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不堪一心二用,唯有一心一意

Photo by Joshua Sortino on Unsplash


話說,有些人可以一心二用。


不過我覺得,可以一心二用做的事情,都不是什麼重大的事。


以前讀書時,我把要背的課文抄在紙條上,然後帶進浴室裡,貼在牆上,就在洗澡的時候,一邊洗澡一邊背。反正洗澡從小洗到大,已經快要是反射動作,腦袋不需要特別作用就可以輕鬆完成,所以可以把腦袋空出來記課文。但其實,那我會用了這種方式來背的課文,也是不被我當成很重大,所以才淪落到跟洗澡一起完成的處境啊。


有時手上敲打著鍵盤,耳朵還邊接收訊息,甚至還可以適時地給予對方回應,這也是一心二用。不過通常兩者可以平衡並行時,不論是手上正在處理的東西,或是耳邊收受的資訊,重大性都不強烈,否則老早就停下來,專心在那件重大的事上了。像我在寫文章時,也可以邊聽音樂,但是其實若是寫到很有感動,幾乎是無法忍受音樂分去心思的,就算是所謂的輕音樂,也覺得令人煩躁,只能把音樂關掉;而有時聽到很喜歡的音樂,也只能乾脆停下手上的動作,專心欣賞才會覺得滿足。


若有人說可以針對都很重大的事情一心二用,我覺得,那要不就是­「誤以為很重大」,不然就是「其實不知道有多重大」。


當年我的同學聽到我是那樣背書的,對於我能這樣一心二用,露出甘敗下風的表情,但其實,那不難啊,只是別人沒想到這麼做,誤以為很了不起罷了。


另外一種,「其實不知道有多重大」,我覺得才是大問題。


在我看來,最明顯,但是人們卻常未察覺得,就是「信仰是信仰,生活是生活,可以同時并行,一心二用地兼顧」。


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所以人就在「信仰人」與「一般人」間變來變去。


被攝理人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就說過,以前父親脾氣不好,罵起人來像打雷一般嚇人,但去教會的時候,這些都會收起來。坐在教會唱詩歌、聽話語時,就像是天使一般。然而,一出了教會,嗓門馬上就大了起來……


有些人,把信仰當成是社交活動的一環,只是生活中的一部份而已,像去參加個社團一樣,所以,在覺得有意願的時候,在覺得做得到的時候,在覺得場合適當的時候,是會展現出「我是信仰人」的模樣,但在非那樣的時地,就會主張著「我有我的生活」,當自己是個「有信仰的一般人」來度過。


真的可以一心二用嗎?


這種狀況我是不行的。


身為攝理人,有信仰,也有生活,也都很認真地看待,教導我信仰的老師這樣教,我也是這樣做。然後,就不難發現,是以著信仰為底來過生活,是在生活中實現信仰,兩者是融為一體的,也因此,沒有一心二用這種事,只有一心一意而已。


面對婚姻這樣的事情也是,如果很認定自己的信仰,也以著這樣的信仰在過生活著,但卻選擇了不是擁有同樣信仰來過生活的人,打算從此兩人一起生活,站在人權自由的角度,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不過,不覺得那從此要一起過的生活,很是混亂嗎?明明就是很佔心思的事情,一旦不同調,最終不是會有衝突,不然就是要有妥協,沒辦法有什麼一心二用的游刃有餘的。


重大的事情,不堪一心二用。


真的,該一心一意的事情,就是需要有智慧地一心一意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