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都是透過自己來看人

Photo by Nadine Shaabana on Unsplash


被攝理人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說過一句話:「我是透過自己來看人的。」



真的,每個人,
都是透過自己來看人。


憑著自己的觀感,憑著自己的認知,憑著自己的理解,憑著自己的想像,憑著自己的喜好,憑著自己的心情,人就這麼分析著被自己看入眼的人。


從 神開始這時代的攝理歷史以來,不論是攝理,亦或是鄭明析牧師,因著誤會而來的批評與指責的聲音,並不陌生。


有時候,對攝理人來說,那些批評和指責,是很匪夷所思的。


就沒有啊,怎麼能夠講得好像就是那麼一回事呢?


有一次,看著離開攝理的人,公開地抨擊攝理和老師,有個想法清楚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我,是留在攝理的人,我說,沒有這樣的事;你,是離開攝理的人,你說,有這樣的事。我,並沒有說謊,如果你,也沒有說謊,那麼,我是不是可以合理推斷,倘若攝理曾經有過那樣的事,就是你這個離開的人所做,所以,才會你斷定有這樣的事,而沒有做並留在攝理的我一無所知。」


是吧?我說的有沒有道理呢?



在我們家從事牧會的一段期間,也曾經有針對我們的批評與指責,沒有的事,講得言之鑿鑿。為何會如此?後來才發現,因為講出那些話的人,自己會做那樣的事,因此便自行放大適用到我們身上。因為講話的人自己收過禮物,便在我們身上放大,說我們會「索要奉獻」;因為講話的人自己會指使別人,便在我們身上放大,說我們「強迫教友」……


這樣的事情,在社會上也很常見,每天上演的政治攻防、商場交戰,多的是這類的歹戲。我想貪所以你應該也想貪;我想爭所以你應該也想爭;我想詐所以你應該也想詐……


「如果我是你……」這個叫做同理心考量,常常,我們會希望人們有著同理心,來嚴以律己,寬以待人。而拿著同理心來反操作,認為「我會這樣,所以你也應該會這樣。」來嚴以律人,寬以待己,應該不是強調同理心時想要的結果,卻現實地時常出現。


「<使用暴力的人>很能理解『暴力份子』,因為自己也是那樣。如果自己不是那種人,就會一直覺得暴力份子很可怕。」鄭明析牧師跟我們說了這樣的比喻。


同類人,才看得懂同類人。不同類時,以為自己看懂了,其實有看沒有懂。



因為自己習慣,就覺得別人也這樣習慣;因為自己在乎,就覺得別人也這樣在乎;因為自己喜歡,就覺得別人也這樣喜歡;因為自己這麼想,就覺得別人也這樣去想。卻忘記了,固然想要「同理」,但層次不同,管區不同,硬要同理起來其實不倫不類。


如果自己不是對方那個水準,再怎麼看,也只是看到在井底的自己所望出去那片天而已。


這樣,都是透過自己來看人的。


自己的層次,自己的水準,左右了自己看到的結果。


攝理和老師,說實在的,在這方面吃了很多虧。


但也沒辦法因此降低自己的層次。


只是盡力地從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做起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