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阿牛與寶藏(四)


其實,阿牛也有想過,要不要乾脆趁夜黑風高的時候,偷偷地去把寶藏挖出來帶回家,這樣也不必再多出花錢買下這塊田的這一道工了。不過,這寶藏並不是普通的大小,就算挖出來帶回家時沒人發現,擺在家裡恐怕也是隱藏不了,一定會引起注目和非議的,所以最好還是把田地變成自己的,之後再挖出來,就沒人可以說閒話了。


「對!還是要這樣,一定要買下來才可以!」


收工之後,阿牛到溪邊洗了個澡。早上出門時,原本打算在收工後去澡堂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澡的,不過為了要買回埋有寶藏的那塊田,資產少得可憐的阿牛覺得連上澡堂的錢也得省下來才行。


「唉,工作後去澡堂泡一泡,洗個熱水澡真是人間享受啊,不過暫時我是與這享受無緣了,從今天起,這條小溪就是我的臨時澡堂了。」


把自己打理乾淨,回家簡單吃了晚飯,阿牛決定要上老闆家去,跟老闆商談買下那塊田的事情。


「老闆!您好啊!」


「喔,是阿牛啊,怎麼來了呢?」


「是這樣的,老闆知道我年紀也不小了,得要為結婚成家作準備了,不過啊,我卻連一小塊田也沒有,只是一直耕別人的田而已,這樣下去,哪有人願意嫁給我呢?所以我想要買一塊屬於自己的田。」


「買田?阿牛啊,一塊田可不是只值一塊錢兩塊錢的呢,你有錢嗎?」


「我知道我沒什麼錢,所以我也不敢奢望要買到多好、多大的田地,只要小小一塊,土地不夠肥沃也沒關係,比如說今天我去整理的那塊田,位置不好,石頭很多,也不大塊,而且我聽老闆娘說,那塊田以前還是我爺爺的呢。」


「是啊,那塊田以前是你爺爺的,他賣掉的,還不只那塊田呢,怎麼,你想把你爺爺的田都買回去嗎?」


「可以的話,我當然想把爺爺的田全都買回去,不過現在我能力有限,只能從最小、最差的田開始買起。如果是我講的那一塊田,老闆您行行好,便宜一點賣我的話,我應該還負擔得起吧。」


「這樣啊,我考慮看看,讓我想個幾天再說吧。」


過了幾天,老闆把阿牛叫來,說願意把那塊田賣給他,並且開了個價錢。


「老闆啊,這個價錢,會不會太高了一點啊?」


「怎麼?你覺得我開的價錢不公道嗎?」


「我聽說老闆您以前從我爺爺手中買下這塊田的價錢,還不到這個價錢的十分之一呢!」


「那是那時候的價錢啊,都過那麼多年了,土地難道不會漲價嗎?」


阿牛好說歹說,以小氣聞名鄉里的老闆完全不為所動,就是不肯降價。


「阿牛啊,不要再說了,當時是你爺爺缺錢,所以願意賤賣,但我又不缺錢,根本沒必要賣田,是看在你很有誠心想要買下這塊田,我才勉強同意賣給你的。今天就這樣吧,你回去想想,如果想要買這塊田,就是這個價錢,要是你覺得貴,那就算了,就當沒這回事吧!」


一起工作的同伴看到從老闆那邊得到挫敗而出來的阿牛,問他事情怎麼樣了。


「你幹嘛苦著臉啊?老闆不肯把那塊田賣你喔?」


「他是肯賣啦,不過價錢有點高。」


「哎唷,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在小氣這方面可以去參加比賽的人,哪可能會便宜你呢?」


「我是有心理準備啦,不過沒想到他出的價錢還超過我的心理準備啊。」


「他可不就是個奸詐的嗎?不然怎麼能變成大地主呢?」


「唉,我一直拜託他,他就是不肯降價。」


「我說你真是笨啊,幹嘛表現得那麼想要買那塊田呢?他就是看你很想要,所以就吃定你了。如果你表現得可有可無,我才不相信他對那塊不怎麼樣的田有那麼希罕,只要有人要就趕快賣了才對吧?你啊,可不要被他騙了,那塊田,不值那價錢,你就不要那塊田了啦。」


怎麼能夠不要那塊田呢?價格再不合理,比起埋在田裡的寶藏,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但也不能跟別人解釋這些,阿牛只能繼續被大家視為笨蛋、冤大頭,開始賣房子、賣家產地籌起錢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