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0月22日 星期六

融會貫通


進到一個新環境時,常常會有好心人告知在這個環境中存在的地雷與好康。


比如說,哪個教授超會當人,哪個老師又非常好過之類的。


在我剛進高中時,學姐就告訴我們小高一們當時學校裡的「教師三怪」:英文怪、歷史怪和體育怪,然後在小學妹們的心中留下隱隱的忐忑。但高中又不像大學可以自己選課,學校怎麼排就得怎麼上,因此會不會將來遇上需要打怪的狀況,只能默默仰望著蒼天
……


在我變成學姐之後,我發現,三怪其實在教學上都是非常認真的好老師,而被稱為怪,到底是怪在哪裡呢?英文怪是脾氣怪,身為山東人不過卻長得瘦小,心思細得不得了,管起人來連校長和訓導主任都得靠邊站,因此讓人壓力很大。體育怪是要學生把體育課當世上最重要的科目對待,被她教到的八個班級,在別班同學以狗爬式通過游泳測試而忙著去背英文單字和解數學考題時,她們還要拼命練習跳水入池……歷史怪則是考試出題天南地北,囊括五湖四海,所以讓習慣以背書來讀歷史的高中女生們一看到考卷就四肢僵硬,吃足了苦頭。


當時還不認識 神的我,沒辦法為不要打怪禱告,結果在命運的安排下,高二遇上了英文怪一年。嗯,我必須要說,英文怪的教學非常紮實,真的是有一套,但是,當他說不教我們高三時,身為英文怪最不喜歡的樂儀隊成員(因為樂儀隊出勤時會請公假不上課,這在英文怪心中是罪不可赦的邪惡)的我真的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


體育怪我沒遇上,歷史怪出的考題倒是遇上幾次。在許多人叫苦連天的時候,我卻很喜歡歷史怪的考題,因為按照他的出題思路,我覺得是很枝節的細碎部份不會出現,而是將各種重要且核心的課題混在一起出題,這對非常討厭背下歷史課本上的句子,卻以歷史流脈在學歷史的我,是非常有利的。我在小考時被細碎的歷史克漏字(cloze)弄得平常分數很低,但只要在大考遇上歷史怪出題,就可以一次扳回好幾城,所以,歷史怪對我來說,一點都不怪,可謂怪得真是好啊!


怎麼會想起這些好久以前的事呢?因為在禱告中,來了「學習話語也是要融會貫通,若死背,就會死」的感動。


事情是這樣的:主日禮拜的證道中,講到了「 神會在<最後>賜下『最好的東西、核心』。」「要做到底,才會看見『 神降臨動工的核心歷史』。」


結果就有人說了這樣的話:「為什麼奔跑攝理,要堅持到最後呢?因為 神會在最後賜下最好的東西。」


我覺得,這好像讓我無語的克漏字啊。


反骨的我馬上就在腦中反駁了:「堅持到底奔跑攝理哪有什麼為什麼呢?不就因為我是攝理人,攝理在我當然就要在嗎?跟 神在最後賜下最好的東西有什麼關係呢?在最後把最好的收割進來,那叫做『奔跑到底必然的結果』,哪是什麼因為所以!」


聽著聽著,我感到一種強調「最後」=「最好」的氛圍,「現在」、「當下」變得沒什麼地位的感覺。


所以我又繼續在腦中murmur:「是的, 神會在最後賜下最好的東西、核心,但是, 神也在每個『當下』,引導著人走向『最後』,必須要抓住每個『當下』,才有辦法走到最後,因此,在每個當下,那個瞬間比起未來的最後,還要重要。也可以說,每個當下,都是那個瞬間的『最後』啊。」(嘿嘿, 有沒有很文青的感覺?)


雖然聽一樣的話語,原點和方向也是一致的,但是那當下 神要對每個人述說的重點,卻是不盡相同,因此我覺得把話語傾向一個點來單純簡化,有時反而造成問題。


學習話語的人,如果沒有自己從話語中融會貫通,卻只是接收許多這類經過人的選擇而簡化了的「摘要」的話,結果就是會感到很混淆,會覺得話語變來變去,一會兒說強調「最後」,一會兒又要求「當下」;一下子說要「就算慢一點,也要確認後再做」,一下子又說要「要抓住機會,快速去做」……弄到氣惱起來,覺得「都是你們攝理自己愛怎麼講就怎麼講!」而感到失望甚至離去的也大有人在。所以說,「若死背,就會死」啊!


把話語太單純簡化來教導的人,自己都不是那麼樣來看待話語的(我相信絕對不是,不然早就腦袋一片混亂而待不下去了),但在傳達話語上,卻失了技巧。人啊,當然可以有體會(沒體會就不妙了),分享自己的體會也是美事,但卻不宜把自己的體會說得像標準一樣,因為每個人與 神之間,都是一對一的關係,並不是我家就是你家咧。


都有各自的體會,也都有各自需要融會貫通的部份的。


因此,對話語有混淆感的人,禱告懇求自己能領受融會貫通的能力,然後重新地咀嚼話語原稿吧。而負責教導的人,也禱告懇求自己能領受真實料理話語的能力來引導人融會貫通吧。


通了,就真知道, 神的話語面面俱到,無論遇上什麼怪,都免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