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6年6月15日 星期三

如火般的呼喊



五旬節到了,門徒都聚集在一處。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充滿了他們所坐的屋子,
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
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
~使徒行傳2:1-4



當時,是什麼樣的情況呢?為什麼,聖靈會臨到呢?



我想,當時,門徒必定是火熱地傳達與分享耶穌所說
過的話語,所以,聖靈就如火般臨到了。


為什麼,會這麼想呢?


因為,在這時代,就是這樣的。




2008年,被攝理人尊稱為老師的鄭明析牧師因案被宣判徒刑,老師和攝理人都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好歹我也在法律界工作了十年,有的沒有的也看過不少,我想說,司法制度需要被尊重,但卻不是絕對公義的,也不是絕對沒有人為因素左右的。而 神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表示有旨意,卻不是說那判決本身就是對的。


總之,就像耶穌就著當時的氛圍與制度和明的暗的各種動作,上了十字架,代贖了人的罪價,成全了旨意。要說應不應該?走到那一步的時候,是應該了,因為那是旨意的道路。但是,冤不冤?冤啊,怎麼不冤呢?


老師和攝理,也是很冤。


很冤枉,很委屈,很氣憤,好像世界末日要到了一樣。沮喪提不起勁的人很多,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能等待教團進一步公告的人很多,但激動地想要做些什麼事情來力挽狂瀾的人也很多,因為再也無法隨時請教老師,所以狀況變得很混亂,持著不同主張而彼此爭吵的情形很多。


當時,幾年來一直跟在老師身邊學習、從2005年開始被老師使用為代表派到各地巡迴、傳講話語的鄭朝恩牧師受到很多的責難,不少人不知道哪裡來的想法,覺得老師和攝理受到的冤屈是鄭朝恩牧師的責任,認為她沒有為老師和攝理做最好的處理,說她是叛徒,罵她忘恩負義。


即使知道事實並非如此,也知道老師和許多攝理人都不是這樣認為,但老師無法自由地帶領攝理了,沒有老師怎麼辦呢?已經夠累了,弟兄姐妹間還充斥著爭吵和責備的聲音,讓鄭朝恩牧師徹底失去力氣。


覺得自己年紀小,太不足,沒有實力可以做好老師交待的事情,對自己失去了信心,覺得自己卸任是最好的。這時,老師給了一封信,要她去教役者聚會,佈達老師要跟教役者們傳講的話語。


很灰心,沒自信,又可以感受到當時辦聚會的人,並不是很歡迎自己,只是因為自己手上有老師的信,所以不得不邀請,因此,真的不想去。但是,老師交待了,所以還是去了。


從來到攝理之後,每次聚會為了領受恩典,一定趁早去佔第一排位子的鄭朝恩牧師,那天懷抱著不想做、不想看任何人,又覺得對 神和老師很抱歉的心情,進了會場坐到最後一排去,想著等一下趕快把信件唸一唸就回去,從此以後,不要再站在講台上,一輩子安安靜靜地跟隨主就好了。


這樣想的時候,台上播放了老師過去的證道畫面做為講義示範。


不到五分鐘的畫面,但老師那如火般的呼喊,震撼了鄭朝恩牧師和在場的教役者們。







鄭朝恩牧師自己後來這樣見證:「老師說:『是火啊!到底是什麼樣的火呢?難道這火是從天上來的嗎?話語就是火啊!』老師這樣呼喊的時候,我真的無法抗拒,坐在最遠的地方,但是聖靈就像一團火,打動我的內心。那時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罪而悔改,邊哭邊呼喊。因為領受聖靈了,靠話語領受聖靈了,話語就是火!火就是話語!主傳講的話語就是火!讓我體會到我的存在,體會到:『老師就是這樣呼喊的!對!對!就是這樣呼喊!我要奔跑這歷史!』老師的話語,老師的眼神,老師的肢體動作,聽了無法抗拒,因為這話語是真實的關係。」


領受聖靈的鄭朝恩牧師點燃了火,從她開始悔改並呼喊,指導者們也都悔改並下定決心去行動,結果,攝理雖遇上最大的患難期,但所有人都領受了力量站起來。從那之後,2009到2015年興起話語和聖靈的歷史,攝理人就以著那股力量,得勝逼迫並度過攝理史的墳墓期間。


聖靈,是因著火般的話語,火般的呼喊而傾倒下來的。


那天,就如同兩千年前的某個五旬節一樣,成為了聖靈降臨的紀念日。


到今天,火般的呼喊仍繼續展開。


臨到你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