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屬天攝理之監獄風雲: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宰相約瑟(二)



有一天,監獄裡來了兩個新面孔,由護衛長親自帶著過來。對於這個監獄其實是約瑟在管事,護衛長已經心知肚明,也不多廢話,就把人直接交給了約瑟。



原來兩人是法老王面前的官員,一位是酒政,一位是膳長,他們因事惹惱了法老王,而被下到了監裡。但事情可大可小,他們會不會很快就官復原職誰也不知道,因此護衛長交待約瑟,對於這兩位,可得好生伺候著。


過了幾天,約瑟在早上送飯給他們吃的時候,發現兩人的神色都不太自然。


「請問,是怎麼了呢?兩位的氣色不太好呢,是否有什麼我可以為兩位做的呢?」

「啊,也沒什麼,就是做了無法理解的夢,覺得悶。」

「你也這樣?我也是呢,做了無法理解的夢。」

「這麼巧?兩位都這樣?那麼,還請兩位把夢的內容告訴我吧。如果有旨意的話,我所相信並事奉的 神必定會透過我的口將夢的解釋說出來的。」

「這樣啊,那麼你就聽聽看吧。我啊,夢見在我面前有一棵葡萄樹,樹上有三根枝子,好像發了芽,開了花,上頭的葡萄都成熟了。法老的杯在我手中,我就拿葡萄擠在法老的杯裡,將杯遞在他手中。你說,這夢到底是在說些什麼呢?」

「啊,你所做的夢是這樣解的:三根枝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內,法老必提你出監,叫你官復原職,你仍要遞杯在法老的手中,和先前作他的酒政一樣。」

「真的?我做的夢是這樣的好夢?」

「是的,是這樣的準沒錯。」

「太好了!」

「酒政大人,我拜託你,當你按照這夢所說得好處的時候,求你記念我,施恩與我,在王面前提說我,救我出這監牢。我是希伯來人,是被拐來埃及的,並且我在這裡也沒有做過什麼壞事,卻被下在監裡,真的很冤枉。」

「好的,我知道了,到時候我一定幫你申冤。」

「那我呢?我在夢中見我頭上頂著三筐白餅;極上的筐子裡有為法老烤的各樣食物,有飛鳥來吃我頭上筐子裡的食物。這又是什麼意思?」

「啊,你的夢啊…」

「怎麼了?不好解嗎?你的 神沒有說我的夢是什麼意思嗎?」

「不是的,這個嘛,你的夢啊,是這樣解的:三個筐子就是三天;三天之內,法老必斬斷你的頭,把你掛在木頭上,必有飛鳥來吃你身上的肉…」

「什麼!一派胡言!怎麼可能是這樣子!你是生了什麼膽子,敢這樣亂講?你不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法老的膳長!滾開!再不要來我面前晃蕩!」




被膳長趕走的約瑟感到很無奈,自己從小就在做夢和解夢這方面有恩賜,但聽的人總是在聽到對自己有利的部份時很開心,聽到對自己不利的部份就翻臉。


對於這類的事情,約瑟的感受再深也不過。


小時候,比起對待哥哥們,父親雅各對於老年才得,且是由心愛的妻子拉結所出的約瑟就格外地疼愛,甚至還做了一件別人都沒有的彩衣給他,羨煞了約瑟的哥哥們。小孩子不懂得什麼叫做低調,只覺得彩色的衣服真是好看,每天穿著東奔西跑,單純地只看到父親寵溺的目光,卻不知隱藏在後面,哥哥們那被刺激著的不平有多大。明明哥哥們都不跟自己玩,連說句話都嫌多的樣子,眼色不足的小約瑟還是一直靠過去,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完全沒發現哥哥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而讓哥哥們徹底炸鍋的,應該就是後來那兩個夢了。


「哥哥們!哥哥們!我昨天做了很有意思的夢喔!我夢到我們在田裡捆禾稼,我的捆起來站著,你們的捆來圍著我的捆下拜呢!很好玩吧!」


「很好玩?你這小子真是越來越不知分寸了!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是不是就想騎在我們頭上,作我們的王?你就想像你夢到的那樣管轄我們是吧?不想挨揍的話,就把你的彩衣穿好,滾離我們的視線!」


搞不清楚哥哥們究竟為什麼會那麼生氣,約瑟摸摸鼻子悻悻然地走開了。然後在做了另一個夢之後,完全沒有記取教訓,又興奮地跑到哥哥們面前去。


「哥哥們!哥哥們!我又做夢了!你們絕對想不到我夢到什麼!我啊,夢見太陽、月亮,與十一個星向我下拜呢。真有趣,對吧?」


「有趣?哪裡有趣?有人向你下拜很有趣嗎?還得意洋洋的,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啊?」


不只是哥哥們火冒三丈,連一向寵愛約瑟的父親雅各也說了話:「約瑟!不要再說了!你做的這是什麼夢!難道我和你母親、你弟兄就得要來俯伏在地,向你下拜嗎?做了這種夢,放在心裡覺得有趣也就罷了,怎麼拿出來瞎說呢?」


被父親責備了的約瑟不敢再多說,但也沒想過這兩個夢有多麼地讓哥哥們耿耿於懷。


後來,當約瑟某天被父親交待去察看哥哥們牧羊牧得如何時,因著那兩個夢還在生氣,並且長久以來就對約瑟有所不滿的哥哥們終於爆發了。原本他們從約瑟身上剝掉那件他們始終覺得很刺眼的彩衣,並把他給丟進深坑監禁之後,打算製造個意外,讓約瑟死於非命,但在大哥呂便的勸阻下,最後大家同意猶大的建議:把約瑟賣掉,交給行商的米甸人帶到回不來的遠方去,從此眼不見為淨!至於父親那邊要怎麼解釋?就把彩衣扯破沾點獸血,賴說沒見到約瑟,只撿到帶血的衣服碎片,顯見可憐的弟弟是被野獸給吃了!不在場的父親又能懷疑些什麼呢?


這些事,約瑟是在埃及護衛長家為僕,辛苦工作一整天後,終於可以有點自己的時間來想家時,才漸漸想通的。


難怪父親會叫自己不許再提那些夢的事……


有些話,就算是事實,多說卻是無益。不懂得守好嘴巴的結果就是被心生不悅的哥哥們設計,給賣到了埃及為奴,還遇上主人之妻的糾纏與誣衊,而落得階下囚的境遇。


這次,是不是不要對膳長實話實說才是比較好呢?想到膳長那氣急敗壞的模樣,約瑟苦笑了。


到底還是沒學乖啊……只是, 神都給感動了,能不說嗎?


約瑟仍舊好生地伺候著酒政和膳長,但是小心地不出現在明顯坐立難安的膳長面前,免得更刺激到他。不過不同於自己小時候做的夢不知何時會實現,這次為酒政和膳長解夢,結果倒是真的在三天內分曉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