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麻痺



韓國人吃辣不希奇,又鹹又辣的食物,讓韓國人有胃疾也不是希奇的事。



不過, 鄭明析 老師卻不怎麼吃辣,甚至可說,是吃不了什麼辣。有一次老師說:「不怕吃辣,可以吃很辣的人,其實是不會吃辣的人。要吃到很多才有感覺,是對辣味麻痺無知的人,怎能算是『會吃辣』呢?真正會吃辣的人,是只要一點點辣就能很清楚地感受到的人,不是嗎?」



在生活中,也有很多事情,有感覺的人已經快抓狂了,沒感覺的人還是不為所動。



講話很大聲,沒感覺;儀態很難看,沒感覺;做事很敷衍,沒感覺;待人很計較,沒感覺;信仰很隨便,沒感覺



是的,在信仰的道路上,被剖開而腳步變慢,偶而停歇,到自然轉向而漸行漸遠的人,就算繼續往前邁進的人回頭一看,發現就要看不到他了而大吃一驚,那已經被剖開的本人也是沒什麼感覺。



覺得那樣也很好,甚至覺得那樣是更好,絕對不會對「大事不妙」這個字眼有一丁點認知,所以,也是很快樂,如果有人好意提醒,可能還會大感不悅而射出白眼。



所以,取去一個,撇下一個時,原來沒有椎心刺骨的痛苦,也沒有哀哭切齒的場景,因為麻痺的人什麼也感覺不到,一切只是彷彿太陽升起又落下,一天開始又結束,自然地運行而已。



當清楚看見的人覺得驚心動魄而摀著嘴不敢叫出聲來時,沒有感覺的人卻一絲異樣也沒有察覺,不知該說這是幸運還是不幸。



他說:「你去告訴這百姓說:『你們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要使這百姓心蒙脂油,耳朵發沉,眼睛昏迷;恐怕眼睛看見,耳朵聽見,心裡明白,回轉過來,便得醫治。」~以賽亞書6:9-10



神要做,就是這麼乾淨俐落啊。



麻痺,然後結束



聽見,明白;看見,曉得。是多麼有福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