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5月13日 星期日

我所樂意跟隨的真老師

鄭明析牧師證道話語
Photo by Roman Mager on Unsplash


五月十五日是韓國的教師節。


每年到這時期,鄭明析牧師總是會對攝理人傳講有關「老師」的話語。


因為,遇上什麼樣的老師,是影響命運的事呢。


我算很幸運的了,雖然不是從小就認識 神,不過 神依舊保守我,從小到大遇上的老師,固然也有遇到讓我覺得有壓力的老師,不過倒沒有被扭曲對待過。


那麼多老師,現在記得名字的,也不多了呢(呃,歲月不饒人啊……),他們教導了我什麼呢?記得的,好像也不多了(啊~~~~~~~)


好比說我大學時期,很喜歡的幾位教授,那時那麼喜歡去上那些課的,覺得台上的教授眼睛發亮,聽課感到興奮的我也眼睛發亮,但是那些內容,真的在不碰之後,就毫不留情地從我的腦海中遷移出去了,留下的,就是教授們在課堂上展現出來的,關於學問、知識、生活等方面的看法與態度吧。


現在想想,與其說當時是喜歡那些課的內容,更應該是喜歡教授在授課時展現的「氣」吧。(「氣」都出來了,是在虛無飄渺些什麼啊?)


所以後來,雖然有動過念頭看要不要繼續深造,卻也沒有很努力行動,並且很快地就覺醒了。因為,並不是那些學問的內容讓我大感興趣,要我怎麼為追求那些學問投注生命呢?


可是,不是說喜歡教授在授課時展現的「氣」嗎?怎麼就沒有意願追隨教授的腳步呢?


矮油,都說是「授課」時了,而「非授課」的時間,是更多的,對吧?我多會算,多會計較啊,所以當然是能在上課時收起來的就快手撈進來收妥,但下課後就抽離去度過該過的人生啦,追隨又不是沒事多喝水這樣的事情,哪那麼容易有意願咧。


於是,我在每一階段,遇上不同的老師。在那當下,若有喜歡的,有欣賞的,我盡可能地吸收讓我喜歡、欣賞的部份;若有不喜歡的,不欣賞的,我就盡可能地低調度日,安全下莊。不管哪一種,總是時間到了,就帥氣地說再見。


是有多喜歡,是有多渴望,是有多期待,才會有意願跟隨,才會形成師尊與弟子這樣的緣份?我,好像都沒遇上這樣的程度。


一直到我成了攝理人。


如果攝理像是學校,像是社團,像是公司,時間到了,階段終了,應該我也就揮揮手走人了。


不過,就不是呢。


攝理啊,是信仰,是生活,是人生,不是訂好時間的schedule,不是短期相遇、宛如過客的地方。


而且,內容是我喜歡、渴望、期待、甚感興趣的啊!


我胸無大志,只想當個人啊!雖然書好像唸得也還可以,做事也還算機靈能幹,但其實,我最想的,就是當個名符其實的人啊,而學問也好,金錢也好,權勢也好,無法完全解決我這胸無大志的盼望,所以,要我怎麼跟隨呢?


但果然 神就是鑒察人心的 神啊,所以引導我來到了教導我怎麼當個人的攝理。


有聖三位的計劃與動工,有教導我怎麼當個達成創造目的之人的話語,有身體力行以實踐來教導我的老師,所以,我成了跟隨的弟子。二十幾年過去,以後還會繼續,計劃是到永遠。


甚至,在我成了攝理人,還有這樣的體會:「人能感動人的部份,都是來自於 神性。教授們授課時所展現的,讓我有感的『氣』,其實是 神在那方面透過他們顯現的能力啊。」


因此,我真心感謝所有教導過我的老師,不過,若論到真老師,是誰呢?


是讓我甘心樂意跟隨的那位啊。


延伸閱讀:攝理人的教師節之歌「我主的恩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