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屬天攝理之監獄風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宰相約瑟(一)



「喂!識字嗎?」
「…嗯,識得。」



「那,會寫嗎?」
「…嗯,會寫。」


「喏,這個拿著,明天中午以前,謄一份出來。」
「…嗯,是。」


約瑟看著手中的文書,明白那是司獄的工作。



自從下監以來,約瑟總覺得司獄看著自己的眼
光很詭異,像是在盤算些什麼。


原來,是這樣啊……


這一份文書,不需要拖到第二天中午,其實很快就可以謄完了。不過,約瑟不想這樣。慢慢地謄,看一個字,謄一個字,再看一個字,謄一個字,飯都沒得好好吃的狀況下,在第二天中午之前,好不容易才謄完,交給了一直藉機過來看約瑟謄得如何的司獄。


司獄翻了翻謄好的文書,沒說些什麼就走了。但從這天起,約瑟就擺脫不了替司獄謄寫文書的命運。


過了一陣子,司獄問了新問題。


「你啊!會數會算嗎?」
「…嗯,會。」


「那,這個拿去算一算,看看有沒有不對的,明天中午交給我。」
「…嗯,是。」


這次,是帳本啊…


以約瑟的實力,很快就可以對完這本帳,不過,約瑟還是慢慢地看,慢慢地算,直到第二天中午過後,才把抓了兩個比較大的錯誤的帳本交還給司獄。


還有一些小錯誤,約瑟把它們留著,並沒有特別挑出來。但即使如此,表面上表現得不置可否的司獄還是很高興。不久後,整個監獄的帳都交到了約瑟的手中。


再過一陣子,司獄又問了新問題。


「約瑟啊!這個事,你怎麼看呢?」
「…嗯,這個嘛…」


約瑟沒想到,這會兒司獄連獄政的一些決策,都跑來問了。再怎麼低調也沒有用,漸漸地,不只是監獄裡的大小事,就連關在監獄裡的囚犯們,司獄也都爽快地交給約瑟全權管理,過著光領俸祿但無事一身輕的好日子。


「我就知道約瑟是個堪用的!想當初護衛長老是在別人面前誇耀說自己家裡出現了個好管事,把大小事料理得順順當當的,就怕別人不知道他有多好命!結果呢?」


「不過因著妻子告了約瑟一狀,就把他丟到監獄裡來,現在應該是後悔了吧?留著繼續管家多好呢?做事又快又好,思慮又清楚有見解,也不偷雞摸狗,嘴巴又緊,還不搶功,要說這樣的人會突然對主人的妻子圖謀不軌,也太不可思議。他自己不也否認了,說他絕對沒有做出那等得罪 神的大惡嗎?」


「聽說那女人揣著一件約瑟的衣服,說是約瑟想要輕薄她,因她頑強抵抗才沒有得逞,還落了一件衣服在她那裡當證據。拜託,約瑟身強體壯的,真要輕薄她,就算她頑強抵抗會有用嗎?還會落下衣服在她那邊被人抓把柄?我看啊,八成是那女人見約瑟是個俊美的,自己忍受不住,就仗著女主人的身份,想對約瑟霸王硬上弓,自己把人家的衣服給扯了,結果卻被拒絕就惱羞成怒,又怕自己的醜樣東窗事發,就惡人先告狀吧?而這護衛長也是傻了,仔細調查的話,還查不出事情的真相嗎?他啊,恐怕是知道真相更難看,所以乾脆就讓好好的一個約瑟給犧牲了。結果,也把自己那被料理得順順當當的家給毀了,聽說現在一整個家雞飛狗跳的,能說這不是種報應嗎?。」


「哈哈,不過,這樣可讓我撿到便宜了!那約瑟一開始應該是被嚇到了,再也不想出頭,所以老是裝傻裝笨裝不會,偏我就是知道他是個能幹的!人才怎能埋沒不用呢?看看我現在把他調教得多好用啊!就讓護衛長一直拉不下臉來讓約瑟平反吧,這樣我就能一直理直氣壯地好好使用這個人才了!」


這就是司獄這一陣子的心聲。不過這些話,他也只敢在家裡說給妻子聽聽而已。畢竟傳出去,大家都難看;再者,萬一這件事被捅開了,能不能再留住約瑟可說不定,司獄可不希望自己的好日子就此結束呢。


但司獄猜得沒錯,約瑟的確是被護衛長的妻子給冤枉了。



自從慘遭哥哥們陷害,而被賣入行商米甸人的手中,約瑟就過著身不由已的生活。被米甸人從希伯來帶到埃及後,法老王的護衛長波提乏買下了他,從此約瑟成為護衛長家的僕人。約瑟努力地融入護衛長家的生活,盡心盡意地工作著,因而受到了重用,漸漸地,護衛長把一家大小事都交在約瑟手中來管理。


沒想到護衛長的妻子卻對約瑟起了心思,多次想勾引他。屢屢拒絕的約瑟不勝其擾,又不願張揚而讓護衛長為難,只能不斷地閃避。但某天約瑟一時大意,為了處理事情而進入剛好只有女主人在的屋裡,瞬間閃避不及,女主人的魔爪便明目張膽地撲過來,扯住了約瑟的衣服要脫。驚嚇萬分的約瑟乾脆如同金蟬脫殼,讓女主人扯走自己的衣服,然後馬上逃離。


接下來,卻傳出了女主人哭訴著自己被約瑟輕薄的消息。護衛長大發雷霆,馬上把約瑟給丟進了監獄裡。約瑟當然大聲喊冤,可惜沒有人證,對方又是主人,還揣著一件衣服當物證,約瑟人微言輕,怎麼辯解也沒用。後來再加上司獄的私心來攪和,約瑟就這麼順理成章地被留在監獄當中度過了好幾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