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屬天攝理之監獄風雲:狂放不羈的拿細耳人參孫(四)



沒想到要套出參孫的秘密並不容易,大利拉又給了參孫幾天臉色看,然後再開始了新的試探。


「你為什麼又騙我?你根本就沒有把我放在心上對不對?現在你給我老實說,到底用什麼方式才能捆綁你?」

「你幹嘛那麼想捆綁我?你不捆我我也是對你言聽計從不是嗎?」

「不管!我就是想要嚐嚐綁住大力士的勝利感,不行嗎?」

「好啦,你聽好了,我的頭髮不是編成綹嗎?你要是將我頭上的七條髮綹,跟緯線織在一起,我就被制住了。」

「這麼麻煩?」

「是啊,你就不要玩了吧!」


大利拉表現出覺得太麻煩的樣子,但實則暗暗地尋找適當的時機下手。為了能順利把參孫的髮綹跟緯線同織,好不容易等到參孫睡了才開始行動,小心地把紡織的機子搬到床邊,花了一段時間才把參孫的髮綹跟緯線織在一起,然後拿橛子釘牢。再確認埋伏著的非利士人也準備好了,便大叫:「參孫啊!非利士人來了!」


從睡夢中驚醒的參孫馬上跳起來,大利拉好不容易織在一起的髮綹和緯線,連同橛子,瞬間就從機子上脫落,活像是一齣鬧劇。


連三次失敗的大利拉徹底惱了,連著幾天追著參孫哭鬧:「你這個大騙子!還說愛我!不過問你哪來那麼大的力氣,還有要怎麼樣才能綁住你,不講就算了,還編那麼多花樣玩弄我!你心裡根本就沒有我!」


每天被枕邊人這樣摧逼,參孫煩悶到受不了,內心的警戒也鬆懈了,就把隱藏多年的秘密給說了出來。


「向來人沒有用剃頭刀剃我的頭,因為我自出母胎就歸 神作拿細耳人;若剃了我的頭髮,我的力氣就離開我,我便軟弱像別人一樣。」


原來是這個!拿到秘密的大利拉眼睛都亮了!趕緊打發人到非利士人的首領那裡通風報信,很有把握地要他們把銀子給準備好,然後到自己的屋子來活捉參孫。


晚上大利拉讓參孫枕著她的膝睡覺,待參孫睡熟了之後,便讓人過來把他頭上的七條髮綹剃除。然後搖醒參孫:「不好了!非利士人來了!」


醒過來的參孫正想:「非利士人來了?好!我就像以前一樣,去活動活動身體,教訓他們一番吧!」卻不知道,隨著頭髮被剃掉, 神已經離開他了。


完全使不出力的參孫在驚慌之餘,被非利士人輕鬆地拿下。他們剜了他的眼睛,帶他到迦薩去,用銅鍊拘索他,還讓他在監裡推磨。


「用力點啊!你不是力氣很大嗎?怎麼連這麼一個小磨都推不動呢?再偷懶就賞你鞭子了!」

「真是痛快啊!參孫將軍現在在幫我們推磨呢!」

「誰叫他要中了美人計,頭髮被剃掉,力量也消失了吧!哼!還真以為自己所向無敵呢!」

「參孫將軍力量消失了!參孫將軍力量消失了!把頭髮全部都理掉,力量消失了!」

「哈哈哈!」


被羞辱卻無力抵抗的參孫默默吃力地推著磨,內心煎熬不已。


「神啊!我錯了!我太驕傲,太自以為是了!我以為,我所擁有的力量,都是我自己的;我以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我以為,無論如何, 神都會與我同在!我以為,其他人都只能臣服於我! 神啊!我真是大錯特錯!變成被恥笑的大傻瓜,都是我自己造的孽啊!被騙過不只一兩次,但我怎麼會還是這麼無知地相信女人,怎麼會這麼自大地道出秘密呢? 神啊!不甘心啊! 神也不甘心吧!請 神別讓我在這裡白白被監禁,如同過去 神在不利中為我製造各種機會,請 神指引我,再做些什麼吧!」


在悔恨與懇求當中,參孫被剃光的頭上,慢慢地又長出了頭髮來。


好不容易抓到參孫的非利士人完全沒有察覺這一點,正因可以一吐怨氣,商量著要如何大肆慶祝。


「我們得向我們的大袞神獻上大祭,因為大袞神把我們的仇敵交在我們手中了!」

「太開心了,所以得要開流水席慶賀啊!」

「還要讓參孫出來在大家面前耍猴戲!這樣才讓人覺得痛快!」


按照計劃,非利士人大開筵席,吃喝享樂之際,參孫從監裡被提了出來。光看著參孫狼狽的模樣,就讓非利士人覺得大快人心。


「喂!參孫啊!你不是力氣很大嗎?表演個胸口碎大石來看看吧!」

「拜託!那是以前的參孫,現在的參孫,哪能碎大石,不被大石碎了就不錯了!」

「那麼耍耍猴戲給我們看吧!總要有點貢獻,不能白吃牢飯啊!」


聽到非利士人的叫囂,參孫露出畏縮的軟弱模樣,然後跟拉著他領路的童子說:「我現在兩腿發軟,拜託讓我在柱子那邊靠一靠。」


「喏,柱子在這邊,左邊一根,右邊一根,摸到了嗎?你啊,要不要乾脆扶著兩根柱子,這樣才站得出呢?兩腳發軟,真是沒用……」童子邊把參孫拉到兩柱中間,邊奚落著他。


「快啊!快表演猴戲給我們看哪!」

「讓他跳舞給我們看!」

「把他扮成女人好了!他不是很愛女人嗎?」


現場聚集了非利士人的首領及貴冑們,想辦法擠進來圍觀的男女就有三千人,他們興奮地吶喊著,想要把過去因參孫得到的損失一筆一筆搾回來。


那時屋內充滿男女,不要說非利士人的眾首領都聚集在那裡,房的平頂上也聚了約三千男女要來觀看參孫戲耍。


扶著兩根柱子的參孫向 神求告:「主耶和華啊,求你眷念我。 神啊,求你賜我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報那剜我雙眼的仇!」


瞬間參孫感到力量如過去一般臨到,就伸手抱住托房的那兩根柱子,左手抱一根,右手抱一根,並喊著:「我情願與非利士人同死!」然後盡力屈身,硬生生地就把兩根柱子給折斷了。


樑柱被斷的房子隨即倒塌,傾刻之間將來不及反應的非利士首領和圍觀的眾人們全部壓住,頓時哀鴻遍野。


參孫死了,被葬在瑣拉和以實陶中間,在他父瑪挪亞的墳墓裡,再無人能監禁他。


神應允了他那「別白白被監禁」的請求,在他斷氣的那時刻,殺掉的敵人比他活著的過去所殺的還多,就像是對於他被害入獄的清算。


如此,參孫在屬天攝理歷史中,留下了他的故事。


屬於參孫的監獄風雲,悲壯完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