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

落在緊張與淡定之間的誤解與衝突

Photo by rawpixel.com on Unsplash


去年回台灣時,植了一顆牙。



知道那顆牙沒救的當下,我考慮是要在台灣植牙,還是回到加拿大再做。在台灣做的好處是人親土親,溝通便利,感覺安心,但我這幾年大多數的時間是待在加拿大,一年可能就回台灣一次,植牙期間若需觀察回診,鐵定是大大不便,花費也可能無限上綱。


在心情糾葛與尋求旨意的過程中,台灣的牙醫團隊展現出「我們沒打算讓你面臨需頻頻回診的狀況,一年回來一次,夠了」的自信,瞬間我有個感覺:「那自信是 神表明跟我同在的證據」,所以就馬上把牙給植了。手術過程很順利,給我的感覺很紮實,之後傷口復原的狀況也很好,我就回加拿大等候下一次回台灣再把剩餘的部份做完。


之後也一直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前兩天,人工牙根上的癒合帽卻脫落了,讓我大驚失色,俗話就叫做「吃手手了」。我聯絡了認識的牙醫朋友,先得到了這個問題不是太嚴重的訊息,內心稍微平靜了些。再晚一點聯繫上幫我植牙的醫院,略帶激動地把我的狀況告訴對方,結果得到非常淡定的「把癒合帽收好,不需要鎖回去,下次一起帶來見醫師就好」的回應。因為是櫃台回應,不是執刀醫師本人,所以這個回應我有再確認過,牙醫朋友說「這樣也可以」。


我回想當時植牙以及這次有了突發狀況的情景,身為外行人的病患我,與身為內行人的醫療團隊,心境與反應真是大不同啊。如果我不是有著信仰,相信 神會看顧一切,而且有著樂意回覆我疑問的牙醫朋友,在很緊張的狀況下卻得到輕描淡寫的回應,應該會覺得對方有不把我當回事的嫌疑,但其實,在案例看多了且非常忙碌的醫療人員眼中,這事情就是不需要擔心的簡單啊,還要說些什麼有的沒有的呢?


記得當年兒子要出生之前,醫生問我說:「先生要進來陪產嗎?」我問醫生:「可以進來幾個人?如果只能一個,那我要嫂嫂,沒有什麼作用的人就不必進來了。」我很實際的,嫂嫂是具多年經驗的產房護士,比起興沖沖地進來卻非常可能成為豬隊友的老公有用多了!醫生笑了:「你嫂嫂是來當班,不算那個名額。」


但我的實際是對的,後來嫂嫂在我生產過程中,幫了我很大的忙。那天她為了我提前來上班,一見面就問我:「覺得怎麼樣?」我說:「我想趕快生。」嫂嫂很帥氣地說:「那就來生!」馬上就就定位,協助我趕快來生!因為她,一路我覺得很安心,而且經驗豐富的她,每個當下很會引導我做出適當的行動,因而我在很短的時間內,來不及打止痛針,來不及做無痛分娩,就順產了。從痛到生,大概四小時,從很痛到生,就是嫂嫂助我趕快生那一段時間,大概兩小時。


如果不是那麼熟識且信任,護士應該無法那麼釋放地引導產婦,而產婦也無法那麼安心地接受引導吧。我就曾聽過我的朋友說她在生產時遇到的護士「很兇,很急,很不尊重她」,聽的時候我是覺得,會這樣嗎?但後來我想像在她生產時,如果對護士沒有信任感,就算護士是基於專業且好心在引導她,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那樣,也無法直接就信任而接受,就會覺得護士「很兇,很急,很不尊重她」吧。


突然覺得,很多的醫病衝突是這樣來的吧。不一樣的專業領域,不對等的資訊背景,不相同的心境想法,明明不是自己心裡想的那樣,但是感覺卻是那樣,於是造就了很多的誤會與衝突。


而人啊,在面對擁有充足資訊、掌握天上地下法則、全知全能的 神時,是不是也有很多像這樣無謂的誤會與衝突?


不相信 神的人不理解,即使是相信 神的人,還是會有不理解。


因為「相信」,也分類型。


有瞭解而堅定地相信並順從;有不夠瞭解但得到恩賜而堅定地相信並順從;有不夠瞭解因而有相信卻不夠堅定,也就難以順從……


「即使搭同一班列車,若距離很遠還是無法對話。」身為攝理人的信仰與人生導師,鄭明析牧師以簡單卻易懂的比喻這麼說了。



就算是同一邊,不到一體的程度,就會有落差。


所以,得要靠近來瞭解。


要透過瞭解來免除不必要的誤解與衝突。


不夠瞭解卻能堅定地相信並順從 神,這絕對是令人羨慕的,了不起的恩賜,但卻少人幸運地擁有。然而,每個人,都可以藉由瞭解來堅定地相信並順從,並因此成為有福的人。


試著做做看吧。


這樣,會發現在緊張與淡定之間,能找到滿足的平衡點。


同場加映:攝理好歌來一首─YOU LIVE BY YOUR THOUGHTS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