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鄭明析詩作:「禱告2-人類的罪」


反對攝理的人對攝理有著各種這樣那樣的負面意見,而嘴長在人家臉上,想管也管不動。


神透過被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說過:「爭吵的話,亞伯也變成該隱。」因此,有些狀況只能淡淡地說:「事實勝於雄辯。」而有些狀況只能輕輕地回應:「待旨意彰顯時真相就會大白。」更多的時候,攝理人是默默地承受著,繼續做該做的事情來應對。


2007年某天,一直不間斷地給攝理人話語的鄭明析牧師突然失去了消息。就像在耶穌過世後,弟子們以著耶穌活著時所說的話語為靈糧來運作,攝理人拿著過去聆聽過的話語,度過了與老師無法連繫的十個月。

十個月後,老師從那個因為被控告而被監禁十月接受調查的地方出來,回到了自己的國家。


那個地方,據來自當地的人說,是個基本上一旦進去就不要想出來的地方,是個就算是清白的,也可能很自然就被整死在裡面的地方。


但是,調查東,調查西的,十個月後,老師最終從那個地方出來了。


了解那個地方的人說,不說別的,就憑這結果,他相信絕對是所告非實。


在那十個月當中,老師每天呼喚 神數千次,每天禱告領受話語,一枝筆一張紙也拿不到的狀況下,只能拼命地把領受的東西背在腦中。老師說,那是六、七本書的份量。


當老師見到睽違十月之久的攝理人時,第一句話就是問這十個月間攝理人聆聽話語的狀況。並一拿到紙筆,便到廢寢忘食的地步,努力地把腦海中背下的內容寫了下來,以免流失。比起接下來要面對的法律程序,老師更在意的是不讓 神賜下的話語受損。


那些話語,在攝理人打造接下來的十年歲月時,成為了重要的基石。


其中,一次老師在極度辛苦中禱告的內容,成為了告白,成為了話語,也成為了詩。



莫名被監禁的期間,無人可溝通只能面對 神的歲月,體會到了人類在悖離 神的旨意下所犯的罪,多到連海水都洗不清,體會到唯有義人能在 神的面前代為懇求,代為贖罪,然後按照這體會,盡心盡性盡意去做了。


這首詩,後來 神賜下旋律,也譜成了曲子。


很可惜的,調查和逼供能力在世界上該是名列前矛的那地方所做出的結論,老師自己的國家不知道在糾結些什麼,卻不予認定,並讓老師又繼續被監禁下去。


真的,多到連海水都洗不清……



這詩,是歷史的見證。


所以今天,我的老師也帶領著攝理人,為了個人,為了家庭,為了民族,為了人類,繼續在 神面前獻上悔改、感謝與懇求的禱告。


然後我們等待,旨意彰顯時,真相便大白。


而我,在等待中,得到感動,把這樣的攝理歷史,寫了下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