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1月31日 星期三

攝理人碎碎唸之禱告無公式

Photo by Gaelle Marcel on Unsplash


為了代表禱告,我寫了稿子,花了好幾天的時間。


有所預備,要花心思,是必然的,但比起做我熟悉的中文禱告,要以英文代表禱告,著實是個大功課。


因為知道得要花上好幾天的時間,也有負擔感,所以我之前推辭過,但經過一年多,還是再找上我。


找上我時說的原因,我並不是那麼以為然,不過,那時心裡有個感動:「目的就是目的,人不見得了解 神的旨意,但仍可被 神使用為當下的器皿。」所以就在要求了長一點的準備時間後答應了。


兩個禮拜當中,我思考著,要禱告些什麼。要怎麼在禱告中,打開 神的心門,讓 神可以痛快地傾注恩典,也接納榮耀,另一方面,也打開弟兄姐妹的心門,讓大家能領受力量,並勇於實踐呢?


如果是教會現役的指導者,對教會裡的各種情況,掌握得比較清楚,或許會容易一些吧。但我並不是那個圈圈裡的人,所以,得從我所看得到的,所感覺得到的部份,加以琢磨,因此,算是多花了一些時間去醞釀。


我想到年輕的時候,沒看到代表禱告拿稿在唸的咧!當然會先思考過要禱告些什麼,不過都是兩手空空地上場,當下完全憑著聖靈感動及平常實力來展現,都是這樣的啊!


那時候我比較常當司會,很明顯的一個感覺是,當天的代表禱告若是準備很多,聖靈充滿,那我的司會很自然地就會更加火熱,準備好聆聽話語的氣氛會迅速提升,所以我會很注意擔任代表禱告者的狀況。


不知從哪天開始,代表禱告開始寫稿上陣了。當然,這麼做可以確保禱告內容有一定的水準,因為在沒有寫稿的狀況下代表禱告,若狀況不好,禱告起來會很沒力,影響整個禮拜接下來的進行,不過也因為會這樣,所以大多數擔任代表禱告的人,根本不敢讓自己狀況不好,禱告沒力的狀況並不多見。只是恐怕一次禱告沒力就足起嚇壞所有人,所以就慢慢地出現了先寫好禱告稿的流行,那種聖靈充滿的流水式禱告,就變成此景只待成追憶了。


然後很有意思的,這次我被告知,有人會先幫我看過禱告稿。


嗯,我的確很需要有人幫我看看我的稿子是否通順,萬一我寫出了不太符合真實英文的句子,讓弟兄姐妹聽得霧煞煞也是不好。不過在我交出了我的初稿後,我除了得到了文法和用辭的修正建議外,還得到了有關內容的建議。


一是建議增加為證道者禱告能證道順利的內容,二是建議增加驅逐撒但的內容。



看著那兩點,我腦海中浮現了一個畫面,是很多年前,有個來教會不久的男孩子,跟我說:「姐姐!我跟你說,根據大家禱告的內容,我整理出禱告的公式喔,首先就是……,然後要說……,再來還有……,最後加上……,這樣就是一篇無可挑剔的禱告文囉。」我看著他興沖沖「發表公式」的樣子,真的是笑了,也真的是,想哭了。


鄭明析牧師是教導過攝理人有關禱告裡面應有的內容,有感謝,有悔改,有告白,有懇求……,但是若是到了要套公式的狀況,那還算禱什麼告呢?


說實在的,證道者證道得如何,那是證道者本人就該預備好的,現場再幫忙禱告這點,算是錦上添花,若是代表禱告不幫忙禱告這點,證道者就不行的話,那證道者也太失格了。以前我還聽過一位證道者說過:「每次都禱告證道者能好好證道,好像證道者都證道得很差的樣子……」個人是覺得這位證道者太敏感了點,不過,這也表示硬要這樣或那樣禱告,可能就不符合實際的狀況與感覺啊。


驅逐撒但的部份也是,明明這是會眾應該在來禮拜之前,就自己先做好的,不然把鬼帶來之後,再要代表禱告負責斥退撒但,這樣對嗎?而且對於驅逐撒但,我一向是比較喜歡「只定睛在 神身上,撒但就沒戲唱」的預防性作法,所以這兩點,我不是沒有想過,但是在我醞釀我要禱告些什麼的過程中,選擇了比較淡化的處理。


有可能是英文程度的問題,所以我覺得是淡化,對方可能是覺得「都沒看到」……也有可能是,因為我不是指導者圈圈裡的人,有我沒看到的急迫性……所以最後我順應著建議,就這兩點,添加了一些內容。


整體來說,我獲益良多。醞釀內容時的體會,寫下文稿時的咀嚼,意猶未盡。此外,還算有了一次的免費英文寫作家教。


不過,花了不少工呢,本來有靈感想寫的文章,就被拖延了。所以,還是久久一次,就夠了吧。

8 則留言:

  1. 有時候覺得公式化的代表禱告,聽起來無法得到感動,如果按照聖靈所賜下的感動來準備應該會更有恩典吧🙂

    回覆刪除
  2. 代表禱告真的是需要時間好好禱告來準備的,若是沒準備或是沒寫稿就上去,就會聽到很多贅字,也是讓人很沒恩典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呢,所以平時就要有準備呢。

      刪除
  3. 套公式感覺像是補習班在教作文XD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不知道這樣能拿幾分啊?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