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蝦咪好友的好友


前幾天,我在臉書上,解除了一個人的好友關係。


這個人,其實我並不真的認識他,不過,目前我開臉書的作用,並不全然是個人用途,更多的原因是希望讓人知道我的部落格動向,所以基於他已經是某些人的朋友,又找上我加好友,我便沒有拒絕。


臉書上所謂的好友,有不少是這樣來的吧,真的問起來,哩洗蝦咪郎啊?


通常如果井水不犯河水,這樣的虛無好友關係,繼續掛著,掛到地老天荒也不要緊。不過,當這樣的關係可能會有害到真的朋友時,那還是早早切了好。


我想到以前在律師事務所工作時發生過的一件事情。


有一天,有人找上門來,表明他是某家新成立公司的負責人,經由朋友某大總裁的介紹,想要聘我們大律師當他的法律顧問。


對事務所來說,多個客人當然是好事,他提到的某大總裁,又是大律師的好朋友,於是就趕緊安排了大老板來事務所跟大律師見個面商談。


大老板對自己的公司前景和計劃侃侃而談,一片美好光明模樣,而且,這個大老板的老婆是商場上赫赫有名的女強人,因此,對於大老板的事業和野心,即使是不熟的人,不知不覺也會多一分信心。


但相談甚歡之後,大老板卻只簽了一個相當基本的顧問約。通常簽這類顧問約的客人,想要一張大律師的顧問證書掛在辦公室裡嚇人的意願,遠高過讓自己的公司按照法律規定好好地顧到權利義務的意願,大老板這樣的決定,讓大律師有點訝異,有種剛剛談的那些合作前景彷彿是夢一場的感覺,但客戶要怎麼做是他的自由,大老板說因為公司才剛開始,要用到哪些法律服務還要仔細規劃,所以先簽個基本約,來日方長,大律師也就笑笑地握手,希望雙方合作愉快。


後來,大老板的光明前途計劃好事多磨,一直在pending中,大律師基於顧問立場,多次詢問大老板的公司進度如何,是否有我們出動的必要,但一直沒有明確的回答。


而某天,一陣子沒見面的大律師和大總裁在某個場合碰面了,兩人聊著聊著,赫然發現一件事情,就是他們兩人好像被利用了……


大律師以為大老板是大總裁的朋友,大總裁也以為大老板是大律師的朋友,所以即使兩個人覺得大老板的行徑似乎哪邊怪怪的,但仍舊熱誠以待。然而,在大老板打著大總裁介紹的名義找上大律師之時,大總裁並不認識大老板!大總裁是在大老板以著大律師的顧問身份和「好友」身份加持的狀況下,才看在大律師的面子上,跟大老板見面相識的。


整個事情順下來,發現大老板玩兩面手法,然後花了相對上只算一點點的錢簽了基本的顧問約,卻想要套上大總裁出一大筆錢投資他。或許,在大律師和大總裁不知道的層面,大老板更不知利用了他們幾回好去接近其他的人。


真相大白後,大律師和大總裁自此很有禮貌地避著大老板,有人問起也回答得很含蓄,商場上大家心照不宣地就知道有問題。討不到好處的大老板自然只好另覓他途,但想來並不順利,所以始終沒有看到他所描繪的光明美好前途被生出來。再過一陣子,女強人老婆跟他離婚了,八卦消息說,是因不堪先生利用她的名聲去詐騙。


好友的好友,理論上好像應該就是好友,但其實,這可能是假的,可能第二個「好友」是假的,也或者,第一個「好友」就是假的。


這次解除「好友」,也像這樣,不來鬧我也就罷了,光鬧我也就罷了,姐也不是好鬧的,不過,有可能因為那虛假的好友關係被利用,讓其他的人被鬧,這就不行了。


想到這樣,就不開心,所以,解除,封鎖,以後甭聯絡。


不是出現某名單上就是理所當然的好友啊。蝦咪好友的好友,退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