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行走屬天的道路,其實是一件很有成就感,但也很有壓力的道路。


因為,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只要是攝理人,就活生生地經
歷過,才過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又來了;才剛做到了這個,下一個更高的目標又出現。


復活再復活,重生再重生,提升再提升。


曾經要一百就覺得遙不可及,卻又來了三百;要三百已經覺得筋疲力盡,結果還來了七百!


天方夜譚啊,天方夜譚!


有天,有人問我:「空提七百是什麼樣的感覺?」(呃,這是認定我到七百了嗎?這我很尷尬咧……)


好吧,豁出去了!我就老實地說吧!其實不管是一百兩百三百還是到更多百,我都說不出感覺,或說,好像有感覺,又沒那麼有感覺……(別打我!)


可是對方那麼誠懇地問了,再不才也不能任意對待,只能在心裡不斷地呼喊:「主啊!請賜我回答的智慧吧!」


然後,我說了:「其實,不見得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不!這回答太令人幻滅了吧!


接下來,我說了我自己經歷的一個故事。


我在國中和高中時都參加了樂隊,本來想說上大學後換換口味,去參加合唱團好了,但是才一放榜,跟我吹同樣樂器的管樂團團長就找上門了,並不是我有多厲害,而是我們吹的樂器比較冷門,我這叫做物以稀為貴。


因為學長這麼搞剛地來認親,小學妹受到感動,就拋棄了去合唱團的想法,正式成為了管樂團的一員。


那時在樂團裡,有一群很厲害的學長,在小學妹眼中,那是幾近某種天神的存在啊,跟這樣的人一起團練的結果,就是我覺得我爛透了,怎麼跟都跟不上。


幸好學長學姐很照顧我,樂團老師也沒有對我有過度的期待,所以我沒有因為覺得自己很爛而離開,而繼續大搖大擺地待著。


過了一年,要升大二的時候,高中學妹想開音樂會,找了一些學姐回去幫忙。再吹那些高中吹過的曲子,我才發現,我進步了。


在高中時期吹得很辛苦的樂章,竟然很輕易地就吹過去了。驚訝之餘,感覺學妹看我,也是近乎某種天神的存在那樣……


原來,在我糾結著我很爛我很爛,我跟不上我跟不上的同時,因為我還繼續待在那裡磨來磨去,我已經提升了。


可能天賦異稟的人進到一個新的階段,就馬上會有暢快的感覺。不過,靠努力(或說掙扎吧)爬上去的,不會之後就躺著就能飛的。


因為剛爬上去,鐵定是程度最低的菜鳥啊,感覺自己很爛很爛,彷彿不屬於這裡,不是很正常嗎?


然而重點是,人是在哪裡呢?


當然,能有感覺是更幸福啦,但是,千萬不要因為只是感覺模糊就妄自菲薄。


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又怎樣?事實是,只要在這個主管圈中,就是這個層次的人。


小說裡面有義氣的大哥都說得出:「只要我有一口飯吃,就不會讓你餓著」了,更何況是握有屬天權柄的那一位呢?


所以,還想要什麼樣的感覺呢?


不管有沒有感覺,都先抓住有權柄有條件的那一位吧!不管有沒有感覺,都留在被 神認定的主管圈吧!



這就是能夠參與「沒有最好,只有更好」的最重要感覺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