做到底。


想盡辦法把事情做完,這是身為使命者的氣魄啊。


聽到這個事情時,我想:「不是老師領軍的話,還會在天黑了之後,繼續做到底嗎?」


不得而知。


但我想,一般應該是不會做到那樣的程度的,最多最多,就是做到老師做的那樣的程度了吧,而且,應該是在老師的指示之下,才會做到那樣的程度。


因為,即使是跟著老師學習,說是有了「出師」程度的弟子,也無法具有老師同等的實力,也無法像老師一樣知道可以挑戰的極限在哪裡。


上大學時在課堂上聽過一個例子:想要超車,必須要知道是否有足夠的安全距離,而這安全距離,理論上是由相關的車速、加速度、風阻係數、地面摩擦係數等等資料,以公式來算得。在考卷上出現這樣的題目時,得要運算出答案來回應,才能得分。然而實務上,大家在超車時,沒有一個人是算得這個答案來進行判斷再超車的,都是拿著一個感覺,判斷目前這個距離是安全的,就超車,判斷這個距離有危險,就只好按兵不動。


越是經驗豐富,越是技術高超,越是掌握車況,越是反應靈敏,越是直覺準確,這個用來判斷的感覺就越能接近那理論上的絕對答案,也就是,越能挑戰極限。


至於凡人,乖乖遵守交通規則為妙。


以前看老師一天的生活,就有個感覺:「沒有修造的人,毫無章法地度日;修造中的人,按照制定的規矩度日;修造好的人,看來像是毫無章法,實在是隨心所欲卻不逾矩地度日。」


我的老師,帶著 神所認同的實力,總是挑戰著極限,做到一般人達不到的程度,而我們,在跟隨著他的吩咐時,也才能做到一般人達不到的程度,若沒有他,憑我們自己的實力,是做不到的。


「啊,所以,為什麼說正逢其時,相遇並跟隨是多麼重要的事啊!當能挑戰極限的人不在時,最多也只能在規矩裡面奮鬥了啊!」這樣,有了很鮮明的感覺。


樹木剪枝也好,人的修造也好,現在,正逢其時,是最燦爛的最後機會了啊。


同場加映:攝理好歌馬上聽─RIGHT NOW IS IMPORTANT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