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4月22日 星期五

面無表情下的心情


看了一篇文章。針對在手術房內要進行截肢手術的時候,裡面寫到了:


通常看到病人時,要手術的部分是如同黑碳的樣子或是可以清楚地看見骨頭與肌肉外露狀態!會發出腐爛或是血腥的肉味~但其實此時最害怕的應該是病人本身,我們都會努力的安撫病人並主管表情,所以有時如果看到護理人員面無表情其實是一種照顧病人心情的表現: )



啊,面無表情,其實有時候是很心情的啊。



我在律師事務所工作過一段時間,看過不少光怪陸離的案件(其實我看過的,可能還只是九牛一毛而已…),那時覺得做這份工作,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知道很多匪夷所思、一生遇到一次就算太多的事(是種長知識嗎…),但不是可憐的當事人。什麼狀況都會有,所以就算正在對案情腹誹中,可是條文雖是死的,人心和手法卻是活的,誰知道最後會是什麼結局,因此不宜讓當事人過度地樂觀,也不能讓當事人過度地沮喪,儘量地讓當事人處於理智的狀態是比較好的,所以有經驗的律師多少都會鍛鍊出適時面無表情的功力,並被美化為:「這就叫『專業』。」


司法官也是這樣,要小心避免讓個人情緒影響案子的走向,所以面無表情的也很多。加拿大的法官,甚至多數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他們薪水高,好讓他們可以很舒服地在低調到幾乎沒有社交活動的狀況下過生活,免得受人來人往的影響,造成辦案不公。
就像這樣,面無表情,並不見得是冷血,有時候背後的考慮甚至是有洋蔥的。




在禱告會中,我想要更加體會 神在這時代展開的攝理歷史的價值性,還有被 神當成肉體來使用的使命者的價值性,而禱告了。


我想起一些曾經在攝理中佔有一席之地但後來卻離開,甚至回過頭來傷害鄭明析牧師和攝理的人,他們多少都表示過,絕對不會輸給別人的,最愛被尊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和攝理。把他們當成借鏡,我一一地詢問,這個人,那個人,對主的了解有多少?離開的原因又是什麼?我又有沒有那些危險的問題呢?


禱告中,悲傷起來,就哭了。真的,都有很多問題呢…


可是,我在悲傷什麼呢?我沒有那些問題啊,或至少,我會怕,所以多少會警覺啊,而那些人,跟我的交集又不多,看在他們本來是被瞻仰的前輩,覺得可惜也就罷了,但為什麼悲傷呢?


啊,不是我的悲傷啊…過一會兒,有了這樣的感覺。


是被背棄仍然愛他們的那一位的悲傷啊。


最會、最多隱藏著最深刻的心情而面無表情的人,就是那一位。


總是把悲傷、擔心、不安吞下去,總是淡淡地說:「我很好,不要擔心。」總是無論如何只是盡心盡性盡意地做著屬天的事工,如此來表達意見。


而我們,不知覺在那樣的面無表情中,得到安慰,得到力量。




photo by Luca Zanon 


想到這裡,沒辦法維持面無表情的我,只能告白說:「主啊,感謝您。我愛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