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9月9日 星期五

冤屈




已經要下班,就等背起背包打卡去,卻多事又處理了一件事,結果遇到天大地大我最大,誰錯誰對我最對的奧客,不講情理地罵了一頓,弄得很不開心,還延遲了下班的時間。


知道被這樣的事情困住是不智的,為了不想那混雜了氣惱、冤屈、自暴自棄的情緒一直沖向腦海,坐在公車上的我想東想西,分散注意力,不過一不小心,那不舒服的感覺還是馬上充滿內心。


唉,溺水的人要自救本來就困難啊。


因為鬱悶的心情頂多是壓著,卻不是紓解,所以晚上到教會參加禱告會時,對於自己不是以著可愛的模樣來到 神的面前,感到愧疚,就更鬱悶了,即便是努力讚美了,內心還是有慌的感覺。


狀況卻在讚美後的話語時間改變了。


那是一篇說到「要做出滅絕惡的禱告,帶著冤枉的心情來禱告吧」的話語。


聽到「帶著冤枉的心情」,想到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原來覺得帶著冤屈鬱悶的心情來到教會很不好意思,但是那時卻突然覺得,這件事,是要讓我更深入地體會什麼嗎?


如果我果斷一點直接下班,這件事也就跟我無關了,但我並不覺得這件事只是要我體會「不要做不必要的事情。」


於是邊聽著話語,我邊想:「冤枉嗎?」是的,那事情讓我覺得冤枉,但是,有多冤枉?平心而論,其實也不能說太冤枉,固然對方太超過,但也是我們這方有瑕疵,才被人抓住那一點大作文章,雖然那瑕疵並非我的責任,但畢竟是同一艘船,就得承受。


這時感受到,主所受的冤屈,就像這樣子。並非是主的問題,但是因著跟隨的人以及該跟隨的人沒做到該做的事,結果由主來背負責任,承受屬惡方抓住一點就無限擴大的攻擊。


雖說苦難的主有其旨意,然而榮耀的主豈非更有旨意?


到這裡,原本綑綁我好幾個小時的那些複雜心情不見了,那個奧客的嘴臉和惡言在我腦海中淡去。再次,主又救了我,果然溺水的人需要救援者。


剩下的是,我主的冤屈,誰來平復呢?


被惡攻擊所承受的痛苦是猛烈的,因所愛的人未能盡到責任而感受到的鬱悶與哀傷卻是綿綿不絕的……


是我無法推辭的,我的過錯啊。


該成為主的枕頭,而不是成為主的包袱的。


要努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