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貼心


前幾天,聽到一個見證說:「我獻上感謝禱告並針對各種要祈求的部分禱告,後來我對三位說我想禱告『三位期盼的部分』。」



這樣的告白,得到了聖靈的回應:


不是因為自己去到見面地點,就能無條件跟對方見到面。
即使確實見到面,如果自己的想法沒有成功傳達,就還是無法達成自己的目的;
即使成功傳達自己的想法,但如果不知道對方的想法,那麼就算見面也無法說是見面了。


對話的深入階段是瞭解對方的想法、對方的內心。
也就是說,禱告的深入階段就是瞭解三位的內心,就是瞭解心情。



真的是很有聖靈味道的回應啊!溫柔中有著渾然天成的權威,循循善誘、條理分明又剛強堅毅。


不是自己想要怎麼樣,卯起來去做,事情就會成了呢!反倒因為蠻幹而誤事的,不少。


人與人的相處,結果好壞,固然是源自各種不同的原因,但簡單來看,也可以說不過就是將所有的條件加起來,然後看以此形成的心情相不相合罷了。有攝理前輩就跟我說過:「事情成不成,有時並不是看對錯,而是看心情。」


只合你的心意,卻不合我的心情,事情就坑坑疤疤的,難成。


全知全能的 神,在實現創造旨意的路程中,也沒有強迫人,而給了人自由意志。原本就在天國的 神,為了與「對象體─人類」達成更高層次的天國,縝密地計畫並在長達137億年的等待中,逐步、順理地引導人一起實現創造旨意。是「彼此」,是「互相」,是「我和你」;是「一起」,是「一體」,是「合一」。但學到、體會到並跟著實踐這點的人卻少,反倒是常對 神、對弟兄,只按照自己心意而做出無理要求的,甚多。


不是 神的方法,所以失敗、失手、失望、失落,隨處可見。


不只在世上,在教會服事,做到臭臉、做到有壓力、做到不耐煩、做到天怒人怨,真的要檢討: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工呢?有沒有想要藉由這個事工來獻上榮耀,也發揮、鍛造自己呢?有沒有想要在這件事工上與三位和主還有弟兄姐妹達成有旨意、有情義的交通呢?還是覺得自己是因為很會做而被賴上?因為沒人做而不得不做?亦或是想要有所表現而攬下?


事情的目的是什麼?有沒有了解對方的期盼與心情?是不是隨著自己的想法和心意在蠻幹呢?


聖經人物中,有個人並沒有被提到名字,出現的篇幅也不過就在幾句話當中而已,但卻讓我相當喜歡。


話說亞蘭的乃縵將軍,驍勇善戰,功勳彪炳,可惜的是,身上長了大痲瘋好不了。


乃縵在某次戰役中,擄回了一個以色列小女子,被安排去服侍乃縵的妻。有天小女子對主母說:「巴不得我主人去見撒瑪利亞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痲瘋。(列王記下5:3)」


這句話傳到了乃縵耳中,燃起了乃縵的希望,還稟告給亞蘭王。亞蘭王樂見其成,就修書給以色列王,「命令」他得負責把乃縵治好。


於是乃縵帶了王的書信以厚禮,前往以色列尋求治療,最後依照先知以利沙開的「處方」:到約旦河裡沐浴七次,果真困擾乃縵許久的大痲瘋就此消去,讓乃縵真情告白說:「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沒有神。(列王記下5:15)」並說:「從今以後,僕人必不再將燔祭或平安祭獻與別神,只獻給耶和華。(列王記下5:17)」


小女子登場的時間很短,但那少少的描述,卻很耐人尋味。


是什麼樣的小女子,被擄了之後,不是淪為階下囚,到別的地方為奴為婢,而是安排到將軍的枕邊人身旁服侍?是什麼樣的小女子,好像只是嘆息說的一句話,卻讓主母掛心而告知夫婿,又讓主人相信而真的去做?要說不過是急病亂投醫,對患了病仍是善戰勇士的乃縵而言,似乎也太過牽強,怎麼看,就是這小女子真的很合主人和主母的心,深獲信任。


應該是很會了解對方的期盼,體貼心情,嘴巴甜,又手腳伶俐,忠心勤勞,而能擄獲人心的小女子吧。


但能被記錄在聖經中,不是因著能擄獲人心,連敵對方的頭頭都給予認定這一點,而是這個小女子,在被信任與喜愛的基礎上,不著痕跡的,讓人不感到負擔地,做出符合 神心意,也對主人好的建議,把主人的生命引到了 神的主管圈中。


不過出場一下子,卻讓人在反覆咀嚼之後,不得不覺得這是一個很愛 神,又很聰慧,討人喜歡,得人疼的小女子。


若能像小女子一般來擔任事工,會成就更高水準、更高層次的結果吧。


禱告也是,如果像小女子一般貼心地禱告,對垂聽的聖三位和禱告的自己而言,禱告時間會變得多麼令人期待呢?


以此,能感到喜悅並獻上榮耀啊。


--
喜歡小女子,是從聽了前輩的分享開始的,而前輩的分享,是從聽了被攝理人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所傳講的話語開始的。


是的,我沒那麼厲害,前輩也沒那麼厲害,能從短短的幾句話把小女子解說得這麼透徹。


主人,才有解開的能力與權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