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5年6月22日 星期一

攝理教會回憶錄之我的新婚生活


禮拜天的話語中提到,空提之人,要度過空提的生活,如同結了婚的人,要過婚後的生活一般。


瞬間我想到,我的新婚生活。


我的新婚生活,嗯,我想應該不算是一般典型。


我們結婚的時候,鄭明析牧師來台灣巡迴,而主持婚禮是其中的一個行程。


巡迴活動很多,需要很多人手,各個活動都需要人手,婚禮當然也需要,但是,跟婚禮絕對相關的人,比起跟其他活動絕對相關的人,要來得少很多(七對新人嘛,也不過就十四個人…),也就是,以巡迴指揮中心的立場而言,可能其他活動要來得比這場婚禮更需要投入。


所以,這個婚禮,最後有一半以上的事情,是我打點的。在現場的時候,除了新郎新娘上場的時間外,都可以看到某人穿著新娘禮服,一臉緊繃地盯著全場,只差沒撩起裙子跑來跑去地吼著指揮事情該怎麼做…


因此,很多新人會同意結婚是件很累的事,而我覺得我更有資格說累。晚上回家,是有不一樣啦,就是我不是回我媽媽家,而是跟著老公回去他的小窩,但是不變的是,回家後馬上洗澡上床呼呼大睡,其他的事情明天有空再連絡。


然後第二天,是聯合主日禮拜,那個場子,換成是我們家的另一半要負責。


一直到巡迴結束,每天我們都是忙著各樣的巡迴事務,然後回家就是洗澡睡覺不要吵。


這樣的日子,其實跟結婚前,沒有太大的差別,不打混的攝理生活就是很忙啊,手上要管理的人事物很多,不管結婚或沒結婚,都一樣要做該做的事,結果差別只是睡的地方不一樣嘛。


不過再過幾天後,我感覺有人很開心,就追問他在開心什麼。


原來有人發現,結了婚之後,衣服就會順便被洗好了,還要三餐就會順便出現了,所以很開心。


呃,聽起來沒什麼美妙的感覺是吧?但是,有人開心就好啦。


那,蜜月旅行咧?


沒去咧。他沒想到,我也沒想要,事情就這麼成了。


結婚後我們並沒有就在同一個教會奔跑,因為各自手上的事情都很多,也沒辦法馬上放手,就這麼過了兩年多,說實在的,跟教會的弟兄姊妹見面相處的時間還比較多吧。


我自己覺得,婚後生活其實沒有什麼形式上的、一定的典型,什麼鍋就配什麼蓋,在別人眼哩,我們的婚後生活可能有點”怪怪的”,不過,這就是我們的型啊,在這個型中,我們放入屬於我們的夫妻感情、屬於我們的相處之道、屬於我們的相知相惜,並一起走著有屬於我們的旨意的道路。


結了婚的人,要過婚後的生活。


那生活可能是華麗的,也可能是樸實的;可能是熱情的,也可能是淡定的;可能是緊湊的,也可能是輕鬆的,攜手走在當中,都會發展出蘊含夫妻旨意的婚後生活來的。


主說,空提,也是如此。


是吧!我會這樣做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