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即使不信,依然存在


前幾天在公車上,聽見了一段對話。


A爺爺問坐在他旁邊的B爺爺說:「你去教會嗎?」B爺爺對不相識的A爺爺說:「沒。」


接下來A爺爺對B爺爺說了一些話,我聽不太清楚,但想來是在向B爺爺勸說應該要去教會。


然後B爺爺直接了當地嗆聲:「我不信那個。」


雖然被吐嘈了,A爺爺還是繼續說,我雖然聽不太清楚內容,但隱約感覺兩人在各說各的,於是整個氛圍就在「你要信!」和「我不信!」彈來彈去,找不到交集。


後來A爺爺說:「我八十一歲了!」好像是想改以「長輩」的身份來勸說,但沒想到,駐顏有術的B爺爺說:「我八十三歲了!」一下子反轉了情勢。


最後A爺爺放棄了,轉跟坐在他前方的兩個「有去教會」的大嬸聊天,B爺爺終於重獲寧靜。


不久,他們紛紛下車了,但B爺爺的那一句:「我不信那個。」卻一直在我腦中迴盪。


我是腦筋九彎八拐的人,我會相信 神,成為不去教會報到就不舒服的人,是經過深思熟慮及確認過的,所以總覺得若傳達的內容只是簡單卻強勢地叫人要相信、要去教會,到底誰會信呢? A爺爺被B爺爺那樣嗆聲,真的不奇怪。


但那句「我不信」真的好刺耳喔。


腦海中浮現一句:「即便你不信,依然是存在。」


也不是說像是穿越到古代的人要對其他人解釋哀鳳這種不要說看過,連想像都無法想像的東西那樣,從有人知道有 神的存在,都已經六千年了,而且每天 神都在動工,是為什麼可以斬釘截鐵地說:「我不信」呢? 




是因為無法體會啊!


但是相對於有人是體會了,為什麼會無法體會呢?




沒有正確地看待,所以無法正確地體會。


而沒有正確地看待,有時是自己硬著頸項的緣故,但也有時,是對方就沒有呈現出正確的形像,所以當然無法正確地看待。


想要讓人相信,有時並不是拿著滿腔熱血就可以達成。會果斷地說出:「我不信!­」想來過去是發生過導致自己不信、不想信、不去信的狀況吧。如果當時遇上的,是能夠把正確的形像呈現出來的人,結果會不會大不相同呢?


即使不信,依然存在。然而信的人便得著了好處,不信的人便與原本可得的好處失之交臂。


再次覺得攝理人都是幸運兒,遇見了能引導自己在即使是倒著放的事物中也能找到正確形像的老師。


也願能跟著成為可以正確呈現出形像,引導人認知到那明確存在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