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思念的滋味-攝理新歌曲:「故鄉」



思念,是什麼樣的滋味?


有一首歌,黃國倫做的,人們乍聽會以為是描述男女之間的愛戀,但其實是他因對 神告白而領受到並寫下的「我願意」,歌詞中說到「思念」: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行
無聲又無息 出沒在心底 轉眼吞沒我在寂寞裡


很玄啊……


很玄又到底是什麼樣的滋味呢?



很玄,好像這樣,又不全然是這樣,好像那樣,又不全然是那樣,就是說不出個絕對的模樣。


因為很玄,所以以為是那樣,卻不是那樣。


攝理人尊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在今年做了許多新曲子,有的輕快,有的雄壯,有的優美,各有不同的味道。


其中有一首「故鄉」,據說蠻多人在覺得好聽之餘,卻也覺得這是一首有點悲傷的歌曲。


因為表達了濃厚的思念,讓人覺得有雖淡卻仍揪心的哀愁。


但老師之所以做出許多新曲子,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取代過去攝理人使用世上既有歌曲而填入跟時代福音有關的歌詞來唱的「改詞歌」,除了有智慧財產權的考量外,那些被使用的歌曲許多是悲傷曲調,不符合新時代興起發光的氣氛這一點也有關係。那麼新做出來的歌曲卻帶著悲傷,不是矛盾嗎?


聽到有人有這樣的問題,我仔細地想了一下這首「故鄉」給我的感覺,想了老師在做這首歌時、唱這首歌時,會有的感覺。




是悲傷嗎?


沒有呢,不是悲傷呢。


雖然提到了「所等待的我良人,依然沒過來」,給我的感覺,卻不是失望,反倒是,很沉穩的期待。


思念,如果就要由好的結果來終結了,那麼,需要悲傷嗎?沒有結果的思念,才需要悲傷,沒有結果的思念,連悲傷都是枉然。


我以為,我的老師,是以著深刻的,對著所愛的天、所愛的故鄉、所愛的弟子們的情,懷抱著就要見面的期待,品嚐著希望就要實現的幸福,寫下了這首歌。


不悲傷的。


其實,是跟「我很幸福」可以呼應的曲子呢。


那思念,是嘴角微微揚起的幸福滋味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