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噴水拖把



見識到了一隻「噴水拖把」。


之前使用的是一般的乾濕兩用靜電吸水拖把,我都是先使用乾的拖布將地板拖過一遍,把灰塵和毛髮沾除掉,然後再使用濕的拖布拖一遍。溼度適宜的拖布其實拖大約一坪多到兩坪的地方就有點乾了,而且也髒了,必須要再去沖溼洗淨,整個清潔的區域大約六七坪,所以要洗拖把好幾次。


如果只是在乎地板有沒有被「濕布」拖過,那麼把拖布弄得很溼,可以讓洗拖把的次數大幅降低。但是這樣地板就會很溼,而且以我來看,這樣地板是拖不乾淨的。


我想到小時候在家裡擦地板,三個小孩每人分配一條抹布和清潔區域,然後就跪在地上拿抹布把地板擦乾淨。我媽媽認定的擦地板程序是:先拿掃把把地掃乾淨,然後以濕抹布把地板擦過兩遍。第一遍因為地板是髒的,所以每擦一小塊區域就要去把抹髒了的抹布洗乾淨,再擦下一塊區域,而第二遍時因為已有第一遍的清潔功效了,所以洗抹布的次數就不用那麼多。只是小孩子對於做家事,總是抱著趕快做完趕快去玩的態度,總覺得地板哪有媽媽說的那麼髒,所以常常我去洗抹布的次數,跟我媽媽所認為該有的次數有差距。沒被注意到就算了,被發現了就免不了要被唸說偷懶、不愛乾淨、做事馬虎等等,有時候也只能乖乖地再擦一遍。


而求學時期,在學校打掃清潔的時候,也免不了要拖地板。當然也有嚴格要求的老師,不過在多數的時候並不會被盯得那麼緊,而我常看到的所謂的拖地,只能說是「拿拖把沾水把地板抹了一層溼」,跟我媽媽的「擦地板」簡直就是完全兩回事。


高三的時候,我當了衛生股長。我記得因為覺得高三了,大家課業壓力都很重,所以我對我們班的打掃衛生,做了一些調整:每天排四個值日生,負責幾個能夠讓我們班看起來有整潔的重點事項,然後請所有的同學配合把自己座位附近弄乾淨,把座椅對齊就好,原本每天都有的全班掃除就拿掉了,讓大家多點時間唸書或休息,這個作法讓同學都很高興。



不僅如此,值日生做那些重點事項,也是有技巧的。我自己當衛生股長,所以也要輪著去評別班的整潔狀況,我很清楚大家會用來評鑑的點是哪些,所以,擦窗子重點是窗格,大家都是摸那一條窗格來看有沒有灰塵;磨石子的地板其實除非真的很髒,否則很乾淨和一點髒是不太容易分出來的,所以擦地板的重點是水痕要均勻,拿水桶過來,清清地均勻灑水後,再拿拖把把地上的水滴均勻抹平就好,真的,沒有一個評分的人會去摸地板的…


我們並沒有沒良心地肖想說這樣做還拿名次,
反正我們那一班是有名的反骨班,根本就不在乎去拿什麼整潔比賽、秩序比賽的名次,只是想用最簡單的方法維持我們被要求的整潔而不要被唸就好。不過,我就說評鑑點就那些嘛,所以這樣做居然也拿過獎,讓一些知道我們班作法的別班同學又羨慕又不平。


這回看到噴水拖把時,真令我想起當年的拖地板技巧:灑水、抹均勻...


如果地板已經是乾淨的,只是想要為地板上一層保護劑,或是抹過一次消毒水之類的,噴水拖把應該很適任;或是只想去除掉某一塊髒污,拿個噴水拖把過來也算輕便。不過,如果整片地板是髒的,難道噴水抹濕就可以達到全面清潔的效果?


我想到我媽媽發現我沒乖乖去洗抹布就想一布拖完天下時的表情。


所以即使它是噴水拖把,我還是乖乖地每拖兩坪,就去洗一次拖把,而因為噴水拖把就不是設計來讓我這樣用的,所以就不好用,就邊手忙腳亂,便腹誹說:之前那一隻來比較適合我用…


在網路上搜尋「噴水拖把」好不好用時,意見不多,比較多的是被我認為根本就是廣告的假開箱,少數人簡單地說好用,但也有人跟我我想的一樣,說拖不乾淨。


到底好用不好用呢?嗯,我覺得,看目的吧,輕鬆達到目的就算好用,難以達到目的就算難用囉。


所以,想想目的是什麼吧。


最後,看到一則鄭明析牧師證道箴言,乍看跟這篇文章八竿子打不著,但有感動拿這個來做結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