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

How or Why



閱讀聖經,是從來到攝理開始的。


在那之前,我不敢說我知道聖經裡有哪些內容、哪些句子,所有的概念,都是道聽途說來的。


就如同接受課本所說的,把耶穌當作是四大聖哲之一,然後就不關我的事了。


我是個好學生,既然要學習,就盡我所能地學習,所以在上攝理的聖經課程三十個論時,我也很努力地讀經,並且在三十課還沒上完之前,就讀完了一遍。


其實,看不懂的地方很多。當然,上過三十個論,能讀懂的部份已經超過其他人很多,不過, 神的話語太過博大精深,就是一個永無止盡,所以,到現在,也還是有很多還不懂。


不懂,怎麼辦呢?


如果是一般的知識,如果有考試的關卡要過,那麼對好學生來說,就是學到懂,讀到懂,就算不懂也背到熟,這樣來應對吧。


可是,是永無止盡的 神的話語呢,雖說靈可以活到永遠,但是有肉體學習、了解的時間,不過就是這短短的一生,那麼,我要執著到什麼程度才是有效率的呢?


是的,我是好學生,可是也是很愛算的現實者。


我要花時間在追究 神為什麼這麼做、 神為什麼那樣說嗎?我算了一下,光去釐清挪亞的方舟到底長什麼樣、所羅門的聖殿長什麼樣,就讓我頭昏眼花,我是有多少時間和能耐這樣耗著呢?


然後,我有了一個感動:「與其去想為什麼,先去看 神做了什麼,先去看 神怎麼成就了這一切的事吧。」


對方是誰呢?是全知全能的 神,是擁有天上地下一切的 神,是能夠掌控過去未來的 神咧!


而我是什麼咖呢?我啊,就連 神做了什麼事都無知到可憐,還想跳到問「為什麼」的階段?就算告訴我,也沒那個水準可了解吧。


所以我放下那些有的沒有的疑問,把心思先花在了解 神做了什麼上。


然後,我讀起聖經來,覺得說聖經是 神寫給人類的情書,真的不為過,連理性上要評為枯燥的那些人口普查和律法,讀起來也非全然無趣。


然後,我發現只追著問「為什麼」、「為什麼」的人,讀不下聖經,也感受不到 神,聽再多的聖經課程卻是越聽越混亂,也聽不見內心靈魂當中對 神自然的渴望。


於是,有人遇見了,有人錯過了;有人圓滿了,有人缺憾了;有人安定了,有人漂流了。


想想,問問題的目的是什麼呢?當然也有問來亂的,不過,問問題的主要目的之一,應該是得到答案吧。那麼,應該怎麼問,才真會得到答案呢?


有天聽到鄭朝恩牧師講話語,說到世上成功的人,看事少問Why,而是問How,然後去做


科學家,之所以能發現、發明新東西,要說是很會問「為什麼」,很想知道「為什麼」,不如說是很會問、很會想「到底是怎麼做的?什麼條件會出現那樣的結果?」


而一直問「為什麼」、想「為什麼」的人,叫做「哲人」。這世上,有影響甚大的哲人,不過在現實的我眼中,存在感很低的所謂哲人是更多的。


How or Why?


面對 神,要問How還是問Why,結果大不同。


哲人是存在的,我卻不是那一國的。


我還是喜歡去了解 神做了什麼, 神怎麼做的,也期許自己,多了解後,也能去做到在我身上賦予的旨意。


這時刻,對於 神,對於聖經,對於信仰,對於這時代 神透過鄭明析牧師展開的攝理歷史,若有所疑問,若想要了解,或許請先放下自己都釐不清為何要的Why,先試著去尋找How的答案吧。


歡迎喔。


一分鐘默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