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說不出的壓力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即使在為了空提而鍛鍊、修造和開發自己的人當中,也還是有很多人<個性尚未修造好,粗暴又可怕>。聽說有些人接觸過那種人後,因為受到太大的衝擊而哭了好幾個月。」


被攝理人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在主日的證道裡提到了這樣的事情。


哇,讓人哭了好幾個月啊,這麼厲害。


好幾年前,在全世界各地趴趴走舉辦恩典聚會的鄭朝恩牧師,有一次也提過:有位個性很強烈,讓她很畏懼,想到要見面就很緊張的姐姐……能讓經常聖靈充滿又EQ超高的鄭朝恩牧師這麼說,這個性強烈等級,也是驚人了。


我自己,則是遇過一位老師,他的個性也很強烈,不是粗暴的那種,卻是很敏感又尖銳,責備人的時候,一連串的嚴詞酸語,讓人可難受了。他對會請公假出公差的樂儀隊特別有意見,而我就是黑名單之一,所以上他的課時我都很緊繃,眼睛不敢亂飄,掉了筆不敢撿,教官批了公假也不敢就離席,就怕他注意到,然後被叮得滿頭包。一直到我脫離學生身份,都還偶而會做夢夢到被他唸而嚇醒……


聖經裡面也有個人叫做拿八,被說是性情凶暴。脾氣太壞了,所以當拿八隨性地發作而惹禍上身,讓全家性命危急時,就算是這麼大的事情,也沒人敢去勸誡他,只是跑去跟他太太亞比該講。


這些都是嚇人的人啊。然而,就算描述得很嚴重,不是當事人,其實還是難以感受到「面對的壓力」吧。


成為攝理人二十幾年,多少也看過一些弟兄姐妹,因為怕家裡反對而隱瞞信仰的例子。


反對什麼呢?有的是家裡不希望孩子去教會,因為「我們家是拜拜的」、「以後不拜祖先怎麼行」、「幹嘛拿錢去教會奉獻」等等原因,反對孩子去任何教會;有的則是對攝理有意見,不希望孩子去人們所說的「異端」。


那攝理是不是異端呢?唉,我不想隨便回答,因為對我而言,這是一個申論題,不是是非題或選擇題就可以解決的。但這樣就得從什麼是「正端」、「正統」、「正道」開始探討起,我犯懶……,所以,就勉強還是留著「人們所說的異端」這樣的字眼好了。


我的父母從來沒有反對我去教會,過去爆發一些對攝理不利的事件,冒出一些有的沒有的報導時,他們也都看在眼裡。有次我媽看著電視上那唯恐天下不亂的報導時,跟我說:「你們太活潑了,所以老派的人看不順眼吧?」喔,我媽怎麼那麼可愛啊?
可能我從小表現得強悍,親朋好友覺得我不會被欺負,不欺負人就好了,(原來,我就是那個個性強烈到讓人害怕的人嗎?)所以我的信仰並沒有受到太多的「關切」。我又是直腸子的人,覺得一旦隱瞞些什麼,不免就會越瞞越多,即便開始立意是好,最後卻可能會失控,哪一天瞞不住了,又會是怎樣的景象呢?因此遇到有人因為面對的壓力而選擇隱瞞信仰,我是不怎麼贊成的。


但就像我想像不出讓人哭了幾個月的粗暴個性是怎樣,別人也想像不出讓我做惡夢的尖酸個性是怎樣,我非本人,又怎能理解那讓人選擇了隱瞞所對應的壓力有多大呢?


那麼,如果,非面對不可的時刻到來,那覺得終於知道了「真相」而震驚的一方,有沒有可能會理解到對方之前累積的壓力呢?


可能不行吧,要是能理解的話,當初也不會鴕鳥似的選擇隱瞞了,對吧?不然,就是誤會大了,白受壓力了。


想到這些的時候,內心有個感動出現:「彼此都要道歉,都要為不了解對方而讓對方難過來悔改。」


想想,那個性敏感尖銳的老師個性就是那樣,然而其實只要我對那門課再多用心一些,成績讓老師滿意,他的尖酸多少也會收起來吧。


愚頑的拿八,不也在聰慧的妻子亞比該面前無話可說?


所以,真的彼此都要對造成的結果互相道歉呢。


雖有難面對的現實、說不出的壓力,或許在過去覺得無解,但在面對面的時刻,解開吧。


我衷心祈禱,都能撥雲見日。


註:拿八的故事可見聖經舊約撒母耳記上25章 (有個意思為「愚頑」的名字,為他取名的人真是,有才啊)


Photo by Jacalyn Beales on Unsplash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