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不是那邊就想不到那邊,所以唯有站在 神那邊

Photo by Tj Holowaychuk on Unsplash


之前台灣發生過一些大額芭樂票的案件:資本額很小的虛設公司,先製造出足夠的小額支票良好回籠率,來換取銀行放行更多的空白支票,之後開出異常的非即期大額支票,然後在到期日時跳票。新聞報很大,都說案情不單純,但是沒人能說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參考新聞1
參考新聞2



這是犯罪事件
,明知無償還能力卻開立支票,是詐欺行為,但是,奇怪的是,受害者在哪裡呢?如果接受支票的時候,同時提供了等值的商品或勞務,那麼商品或勞務提供者在支票跳票時,就成了受害者。不過,在這些大額芭樂票事件中,就連那等值的商品或勞務也是虛的,所以,搞得銀行和主管機關雞飛狗跳,媒體搞不清楚卻也報得好像要世界末日了一樣的同時,並沒有什麼實際的受害者出現。 


感覺一定是為了要進行什麼樣的詐騙才做出這些行動的,但是因為都沒有後續的受害者出現,讓人只能很茫然地剉咧蛋。


我的一位同學任職於相關主管機關,案子到了她的手上,卻怎麼看都不明白,於是某天她在我們的同學群組中問了大家有關這些案子的想法,希望在我們當中,有李組長的存在。


大家討論了半天,包括大學教授、銀行高階主管、知名基金經理人,企業經營者,還有不務正業散居各行各業裡的,以及任重道遠的家庭主婦等等,結論是:「我們都是好人,所以真的搞不懂壞人在想什麼……」


前幾年間,發生過好幾次食安風波,偶而也有我認識的廠商中標。因為認識,所以知道有時中標也是中得很冤枉。也不是貪小便宜而去買來路不明的原料,明明就是按照市場行情,按照一定的規矩去採購,哪知道對方造假造整套,被騙以外還得賠上自己的商譽,欲哭無淚。


那時我的一個體會就是:對方若是存心要騙,他就會想盡辦法去做到符合這樣、那樣的要求,讓你看不出他在騙你。若是遇到這等的,能怎麼辦呢?只能等著被宰。


不是那邊的人就想不到那邊去,所以即使雅各可以想到用一碗紅豆湯讓以掃賣了他的長子名份,卻想不到自己明明是為了求娶拉結而為舅舅拉班工作了七年後,娶進門的卻是利亞。以掃在後來發現雅各真的奪去了以撒要給長子的祝福時,雖然因不甘而大罵雅各是騙子,卻沒辦法否認自己曾同意這個交易,但雅各面對拉班呢?一整個就是啞巴吃黃蓮,哪裡知道拉班的嫁女兒計劃這麼狡詐呢?


在晶片信用卡還不盛行的時候,偽造磁條信用卡在市面上流竄,雖說可以要求核對持卡人身份和簽名,但是騙子是做整套的,除了偽造信用卡,搭配的身份證件也一併做好,商家就算核對也核對不出什麼錯誤來,等到真的持卡人收到帳單,申報說被盜刷時,已經是兩個月以後的事,銀行一句「未核實持卡人身份與簽名」(嗚,怎麼核實啊?)就硬從商家把錢拿回去,可憐的商家欲哭無淚,最後只好「拒收無晶片卡」,但又造成消費者反彈,非常地為難。


不是壞人,不知道壞人在想什麼;不是那邊,怎麼想也想不到那邊去。若實際有這方受害,同時那方得利的狀況發生,那還可以說:「喔,原來因為…所以…」但更多的時候,其實是覺:「嗚嗚,為什麼?」


多年來,攝理鄭明析牧師受到很多批評與攻詰,被指著鼻子罵是「異端」時而有之。原本人有百百種,彼此意見不相同進而不認同的狀況也屬正常,但是有些卻是相當惡意的,惡意到讓人覺得「你到底想要什麼?要錢?要名?要高興?」(抱歉,即便有人是打著類似「申張正義」的旗幟,但我是看不出來哪裡符合,所以難以把這點加入選項……)


那些人當中,有些說是待過攝理教會而離開的,有些說是沾過一點邊就有意見的,也有些是沒打照面過就劃分界限的……而攝理人在莫名其妙挨打之餘,當然想要不要再被打,而「有問題就解決」、「有誤解就釐清」、「有心情就化開」,但卻常陷入雞同鴨講,不通不通的無奈當中,只能繼續一場混仗。


說實在的,留在攝理的攝理人,因為不是那一邊,真的難以理解那一邊的想法啊,就算硬要了解,也是有困難吧,只是頭痛而已。


結果,攝理人,能做的,就是了解天的旨意,了解天的心情,了解天的計劃,然後「阿們!」

Photo by Aaron Burden on Unsplash


這是,只願站在 神那一邊的攝理人,跟著人生與信仰的老師─鄭明析牧師,選擇的道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