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戰爭與和平



一張因難民船翻覆而溺斃的幼童被沖上海灘的照片,震驚了全世界。



不只他,還有他的媽媽和大兩歲的哥哥,還有多名一起搭船的人,都在這場船難中離世了。


這個幼童的家庭,先前從位於敘利亞的家鄉離開,想到異邦去開創新生活,一路並不順遂,但再怎麼樣,也沒有想過,一家四口懷抱著希望出來,卻只留下爸爸一人存活,悲傷地帶著妻兒的遺體再回到了家鄉。


為什麼想要離開家鄉,冒著不被接受,只能到處漂流,甚至喪命的風險,去並不怎麼歡迎自己的異國叩門呢?


因為,自己所愛的家鄉,有著戰爭的威脅。想要好好地活下去,想要給下一代過安心的日子,所以即使困難重重,還是冒險出發了。


我剛來加拿大不久時,去上了特別為新移民開的英文課,我的同學裡面,在來到加拿大之前,有人是醫生兼任大學講師,也有人是律師、銀行主管、高中老師等等,還有太空博士候選人。在故鄉是屬於菁英的這些人,來到加拿大之後,那些身份和資歷瞬間變得不管用。醫生、律師都無法執業,要當老師也要再唸書拿資格,過去當主管的,能夠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去旅館整理客房,太空博士候選人,只能去送披薩…


但他們為什麼還要來呢?


當醫生兼講師的那位女同學,是俄羅斯人,她淡淡地說:「與其在那邊當有身份地位的人,我更希望我兩個兒子不要在戰火的陰影下長大。」


原本是高中老師的那位男同學,是伊拉克人,他說:「我和我姐姐在路上遭到攻擊,子彈從我手臂擦過…街上就是戰場…」


好像應該是在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就在我的同學身上實際發生。聽了他們的故事,我真的很感謝 神,感謝在 神的保守下,我所居住之地是和平自由的地方。


戰爭,就像地獄一樣,連體驗也不該體驗啊。


特別是自己已深受戰爭之苦,就更不希望讓親愛的妻兒繼續遭受威脅,所以即使成為難民也是一條辛苦的道路,仍然走上去了。


寧願辛苦也要避開戰爭的威脅,我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更是在這方面做到徹底的人。


當 神要老師出去傳福音,展開這時代的攝理歷史時,曾經問老師:「這時代的狀況惡劣,該被審判的部份太多了。那麼,你要怎麼做呢?你要接受戰爭作為審判嗎?還是要負起責任,以免因審判而發生戰爭呢?你要為了領受祝福來取代禍患而負起責任嗎?」


經歷過戰爭的老師深刻地了解到戰爭的可怕,因此回答說:「好!我會負起責任。我會代為接受<逼迫>取代<戰爭>。我會以時代使命者的身分代為承受逼迫並立下條件,所以請不要讓戰爭發生。」


因著老師的選擇,攝理歷史跟老師就這麼一起在過去的數十年中承受各種來自撒但和惡評者的痛苦。但是,也因著老師負責地立下條件,因此多次原本不得不開打的戰爭,奇蹟似地被扭轉而地中止了。


老師說,當時用說的,輕輕鬆鬆就結束了,不過實際立下那條件時,就像把「舌頭」放進熔爐、把「內心和想法」放進熔爐來達成一般,非常心焦情急又痛苦。
不過,因為沒有戰爭,所以肉體能活著,即使辛苦,還是來到了生命之路、空提之路。所以,一切的辛苦都值得了。


看著新聞上令人鼻酸的影像,戰爭,真的不該再發生。


今天我的老師也依舊雙膝跪下在 神面前懇切地禱告祈求和平,並且教導跟隨的弟子們也這樣做。


不管是享受和平或是渴望和平的人,禱告就是最強的武器,都負起責任禱告吧。


photo by kazuend from unsplash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