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阿牛與寶藏(三)


擔心寶藏的事情會被發現,阿牛只希望老闆娘趕快離開,腦海裡打轉的就是如何讓老板娘轉身回家去,但一急起來,卻什麼好說辭也想不起來。


「啊,真的沒什麼啦,老闆娘你不用擔心啦。」


「是嗎?沒什麼為什麼會心情不好?你在隱瞞些什麼啊?」


「啊,沒有,沒有啦,就是,就是,啊,我就只是肚子餓了沒力氣,所以心情不好,等吃飽了就沒事了。」


「傻孩子,原來是這樣啊?哎唷,肚子餓沒力氣有什麼不好意思講的,你們男生的力氣不就是靠吃飯來的嗎?我哪會不知道吃飯對你們來說有多重要啊,所以這不是就給你們送飯來了嗎?喏,趕快吃吧。」


「喔,好,好,我馬上吃,謝謝老闆娘。」


老闆娘把手上的飯盒遞給了阿牛,然後就在阿牛旁邊坐了下來,這可把阿牛給驚嚇到了。


「老,老,老闆娘,你不是每次都把飯盒留下就回去了嗎?」


「什麼老老老闆娘的,我是有多老啊?」


「不,不,不是啦,我是說,那個空飯盒等我下工的時候會帶回去的,你不必在這裡等,可以先回去沒關係。」


「喔,今天家裡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不必急著回家,我乾脆在這裡坐坐,等你吃完,直接把空飯盒收回去好了。」


「啊?這樣不好吧……」


「哪有什麼不好?你快吃啊,不是肚子餓了嗎?」


「唉……」


「怎麼不吃呢?這麼彆扭啊?你不用管我啦,就當我不在,趕快吃吧。」


只希望老闆娘趕快離開的阿牛,哪裡有心思把飯吃進肚子裡呢?所以才扒沒兩口,就把飯盒給蓋了起來。


「欸?怎麼不吃了,不是說肚子餓了嗎?」


「唉,突然沒胃口了。老闆娘,你就把飯盒帶回去了吧。」


「你到底怎麼了?你今天真的怪怪的,跟以前不一樣咧?」


看見即使打算犧牲午餐,老闆娘還是沒有意思離開,阿牛有種感覺,好像寶藏跟自己無緣的樣子。無力之餘,不覺有點心灰意冷,過去想過的一些問題以及對自己人生感到不滿的念頭就冒了出來,忍不住就抱怨了起來。


「唉,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呢?為什麼每天只是這樣犁田呢?」


「你怎麼突然這麼想啊?是不是一起工作的人說了些什麼,讓你沒心思工作?淨想些有的沒的?」


「不是啦,唉,我只是在想,為什麼我的爺爺、我的爸爸就沒有給我留一塊田,讓我就只能幫別人耕田呢?」


「這個啊,哎唷,就算是這樣,賭氣不吃飯也是沒用啊!還是把飯吃了吧,你邊吃邊聽我講啊,別鬧脾氣啦!」


「我不是鬧脾氣,只是覺得很鬱悶啊。老闆娘,我的爺爺、我的爸爸怎麼就那麼不爭氣,連一塊田也沒留給我,只留下冷冰冰的墳墓讓我每年去掃墓呢?」


「啊,其實啊,你爺爺曾經很有錢的,可是後來他跑去賭博,戒都戒不掉,就把一切都敗掉了。」


「是喔?所以我們家以前有很多田地嗎?」


「對啊,你爺爺本來有很多田的,也算是個地主囉,但是後來陸續賣掉,到你爸爸的時候,就沒剩下什麼了。」


「本來我爺爺有哪些田啊?」


「很多呢,你住的那間茅草屋四周的田本來都是你爺爺的啊,喔,就連你前面這塊田,本來也是你爺爺的。」


沒想到埋有寶藏的田本來是爺爺的田!剛才才覺得寶藏似乎與自己無緣,這會兒阿牛的鬥志又上來了!


「真的嗎?這塊田也是本來我爺爺的田嗎?那我要把這塊田買回來!」


「把這塊田買回去?你有錢嗎?而且,這塊田又不是什麼肥田,你要有錢的話,應該去買更好的田,為什麼要買這塊不好的田呢?」


「就是因為我沒錢,所以只能先從不怎麼樣的田計劃起啊。老闆娘啊,總有一天我要結婚,你說,這沒有田行嗎?但好的田我要哪一天才買得起啊,等到買下好田,早就過了結婚的黃金時期,還有誰要嫁我啊?更何況你說這本來是我爺爺的田,對我來說,就算不是肥田,也還是具有意義的田呢!」


「你這樣說也是有點道理,不過,就算是這塊田,也需要一筆錢才買得下來,不是一天兩天可成的。」


「我知道!所以現在起我要好好賺錢,我真的想要把這塊田買下來!」


「那你找時間跟你老闆說說,現在先吃飯吧!」


在老闆娘的注視下,阿牛快快地把飯扒進嘴裡,三兩口解決掉了一個飯盒。老闆娘離去之後,阿牛再把田整理得更讓人看不出有什麼異狀,並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塊田給買回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