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年輕人-度過重重死亡關卡的Y字松樹(上)


有一個年輕人,嗯,現在已不是年輕人了,不過,接下來講的,是他在少年到青年時的一段故事,所以,我們就稱他「年輕人」吧。

年輕人的家鄉在偏僻的山野中,因為生活很苦的關係,從小就不斷地思考著人生的問題。小學的時候,年輕人從學校老師口中聽到了福音,知道耶穌是救世主,所以努力地去教會、讀經、禱告,希望能夠見到耶穌,得到救援。

雖然沒有放棄過會得到救援的希望,不過貧困的生活,卻好像沒有結束的一天,年幼的年輕人,脫離不了這讓人快要感到窒息的山谷,只能不斷地在當中尋找些許的出路。

有一天,十來歲的年輕人想為媽媽弄塊板子,好用來養豆芽,四處看看有沒有可以使用的材料。

年輕人相中了一棵上半截分岔成兩枝,看起來就像是個Y字的松樹:「就砍這棵松樹下來做成板子吧!」

正要動手的時候,內心卻突然出現一個想法:「這棵樹有點大呢,尺寸不合啊,砍下來以後,還要特別削才能用…還是去找找別的吧…」於是年輕人停下了動作,移動到別的地方去尋找適合的材料。

只是東找西找,找到天都要黑了,還是沒看到適合的。

「唉唷,早知道就不要想太多了,就算尺寸比較大,削一削就能用了嘛,幹嘛多花時間來找別的呢?還是回去砍那棵就好了。」

於是年輕人又走回那棵Y字松樹那邊。

打算動手的時候,內心卻又閃過一個想法:「啊,天還沒完全黑,現在砍會被看到吧,還是晚上再來,地主應該不會那時候出現,到那時候再砍吧。」

擬定好了夜間砍樹計劃,年輕人再三地在心中演練,但是越演練卻越覺得不安:「應該會被知道咧…那附近的樹幾乎都被砍光了,這一棵又不見了的話,應該很明顯吧,問一問就一定會知道是我的啦。不行不行,太危險了…」

結果這天,年輕人就在猶豫當中,什麼也沒做地就回家了。

過了幾天,年輕人看到鄰居一位哥哥有了新的玩具三輪車。

「好好喔,我也想要一輛…」

但是家裡連吃飯都有問題了,絕對不可能有錢讓年輕人買玩具三輪車的。

「那我自己做一輛好了!」實在好羨慕那位哥哥,年輕人決定用自己的方法來解決。

在考慮要用什麼來做三輪車的時候,年輕人又想到了Y字松樹:「啊,拿那棵松樹來做應該很適合吧。哎呀,會不會也有人跟我一樣的想法,早我一步去把那棵松樹砍走,拿來做三輪車啊?」

越想越心急,年輕人拿了鋸子就衝出了家門,直奔向Y字松樹去。

到了Y字松樹面前,看到樹還在,年輕人鬆了一口氣,但內心又開始猶豫起來:「這邊就這棵樹最大,一砍就會很清楚地被看出來吧,到時候地主會不會找我算帳啊?」

「唉唷,不管了,我不砍的話,別人會來砍吧,到時候我就什麼也沒有了,還是大膽一點動手吧,可能地主也不會怎麼樣吧?」

年輕人的內心交戰了好幾回合之後,正準備一不做二不休地拿出鋸子動手了,沒想到竟看到地主遠遠地往這邊走過來了!

「不會吧?什麼時候不來卻在這時候出現?呼,幸好我還沒動手,不然就當場被抓個正著了!」

嚇了一大跳的年輕人,看看四周,看看那棵Y字松樹,看看遠遠走過來的地主,忽然覺得良心很過意不去。

「唉,還是去別的地方找吧。」

垂頭喪氣地離開那邊,年輕人往遠一點的地方走去,想說進去更深山裡面找,砍那邊的樹應該比較不會有問題吧。遺憾的是,找遍了各處,卻還是沒有適合砍下來當成材料的樹。

多想要做一輛三輪車啊!這樣的想法再次超越了之前感到不安的心情,第二天清晨,年輕人又回到了Y字松樹那邊。

「就是你啦!不要再猶豫了!」

「嗯,只要處理得乾乾淨淨的,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從樹根那邊整個砍下,然後用布遮好,就不會太明顯…」

然而就在鋸子要碰到樹幹的時候,一個念頭閃過年輕人腦海:「啊,做好三輪車騎著玩的時候,一定會被看到,那時就會知道是我砍掉這棵樹的!」

瞬間感到很擔心的年輕人,頓時沒了力氣,坐了下來,瞪著Y字松樹看。

「唉,行不通的,就算想做得天衣無縫,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啊…」

當年輕人這樣想的時候,突然就覺得Y字松樹其實也沒那麼適合砍下來做成三輪車,尺寸並不是那麼適合,只是自己之前鬼迷了心竅,怎麼都覺得非它不可而已。

「松樹啊,我不砍你了。現在幫你修掉一些雜枝,讓你長得更漂亮,你啊,好好地活著唷。」

就這樣,Y字松樹又逃過了一劫。

之後在好幾年間,村民們數十次地在Y字松樹上動腦筋,光是想把它砍下來去製作在人蔘田中要用的支撐木,就不知有多少次了,就連對它說過不砍它了的年輕人,也曾經在重蓋老家房子的時候,又想過要把Y字松樹砍下來當樑,或是看著它的特殊形像,想過要把它砍下來做成裝飾品

但是很神奇的,總是在要被砍下來之前發生些什麼事情,原本要動手的人,竟都紛紛停手,改變既定計劃而回去了。

不知不覺,Y字松樹漸漸長大,從大腿那麼粗,變成了雙手合抱都有困難的大樹。

1 則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