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2月17日 星期六

屬天攝理之監獄風雲-揭發引誘詭計的米該雅先知(二)



才說完這些話,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馬上走上前來,賞了米該雅一巴掌,怒斥說:「耶和華的靈什麼時候離開我到你那裡去跟你說話了呢?」



被打亦不顯慌亂的米該雅回答說:「等你躲進屋子裡,把門窗關得牢牢的,發顫地期盼著沒人搜出你來的那天,就必看得一清二楚了。」


再放任米該雅說下去鐵定沒完沒了,亞哈王當下做了決定:「來人啊!把米該雅帶走,交給邑宰亞們和我的兒子約阿施,告訴他們我說:『把這個人下在監裡,讓他待在裡面吃不飽喝不足,好好嚐點苦頭,等候我平安凱旋歸來時再來收拾他!』」


被帶走的米該雅卻又向亞哈王補上了一句:「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來,我就承認耶和華沒有藉我說這些話,任你宰割了!」然後轉身對民眾說:「眾民哪,你們都要聽啊!」


亞哈王氣得想要馬上宰了米該雅,但現下說服約沙法王一起出兵是更重要的,只好壓制住怒氣,並趁米該雅被拉去監獄的時候,說服了約沙法王,接受以基基拿的兒子西底家為首的眾先知們所說的必會得勝的預言才是耶和華的旨意。於是兩人便攜手率領軍隊,往基列的拉末去。


雖相信四百個先知的好預言而執意要出征,也對取得勝利有野心和信心,但一想到米該雅說的話,亞哈王心裡還是有疙瘩。


民沒有主人?太不吉利了!米該雅就是喜歡觸自己霉頭!不行!得要想想法子預防意外才行!


亞哈王想了想,就跟約沙法王說:「我啊,之前已經跟亞蘭軍隊交手過幾次,他們認得我,也熟悉我們的陣型,所以我之前就跟我的軍隊講好了,雖然仍是由我來指揮,不過這次我要改裝上陣,讓敵人看不出主帥在哪裡,好混淆他們的判斷。至於你,你可以仍舊穿原來的王服,免得你的軍隊不察而亂了陣腳。」


約沙法王覺得亞哈王的說法有點詭異,但一時也說不出哪裡不對,於是就順了亞哈王的建議,自己仍穿王服,而亞哈王卻改了裝才上陣。


在戰場上,雙方一觸即發。但是奇怪的是,也算驍勇善戰的亞蘭軍隊,卻不一股作氣地跟以色列和猶大軍隊對打,反倒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一樣地,一試探覺得不對就緩下來。


原來在開戰之前,亞蘭王對自己率領的三十二個車兵長說:「擒賊先擒王,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放在以色列亞哈王一人身上,不要花力氣跟他的兵將糾纏,閃開便罷,只要先專心對付以色列王就好了!」


但由於亞哈王改裝了,躲在一般的軍兵裡面,亞蘭軍隊一時找不出他的蹤影,只能隨機性地一試再試,見不對就緩下來。


遠遠地,有個亞蘭車兵長看見了穿王服的約沙法,便呼叫自己人說:「以色列王在那裡!」轉眼間亞蘭軍隊從四面八方向猶大王約沙法逼近,這瞬間變化的局勢把約沙法給嚇著了,直接應戰沒有把握,想逃又不知要往哪裡閃避才好,只能急著大叫:「亞哈!亞哈!快來支援我啊!」


聽到約沙法王拼命地呼叫亞哈王,亞蘭車兵長才發現被鎖定的目標竟然不是亞哈王,立即就向同伴們傳訊說:「搞錯了!那不是亞哈王!」於是亞蘭大軍又緩了下來,再往四面八方撤去,並繼續尋找亞哈王的蹤跡。


本來以為那個穿王服的人是亞哈王,已經有不少人準備拉弓射向他,結果竟是場烏龍,拉滿的弓只好硬生生地收了起來,但有一人收弓不及,只能閃開既定的目標,隨便找個方向把箭轉射過去,卻沒想到,那箭就那麼恰巧地,飛向了改穿一般軍兵的服裝,而讓亞蘭人遍尋不找的亞哈王。再更恰巧地,那箭竟準準地避開亞哈王身上的盔甲,直接朝甲縫穿過去。


被箭射到的強大沖擊力讓亞哈王瞬間倒下,鮮血洴流。


「怎麼會這樣?難道真被米該雅給說中了?」不敢置信的亞哈王只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輕,隨時都要消失的感覺。趕在厥過去之前,亞哈王對趕車的說:「我受了重傷,你把車轉回頭來,拉我出陣吧!」


但亞蘭人發現亞哈王受傷了,趁機追擊,陣勢越戰越猛。以色列軍兵不得不扶著亞哈王站在車上,繼續維持指揮的樣式來抵擋亞蘭人。結果到晚上,亞哈王傷重不治,血從他的傷處流出,漫延到亞哈的戰車各處。


戰事抵定後,有號令傳遍軍中,說:「各歸本城,各歸本地吧!」於是亞蘭人班師回朝,約沙法王帶著猶大軍隊默默地回去了自己的地方,死了國王的以色列人灰頭土臉地把亞哈王的屍體送回撒馬利亞埋葬,並把亞拉王的戰車拖到撒馬利亞的池邊丟著,等著要清洗。戰車散發出來的味道,吸引了野狗們過來,爭相舔著亞哈王的血……


聽到亞哈王慘死在一支未長眼的箭下,原本自信滿滿的基拿拿的兒子西底家嚇白了臉,深怕被怪罪而面臨秋後算帳的命運,他悄悄地躲了起來,把門窗閂得牢牢的,就怕被找到,正如米該雅所說一樣。


同時間,在戰前被丟進監裡的米該雅,聽到外頭傳來的吵雜聲音,知道耶和華透過自己所說的話,已經成就了。


但,是不是要被放出去了呢?米該雅心中沒個準。


人,是亞哈王關進來的,但是,這個該負責的人,已經死了。


那麼,總該有接續他的人吧?


然而,向來這些忤逆 神的人,跟自己的心意總是不相通。


或許,他們在忙著自己要怎麼活下去的時候,早已經忘記有個人只因揭發了引誘的軌計,說出王不喜悅的實話而被莫名地下在監裡。


結果,自己事奉的,唯有 神,為自己背書的,也唯有 神。


被關著也好,會被放出去也好,都是寂寞的, 神的先知之路。


屬於先知米該雅的監獄風雲,寂寥完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