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4月30日 星期日

攝理生活之看似無酬其實付到超過


有個姐妹被同事問說:「教會一個月給你多少錢?」


這位姐妹是在職青年,她多年前就已決志不結婚,因此除了上班時間之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貢獻在教會事務上。


同事聽說這位姐妹很投入教會事務,可能在她的認知中,”Work, then get pay.”是規則,因而很好奇地問了這個問題,想知道教會付多少錢給這位姐妹,使得她這麼投入。


想必大部份的攝理人聽到這樣的問題,反應是:「蛤?」


因為除了少數人在教會領有些許的宣教費,大部份的攝理人在做教會事務的時候,都是無償奉獻的,也有不少人甚至做著做著,還會倒貼。


這位姐妹也是如此。即便她做了許多教會事工,但並沒有從教會拿到任何酬勞,甚至花自己的錢時,也都是想著教會在花……


有做事但沒拿錢哪!就算有些人領有些許的宣教費,那也是「宣教費」!並不是工價!


論錢做事,那不就是雇工了嗎?想想看耶穌說過什麼吧!




但是,這樣也太神聖崇高了吧,為教會做事,哪能只要人白白犧牲奉獻的呢?恐怕這也是某些人對教會怯步的原因吧。


No, no, no......


首先,並沒有強迫人要白白犧牲奉獻喔。


固然為教會做事的每個人,甘心樂意的程度是有不同的等級,不過,總還是樂意的。不想做的人,不做便是了,或許會勸勸看,但不做便不做。而且,通常會勸勸看,也不是那個事工非此人不可,反倒多是覺得做這事工對此人的成長有幫助,才會勸進的,若還是不樂意便算了,豈會逼著人做呢?


再者,其實沒有白白犧牲奉獻呢。


經濟學中一個很基本的理論就是:人在有限的資源中,做出本身認定的最有利的選擇。這最有利,並不是以看得見的白花花銀子來計算的。無酬為教會做事,看起來是無酬,但那只是沒有直接的金錢報酬而已,並非真的無酬。


要計算的話,內心的喜悅是天價,鍛鍊出來的實力是天價,與主之間有了故事是天價,積攢在天上的財寶是天價……


是啦,有些人還是在意「實質」的報酬,這些天價看得到吃不到,所以講這些沒用啦!


唉,道不同不相為謀,想法不同硬要同心就累了,因此,就是覺得這些沒用的,那就有空再聯絡吧。


只是啊,其實不只那些看得到吃不到的天價喔,若聽聽那些看來無償為教會做事的人說他們的故事,就會知道,雖然不是在所做的那件事上直接給報酬,但是 神總是在這邊那邊,給了意想不到的報答。


就來說說我自己親身經歷過的事吧。


我來到攝理時,已經大學快畢業了,所以我沒有在校園度過信仰生活的經歷。在我結婚後,還沒有小孩時,有一天我的牧師問我要不要去接一個去某校管理的使命。這好吸引人啊,明明就離開校園好幾年了,還可以回去校園彌補我的遺憾咧,所以我同意了。


當時我結婚不久,沒有正職的工作,但有打工和家教,本來正有打算要開始找正職的工作,並且離開原本待的教會,回到自己先生所帶的教會乖乖地當師母,但因為接了使命,所以計劃就暫緩了。後來甚至時間不夠,打工的時數漸漸減少,最後乾脆辭了。


若我要求要宣教費,教會應該也會給我一些吧,但我不想跟教會拿這個錢,也很清楚這個使命是階段性的,所以我想靠積蓄省吃減用撐一陣子還是可以的,於是我就開始無償地擔任這個使命。


那個使命的經歷,讓我成長很多,是我永遠不會忘記的美好回憶,即使是無償也是太值得了。但我是凡事想東想西的A型人,說完全不擔心經濟就太假。在為了經濟禱告的時候,我不怎麼認真地說了:「 神啊,一個月給我兩萬元好嗎?」說了之後自己覺得好笑,又不是活不下去,這樣跟 神要錢真是難看咧,所以又補上一句:「 神啊,聽聽就好了,不要在意喔。」


結果在幾個月後,我自己都忘了曾說過這樣的話了,有一天卻突然發現,在結婚前買的一些基金,當時一買就套牢,套了好一陣子,讓我已經不再抱有什麼希望的那些基金,因為股市翻紅,竟已從套房出來,並且幾乎翻倍!


我想到我不怎麼認真說過的話,感受到 神卻是重重地聽,那獲利的部份,以一個月兩萬元來算, 神付了我十幾個月!


是的,我知道有人要說,這可遇不可求啦,還是明明確確地有勞有酬最實在啦。


是啦是啦,剛剛說過了嘛,道不同不相為謀,不會強迫人接受啦。但經歷過的人,相信的人,就知道, 神按照所行在報答,連人沒想到的都計算了。


看起來沒有給,其實都給了;看起來是無酬,其實都付超過了。就如同聖經裡所說的:「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路加福音15:31)」


神給我的,主給我的,教會給我的,就是這樣啊。


攝理人,連連阿們吧。




延伸閱讀:「麵不減少,油不缺短」

3 則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