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


「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


這是耶穌在十字架上,快要斷氣的那時刻,口中所呼喊的話。


聖經上記載,這話的意思是:「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耶穌為什麼說這句話?著實讓人困惑。當時在旁邊的人不懂,還以為耶穌是在呼叫過去的先知以利亞,而後代的人更是不懂,如耶穌果真是這麼說了,為何耶穌在慷慨走上犧牲之路之後,最後卻像沉不氣似的,留下了看來有反差的遺言?


兩千年來,有各種不同的解讀。有人堅持耶穌是 神之子,怎麼可能質疑 神呢?因此,「拉馬撒巴各大尼」的那個發音,被當成是「離棄」的那個字是錯誤的,正選應該是「成全」之意的那個字才對。也有人堅持,耶穌既是道成肉身,因此雖是神,也是人,自然會有人的情緒反應……


有問題,就有答案。人們解讀出各樣的答案,那麼,來自耶穌的答案是什麼?來自 神的答案又是什麼?


被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告訴我們他親身經歷的故事。


1999年,老師離開故鄉韓國,八、九年間在世界各地進行了宣教活動。反對與逼迫攝理的人,對於這樣的事,所做的評論和選擇的字眼是「逃離」,不過攝理人,特別是非老師故鄉之地的海外攝理人,非常清楚這幾年對世界攝理影響多麼重大,即使別人很有意見,老師離開故鄉進行世界宣教就是不爭的事實。


啊,耶穌當年在各地傳揚福音的時候,反對他的猶太宗教人士,難道有說什麼好聽的嗎?但在各地所興起的福音歷史,又豈是那些不好聽的話能否認的呢?


老師在世界各地進行宣教活動,造福了各地的攝理人,但是,一直以來,很習慣老師就在身邊,想見面就能見面的韓國會員們,就再也沒有便利性了。(是的,小肚雞腸如我,看著這樣的狀況,實在不表同情,而是心想:「也該是你們嚐嚐偶而才能見面的滋味了!學著珍惜並了解即使只得到一點點也足夠奔跑一輩子了吧!」)


雖然是便利性不再,但老師管理攝理、管理生命,並非就不再盡心盡意,必要時,老師都會以信件、以電話、以視訊來聯繫,有時會派人過去處理,而有時也會接受拜訪。


是的,必要時。


麻煩就在於,是誰的必要時。


根據我跟韓國人的接觸經驗,韓國人真的很在乎VIP、Somebody這樣的事。(好啦,其實不只是韓國人,只要是人都可能這樣,但我幾次嘆為觀止的經驗都是跟韓國人有關……)


於是就會發生其實對老師、對攝理全體並非必要,甚至是最好不要,但是當事人卻鐵了心地覺得就是非常必要,並用盡各種方法,人就出現在老師面前了的狀況。


應該不要見的,但是秉著「不願這小子裡失喪一個」的心情,老師見了之後對老師和攝理做出種種刻意不利行為的人。也因此,老師和攝理後來承受了超過十年的冤枉和苦難。


在確定老師要失去十年自由的那時候,許多攝理人委屈地哭了,而老師,問了 神這樣的問題:


「 神啊,您真的愛我嗎?您的愛就這樣結束了嗎? <耶穌>背的是『肉體的十字架』,所以他交出了『肉體』;<這時代>是『新婦時代』,所以我交出了『愛』,然後就這樣結束了嗎?您還愛我嗎?是因為今後您不再愛我,所以才這樣拋棄我嗎? 」


比起任何人都要了解並認定 神的愛,也比任何人都要癡狂地愛著 神的人,卻問了這樣的問題。


正像「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讓人費解。


是對 神失望了嗎?


然而,從老師告訴我們的隻字片語中,並不是感受到他對 神失望,反倒更多感受到的,是他對於人的錯誤無可挽回的感嘆、對於 神的旨意未能榮耀地展開的歉意,以及覺得自己要是能再多做一點,或許能改變命運的遺憾。


啊,「拉馬撒巴各大尼?」感嘆的,是人離棄了 神吧?是人離棄了 神,然後也不得不承受被離棄的命運吧?


「您還愛我嗎?」想問的,是人是否愛 神吧?是人在愛 神方面失足後,還能不能被愛吧?


突然之間,好似能感受到那酸甜苦辣都攪在一起的滋味。


面對這麼令人心痛的問題,
不管是耶穌時代,還是兩千年後的現代, 神給予了什麼樣的回答呢?


耶穌的部份不得而知,但我的老師說了他經歷的部份:



「 神、聖靈和聖子都說:『我們怎麼會拋棄你呢?會更愛你的。』然後我有三四分鐘都無法呼吸,像是胸口被撕裂、肉體真的快要死掉那般痛苦。聖子讓我完全經歷了『三位交出心愛之人的心情』。」


是吧,「拉馬撒巴各大尼?」破碎的,又豈只是說話之人的心?「是因為今後您不再愛我,所以才這樣拋棄我嗎?」述說的,又豈只是說話之人的心?或者,就是因為感受到 神的心,所以悲壯道出的,更是 神的心聲啊。


雖然在聖經上沒有說,但是, 神對心愛的人回答了吧?那回答,也是令一切翻轉了吧?


所以,在令人鼻酸的呼喊之後,耶穌在十字架上,交出了自己,但是,再迎接到的是復活與弟子同在的四十天,以及升天後,弟子們帶著耶穌過去所教導的一切,展開的新約兩千年歷史。


而這時代,


「只要您愛我就行了。」
「就像你三四分鐘都無法呼吸、胸口撕裂的那痛苦一般,你要知道我是這麼愛你。 」
「如果 神、聖靈和聖子愛我,就算十年也沒問題!我會在這裡繼續火熱地寫話語來帶領攝理史,讓攝理人產生變化,請三位賜下話語給我吧! 」


像這樣,我的老師背起了十字架,並按照自己曾經告白過的,已經做了九年多,正在毫不拖泥帶水地完成最後一年的任務,把 神的攝理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層次世界。


想著老師和攝理會一厥不振的人,想必是大失所望了。正如以為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一切就結束了的人一樣。


「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


從此,這樣的心聲,不出現了。




--------
對於耶穌在斷氣前說的話,一直感覺好像有點跳tone,無法理解。但在聽了鄭明析老師講了自己背起心情的十字架、愛的十字架時的經歷時,忽然揪心地感覺到,似乎能理解了。


那心情,多麼地複雜啊,是酸甜苦辣都硬攪在一起了吧。因而為了寫下這些文字,也花了我好幾天在翻騰。


神的心情,主的心情,我能夠體會多少呢?翻騰了好幾天,也還是有限吧,但就按照現有的實力,記錄下現有的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