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生活中的神蹟




回顧人生,有些事情直到現在都覺得,怎麼會這樣就達成了?怎麼會這樣就改變了?


於是,我們品嚐到, 神在生活之中一點一滴為我們製造神蹟的滋味。




小時候,我脾氣很壞。(其實到現在也沒好到哪裡去吧,只是隨著年紀變大,比較會忍耐一點吧)在小學高年級那一陣子,我覺得當老二真是倒楣,從上面數下來不是第一個,從下面算上來也不是第一個,怎麼樣優先權都不在我身上,怎麼樣看,就是覺得媽媽不愛我(這就是所謂幼稚比較法:覺得媽媽喜歡哥哥和妹妹超過喜歡我就放大成為不愛我……),三不五時就跟媽媽槓上,一鬧就天翻地覆(三十年後換兒子跟自己槓上時,就體會到自作孽不可活了)。


但不知哪一天,情況就改變了。現在回想國中時,只想得到放假日被規定到學校溫書,中午同學都出去外面吃,只有我是媽媽送現作便當來,讓我在同學面前好不風光的模樣,完全不復小學高年級時的尷尬狀況。


那個時期,我不認識 神,所以只是模模糊糊地覺得奇了,事是怎麼成的呢?


剛上大學時,也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


我從小就很會流鼻血,太常發生的關係,當我突然仰起頭時,很熟的同學就會很自然地過來幫我壓按鼻樑處……太常發生的關係,我曾這樣暗嘆:「為什麼我好像有兩種生理期呢?」


高中時,體育老師知道我有流鼻血的困擾,給了我一個以紅竹燉土虱魚的方子,說吃三帖就好。聽了很動心,就跟媽媽講,剛好我們家陽台有幾株紅竹,所以媽媽就去買了土虱魚回來燉。但我一向就不是那麼愛吃魚,那土虱魚燉好後的模樣對我來說很OOXX,好不容易忍著想吐的念頭把那一帖吞進肚裡後,我就堅拒第二帖的到來,再也不肯吃。


有沒有效呢?其實我覺得是有效的,因為那一帖,讓我即使處於流鼻血的好發期(是的,我經驗豐富到可以察覺出好發期的到來),也一個月都沒有流鼻血。但後來,因為不肯完成三帖,當然小小的成效不久就被殲滅了。


但不知哪一天,情況就改變了。上了大學一陣子,我發現流鼻血的狀況悄悄地熄火了。我回家問媽媽,是不是有暗地裡給我吃了什麼?把媽媽弄得哭笑不得。


大家說,我是因為讀書壓力太大,才會流鼻血,上了大學壓力變少,所以流鼻血就好了。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我內心是想:最好是啦,我是從沒有什麼讀書壓力的小學時期就開始流鼻血了,而且我也不覺得上大學必須修一些我不喜歡的課比起以前來得壓力小,用壓力來解釋這件事,不過是無解中找出的場面答案吧。


那個時期,我也還不認識 神,仍舊只是模模糊糊地覺得奇了,事是怎麼成的呢?


後來,我認識了 神,成為了攝理人。再回頭想想時,就知道即便我還不認識 神, 神仍為我在生活中一點一滴地達成了神蹟。


剛來攝理時,也有一些事情煩心。就說我脾氣不好,個性很急,巴不得煩心的事情馬上、立刻、即時解決,所以理性實際的我,也會稍稍抱著能出現「轟!的一聲,事情就解決了!」的神蹟這類的妄想。


幸好我理性實際的部份還是比癡心妄想的部份多一些,很快地就接受卡早睏卡有眠的現實,盤算著可能事情有點棘手,所以要三五年,甚至三五十年,才能解決吧,不如就耐心等待,把時間空出來做可以做的事吧,然後讓自己從蒼蠅亂飛的狀況中脫離出來,先去關心別的事情。


但不知哪一天,情況就改變了。我發現,當我希望三五天就解決時,事情一點展望也沒有;當我空出心情,準備等待個三五年,甚至三五十年時, 神在三五個月,一點一滴幫我解決了。


回顧人生,有些事情直到現在都覺得,怎麼會這樣就達成了?怎麼會這樣就改變了?


於是,我們品嚐到, 神在生活之中一點一滴為我們製造神蹟的滋味。


是的,不是神蹟,是什麼呢?


是憑我自己,絕對不可能做到的神蹟。


到現在,這樣在生活中的神蹟,也不斷地發生。光是能成為攝理人這一件神蹟,也足以在聖三位面前獻上永遠的感謝。


不只我,每個人都是呢。


所以,唯有感謝,唯有愛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