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

喜歡這個,也喜歡那個


photo by Susanne Feldt


「煮東西來吃之後會出現要洗的碗筷、廚餘,你們討厭處理那些嗎?」


禮拜三晚上,鄭明析牧師在證道話語中,問了大家這一個問題。


分工細膩的大餐廳廚房,採買、備料、料理、擺盤、送餐、清理等等工作皆有不同的人分工處理,但一般人,要煮也要洗,卻是很自然普遍的。


我是不會討厭處理那些啦,因為我是很實際的人,既然清理是必要的事情,就順手做起來,討厭也是沒用的,不是嗎?而且,清理完其實很有成就感的呢。


不過我會儘可能地用簡單的方法,簡單的器具,簡單的食材來煮食三餐,這樣也可以減少事後清理的工夫。


但確實是有人討厭料理後的清理工作的。


曾經有個女孩來到攝理教會,據說她很會作菜,於是有人起鬨要她煮一餐來看看,她欣然答應,煮了一餐出來,桌上的食物很吸引人,不過廚房內的狀況像是打了一場仗,各種使用過的鍋碗器具佔滿了水槽、流理台還有瓦斯爐上。


她也不避諱地說:「我很喜歡煮,不過不喜歡清理,所以也就不常煮菜。」


既然她出了煮食的工,清理工作交由別人去完成,也是合情合理,這件事也就這樣結束了。


這個女孩不只會煮菜,還有其他的才能,是個很有魅力的女孩。後來,她在教會裡被重用了好一段時間。但再後來有一天,因某些原因她暫停了使命,再後來,她漸漸地就失去了蹤影。


有時候我會想起她,想起她喜歡煮,卻不喜歡清理,所以不常煮,想著她待在攝理的時候,是不是也只喜歡某些事情,卻不喜歡隨之而來該做的事情,所以終究出現矛盾呢?


因為一起奔跑過,所以有心疼的感覺,但也知道,那是她自己終究要面對的問題,而無法說些什麼。


現在我的身邊,也有這樣的人,不是教會裡的弟兄姐妹,是工作上認識的人。她很喜歡買菜煮東西,每次都陣仗很大,用上一堆鍋碗瓢盆,煮好的吃不完卻只是放著,材料沒用完也不處理,就丟在冰箱裡忘得一乾二淨,好像那些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直到有人實在看不下去,卯起來把所有看不順眼的東西(餿了、爛了、枯了、長出菌類了...)直接打包丟棄,然後過一陣子就再來一次…


這個人,個性上相當好惡分明,喜歡的讚到極點,不喜歡的明知道自己這樣不對還是自然臭臉,然後乾脆逃開讓其他人去面對就好,愛煮菜也愛丟著擺爛,就是其中一個事例。


從一個事例,擴大縮小,就可以知道待人處事上多處充滿著這樣的盲點,令人感到不安,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踢到鐵板(我有控制自己)…


「已經做了好吃的食物來吃,所以吃了之後要喜悅地洗碗、清理廚餘。是在津津有味地吃完之後洗碗的,為什麼說『很累、很辛苦』呢?已經吃下東西,所以產生力量了嘛!只要用那力量來清理就行了。」在問了我們一開始的那個問題後,鄭明析牧師這麼說了。


是啊,是想法和態度的問題呢。


總是該做的事啊,想法正面的話,就算不到喜歡,也不至於討厭,在當中也容易產生力量和恩典,就更容易變得喜歡了。


所以,希望大家都能擁有「喜歡」的正面能力囉。



photo by Joshua Earle




延伸閱讀:甘願大掃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